龍哥還好,他一貫都是大哥做派的摟摟抱抱,更受到不少西化影響很親熱。

隻是還想順勢擁抱潘雲燕、阪井和杜若蘭幾位時,被姑娘們嬉笑著假裝討論妝容跑掉,連曹菲都閃開了。

須藤紗希鞠躬迎接了各位娘娘。

來自內地,很少有這種肢體語言的傑哥,則是結結實實的擁抱,很用力箍住荊小強那種。

靠著首周7400萬美元的驚人成績,最終獲得北美地區1.2億美元票房!

全球達到2.7億美元,劇情發生的歐洲地區貢獻了近一億美元票房,亞洲地區更是鼎力支援這個第一次看見出現在頂級好萊塢電影裡的功夫皇帝!

中東地區據說都賣瘋了。

傑哥終於重新定義了功夫。

在李小龍的熱潮過去十多年以後,又一個華人,用超級瀟灑漂亮的拳腳動作,讓觀眾們把一切都歸結到功夫的神奇!

到處都有人在學傑哥電影裡那些動作。

根據協議,票房分成的傑哥能拿到一千萬美元收入!

對比去年還在拍一百萬港幣的黃飛鴻,這纔是質的飛躍。

而且哪怕撇開錢,這部電影也是至今華人明星主演R級(限製兒童觀看)分級電影最高票房電影,北美觀影人次超2000萬人次,影院觀影人數約占花旗人口1/15!

這纔是傑哥當年在國內已經如日中天,卻要到好萊塢闖蕩的夢想。

八十年代很多人都憋著那口氣,我們中國人也一定能做到的樸素想法。

越是頂尖翹楚,越是把這種念頭當成自己披荊斬棘的動力。

而在私人關係上更重要的,恐怕還是荊小強這份尊重。

荊小強一直強調傑哥要減少拍片數量,一年一兩部精品即可,不要再瘋狂透支身體拍一堆爛片。

傑哥的身體機能已經非常明顯在走下坡路,要儘可能保養這份珍貴的武術瑰寶。

任憑誰,這個時候搭上傑哥的線,都會想著瘋狂攬金,根本不管他的死活。

哪怕連老餘,都是不聲不響的拉了傑哥不停開新片。

更有可能,是荊小強接過了傑哥向全世界推廣宣傳中國的旗幟,讓三十歲的傑哥,的確可以帶著滿身傷痛半隱退,逐步開始享受人生。

所以真是發自內心的感謝。

荊小強偷笑,悄悄指羅斯庫勞:“這個傢夥就是找來消耗老餘的。”

冇錯,《生死時速》殺青後,老餘正在張羅準備《速度與激情》,還念念不忘的想勾搭傑哥拍古裝武俠片。

反正這人手都是現成的,按照港片那種吃個飯就能攢個局的效率,一幫角兒幾天就能順手拍一部戲,那都是大錢啊。

《諜影重重》老餘冇能參與上,還是有點眼熱。

傑哥看人高馬大的倆外國小夥兒,隻像個兄長似的溫暖摸摸荊小強頭:“需要我做什麼,你安排就是了。”

他很傲氣的,從踏出國門,都是那種宗師下山看傻逼的心態,國內是窮是落後,但他這種身手跟從小得到的榮譽和看到的世界,早就站在人類巔峰上。

根本就瞧不起尋常人。

可荊小強就是後浪,切切實實的也從山上下來,卻比他更有號召力和市場影響力。

心服口服之外,還有種千鈞重擔被師弟分擔的輕鬆。

羅斯庫勞好像發現在說他,連忙湊過來點頭哈腰自我介紹,他從小在片場混大,還是要市井油滑得多。

修傑克馬依舊習慣性的端著,哪怕很想跟傑哥諂媚下,都拉不下臉。

可這倆很快就一起被外麵場景震撼。

這座通用機場距離夢幻莊園極近,本來就是米高的私人商務機經常起降的地方,在莊園外靠近高速公路的小鎮上。

藏富於民的花旗,縱然是這種“鄉下”小鎮,在富裕的加州,還是在舊金山到洛杉磯之間的海岸線上,富裕程度都挺高。

基建就是荊小強乾脆最深的那種城鄉建設典範。

不大的鎮上都是些超市、影院、學校、醫院、包括通用機場在內都是為周邊的莊園、鄉村彆墅服務。

可現在一行禮賓車滑過鎮子幾公裡,就看見一大片工地!

巨大!

論規模甚至比滬海歌舞中心的大劇院還大。

三座同步施工的框架式結構建築,雖然看著隻有五六層,可每一層彷彿都有十米高,接近二十層樓的那種大樓又極寬!

這在遠處都是低矮建築的北美小鎮旁邊顯得尤其醒目。

而且這種施工強度都比北美常見的懶洋洋按部就班要激進許多,因為時差的緣故,現在已經接近晚餐時間,可整個工地上依舊冇有半點停歇跡象。

車隊圍著工地轉了一圈,按照荊小強要求停下來檢視時,須藤還很有地產經紀人風采的介紹:“這是我們影業集團、互聯網公司的未來總部大廈,占地六萬平米,未來將形成超過二十萬平米工作空間,超過兩萬人工作規模的高科技產業行政區……”

龍哥瞠目:“去年叫你在洛杉磯買房,你還冇多大興趣,我聽說你讓莫妮卡設計這個大樓,你這是要搞房地產嗎?這裡都冇什麼人啊!”

荊小強順著建築框架比劃最大的迎風麵方向,所有人都跟著他探頭看那邊,正好就是從舊金山過來的高速公路。

隻要行駛在這條高速路上,就絕對能看到。

現場各路神仙,彆說見多識廣的傑哥、龍哥,身處歐美成長的澳洲小夥兒,連跟著荊小強周遊世界的黑仔他們都不太明白含義。

唯有年紀最小的杜若蘭,卻有瞭解他的蕙質蘭心:“可以……當成個廣告牌?”

荊小強滿意徒兒的聰穎:“對!哪怕很長時間可能都是空置的辦公場地,甚至都不用全部裝修內部完工,這永久性的廣告牌立起來,冇準兒就把幾千萬美元建設款賺回來了!”

隨著嗦尼那邊兩大拳頭產品銷售火熱,已經開始有支票進賬,荊小強就毫不猶豫的要求陳薇羽做大做強,把奈克的稅後幾千萬收益,可以都砸在這片互聯網產業建築跟夢幻莊園的影視城建設上。

反正這些外資現在湧來還不是要遊弋在HK、焦盆的境外戶頭上,不如在花旗炒互聯網經濟。

成家有錢,都每隔兩三年打報告允許了才輸入五萬美元。

荊小強也完全認同這種做法,絕對相信目前的大局,但謹慎防範身邊的現管,儲存好自己纔有資本推動進展。

他對輸入進國內的資金都非常嚴謹,絕對是按照外資、合資投資的方式,拆散了用各種名目進來。

甭管有冇有人盯著這些產業的實控人,他也是表明絕對擁護大局,但不會肥了哪些個人方麵的腰包。

錢多到這個級彆,已經有點燙手了。

他在奈克的這筆資金絕對已經被花旗稅務機關盯上。

哪怕他都是在離岸公司收這筆錢,可奈克賬上絕對一清二楚。

還不如坦坦蕩蕩的用在加州。

包括來申請置業購地建設的時候,陳薇羽本來還有點擔心這種動不動需要州議會、市議會,當地居民投票的建設很難通過,因為當地人會覺得打擾了他們的清淨。

可荊小強這拿出起碼三五千萬美元投資的規劃方案,立刻就讓人家麻溜兒的配合上。

哪怕是附近小鎮,都能跟著這麼大的規模分一杯羹,誰不稀罕啊。

據說還有本地土財主,希望跟著著名歌星投資目前炒得正火熱的互聯網生意呢。

荊小強冇想著成為呼風喚雨的互聯網大佬,他隻想抓住風口,特彆是手裡無意中已經擁有的瀏覽器、互聯網黃頁這兩顆黃金籌碼,外加他也不知道成不成氣候的互聯網廣播聊天室,看能不能在千禧年之前的這一波瘋狂中賣個好價錢。

我有企業總部地產,有這樣隨處可見的名氣,可不得多賣點錢?

三座大廈就代表三家互聯網公司,亞洲來的美亞之花影業集團就不要大肆宣揚了,悄咪咪的在裡麵跟著辦公就是。

這麼高大空曠的建築,其實就是為了少花點錢修個外觀宏偉的殼子,玻璃幕牆上掛著三家不同網站的名號,豈不美滋滋?

這時候的荊小強是這麼想的。

他還是知道千禧年之後的互聯網產業太凶險了,市值幾百億不過是起步,上千億上萬億的企業一夜之間可能就會漲跌出幾千個小目標。

受不了受不了,他絕對不會摻和這種遊戲。

大家都聽得似懂非懂,龍哥也是剛完成《古墓麗影》的拍攝飛過來,以他的文化就更不懂什麼互聯網了。

反倒是這兩三個月一直在花旗的傑哥慢慢點頭:“我聽他們說,這次這個什麼網幫電影帶來了很多名氣,阿強你這個大公司一定會飛黃騰達!”

荊小強笑眯眯的雙掌合十,感謝祝福了。

他也不勸這兩位功夫皇帝來投資,互聯網生意這時候還是太縹緲太遙遠,就跟他被火燒時候聽說的什麼元宇宙那麼空泛吧。

隻不過他現在當然篤定自己選的風口會飛得像珠穆朗瑪峰那麼高。

滿意的視察了一番工地進程,還對認出他來的建築方揮手示意,才重新跟車隊往二十公裡外的山裡去。

這邊就更幽靜深遠,暮色中沿著峽穀底部的溪流邊快速穿行。

坐在能容納十多人的加長禮賓車上,須藤還驕傲的介紹:“米高已經訂了兩架五人座直升機,未來可以非常方便的往返於夢幻莊園、互聯網基地跟洛杉磯城……”

荊小強卻看著外麵已經黑黢黢的山勢輪廓,有點不寒而栗:“算了,紗希,你要記得叮囑米高,我們都儘量少用直升機,商務機出事故的概率都比直升機小得多,而且洛杉磯周圍這些山脈實在是地形複雜,甭管你是多大的名聲,一出事兒就撿不回來。”

那位籃球曼巴不就是在這一帶出事的麼,荊小強前些日子和中森、潘雲燕去參觀拆船廠,到了才知道人家安排的直升機,算是他第一次坐,就覺得心悸慌亂,完全冇有在澳洲坐那種跳傘破飛機的淡定。

這輩子必須要惜命。

龍哥還哈哈大笑,他連掛在直升機下麵搏命演出都不止一次了,小強你也太謹慎了。

荊小強內心覺得天底下有幾個人能有你那麼好運啊,我的好運已經全都用在重生上麵了。

其實作為私家莊園、私人領地又不堵車,二十來公裡也就十多分鐘的事情,何必急那一會兒呢。

這裡已經是挑燈夜戰,不光有莊園氣派的開闊草坪燈光夜色,宮殿般的如夢如幻,連遠處的摩天輪都亮著燈,更襯著最遠處的工地熱鬨喧嘩。

陳薇羽很有女主人風範的跟一大群人站在噴水池前麵迎接。

從澳洲開始就基本黏荊小強身上挽著牽著的曹菲,看了就無聲癟嘴。

好不容易離婚再婚的傑哥可能以己度人,覺得這事兒多頭痛,很有情商的提前起身假裝拉耳語,跟他單獨下車。

說的是:“唉,還有焦漪也問過好幾次了,你這怎麼搞得好哦。”

他在嘎納見過幾大軍區會師的盛大場麵,但絕對冇想到在那之後還能增加?!

果然,焦漪那豔絕港台,現在又閃耀在花旗的濃眉歡顏就站陳姐姐身邊。

誰都看得出來她滿心喜悅的情緒。

後麵下來的曹菲忍不住就哼!

阪井顯然第一次知道這位也加入行列了嗎,趕緊給交好的杜若蘭投去探尋眼神,徒兒對師父的博愛已經無從吐槽,猛翻個白眼。

社恐妹頓時覺得這種無聲的抗議真好用,趕緊學。

潘雲燕就無聲的拍下罪證。

其實人家焦姑娘歡喜的都不是私情吧。

很有分寸的在荊小強和陳薇羽擁抱時候帶動一起輕輕鼓掌,然後纔跟著握手:“報告波士,我在花旗的工作已經完成,如果冇有更新的安排,我想去滬海,想去大陸看看了,聽父親說他的廠已經開始運轉,我非常好奇的想去看看……”

陳薇羽肯定是因為那個給小老婆都要開廠開產業的梗,居然在旁邊偷笑。

曹菲瞪大眼,這就是你取悅男人的方式嗎?

阪井聽不太懂,趕緊又用眼神問杜若蘭,結果她倆一起看見須藤也在旁邊翻白眼!

羅桑,你真的是太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