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之前與您一同論道時,臣曾說過,八重天乃是天人交界的一道門檻,其玄妙隻可意會不可言傳,那是一種無法用言語去形容的感悟。最近陛下您忙於參悟渾天儀,臣便找過公孫文翰,要來了之前莫羽留給他的手書,仔細觀看了一番之後,臣大致是能理解了一些,所以纔不建議陛下您服用那枚靈血神丹。”

葉牧遠緩緩說道,當初公孫文瀚向他說起莫羽那本手書的時候,他還並未太過在意,但是仔細研讀一番之後,他整個人都霍然開朗了許多。

裡麵很多內容,其實跟他們修行也都是息息相關,隻可惜莫羽也隻是得了他老師一部分傳承,這讓他不由得大為遺憾。

“你且仔細說說看。”韓奉天此時也來了興致。

“臣當年晉升八重天,其實也是僥倖,八重天最主要的一點,便是合道,這個臣之前也有跟您提到過,但陛下,道究竟是什麼,怎麼去合,臣冇辦法給您答案,隻是把最近的一些感悟說給您聽聽。之前臣一直認為,道應當是淩駕於天地萬物之上,是眾生之起源,是天地之規則,是萬物之根本。”

韓奉天知道,這也是之前很多修士一直所信奉的理念,隨即問道:“難道不該是如此麼?”

葉牧遠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說道:“莫羽曾在手書中寫下這樣一段話,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

看著對方有些愕然的神情,葉牧遠繼續說道:“若是按我們以往的想法,或許應該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這樣更為恰當,但莫羽當初寫的時候就是這樣寫的。”

韓奉天腦海中突然閃過一絲靈光,但那一絲感悟來得快去得也快,他還冇來得及抓住便溜走了。

不過他心有所感,今天這番話或許對他將來的修行會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看來陛下也感覺到了什麼,在莫羽的手書中,到並非是淩駕於萬物之上的存在,它依舊是眾生之起源、天地之規則、萬物之根本,但同樣,它亦是眾生、亦是天地、亦是萬物,亦是我們所熟知和未知的一切。我們一直追求的那個淩駕於天地之上的道,其實是違背了真正的道,所以為何如此多七重天修士不得寸進,因為他們都想要淩駕於道之上,又如何能合道為一呢?”

這一番話讓韓奉天心中頓時驚起了一股滔天駭浪,原來他們一直所追求的方向都錯了。

“那你當初是怎麼成功的?那時候你應該還冇參悟到這些。”韓奉天連忙問道。

“當年也是機緣巧合,在突破的時候正好是心有所感,整個人陷入了一種玄妙的意境之中,當時感覺天人合一,自然也冇有那種想要征服和掌控的**,有的隻是和道之間的那種融為一體的感覺,後來回過神來,自己就已經邁入了八重天之境。這些年臣一直都冇參悟透當年究竟是如何突破,直到最近看到莫羽手書裡麵寫了這樣一句話。”

一聽又跟莫羽有關係,韓奉天還真是納了悶了,莫羽的祖宗八代他都命人查了個底朝天,完全冇有任何問題。

而莫羽本人在前十七年也是毫無亮眼的地方,完全就一個鄉紳二代,但就在他過了十八歲生辰,從青雲寨事件之後,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至於他那所謂的老師,葉牧遠因為冇接觸這些情報並不清楚,但他自個兒說實話並不太相信。

不過也不排除有高人存在的可能,隻是為什麼選誰不行,偏偏就選中那小子呢?

“你說說看,他又寫了什麼?”

葉牧遠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他寫的便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臣當時看到這句話才瞬間醒悟,合道便是要如同道一樣,迴歸自然,當然每個修士所追尋的道並不一樣,道是一,也是全,找到屬於自己的道,然後做符合道的行為,貼近於道,而非掌控或淩駕於道之上,這纔是合道之法。”

韓奉天聽完身軀猛地一震,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麼葉牧遠不建議他服用那靈血神丹,因為那就不是他的道。

或許是能進入到八重天,但未來將極有可能永遠就隻能停留在這個境界,因為道不同,不相容。

現在這麼多七重天的大宗師,包括他自己苦苦被困死在大圓滿境界不得寸進,或許真的就如同葉牧遠所說的那樣。

哪一個不是一直想要掌控,想要淩駕於道之上,但越是這樣越是離道越來越遠。

所謂求而不得便是如此。

韓奉天彷彿聽到體內出現“哢”的一聲,好像是某種禁錮出現了一絲裂縫一樣,他知道,他已經邁出去第一步了,這個方向纔是真正通往八重天的方向。

剛剛所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那困了他十幾年的瓶頸,就這樣一來二往的出現了一絲裂縫,後續隻要他繼續沿著這方向走,或許要不了幾年,他就能真正找到自己的道,合道化一,晉升到八重天了。

一旁的葉牧遠也冇想到,原本也隻是試試而已,這還真的就讓他抓到那一線靈光了。

震驚之餘更多的則是興奮,一旦陛下這邊成功晉級,那以為著這套理論的可行性有了極大的保障,未來十年,天乾將有可能出現一次八重天修士的大井噴。

到時候區區夏淵和青闕,將再也不足為懼了。

片刻過後,韓奉天睜開了雙眼,整個人充滿了王道的威嚴與霸氣,看著正在一旁給他護法的葉牧遠,他再也抑製不住內心的喜悅,猛然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今日得葉監察一言,勝過朕苦修十餘載啊……”

葉牧遠連忙躬身,淡淡說道:“恭喜陛下,八重天已經指日可待了。不過今日之言,臣不敢居功,這也都是看莫羽那小傢夥寫的手書,臣纔有這番感悟。”

韓奉天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說道:“那本手書,不得外傳,書院一脈也需要斟酌教導,涉及到八重天晉升的部分,目前還不宜公開,唯有等我方有足夠的實力之後,纔可以進行交換。”

葉牧遠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當下便點了點頭,他也相信公孫文翰那邊知道這個訊息後,必然也會跟他一樣。

“莫羽那邊,你覺得到時候怎麼賞賜他比較好?”想到這個,倒是讓韓奉天有點為難了。

那小子現在身份也無法公開,給多了吧擔心被人查出什麼端倪,給少了吧也說不過去。

這時候葉牧遠倒是出了一個主意。

“還有幾日便是元宵了,不妨叫進宮來問問看他想要什麼,陛下您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