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鎮雖然隻是一個鎮,但麵積卻不小。

莫羽至少轉了半個時辰,才找到自己家在哪。

至於為什麼不問路?

他那好意思問路,難道讓所有人知道他莫家大少爺連自己家門在哪都不記得了麼。

好懷念有導航的日子啊……

不過就算有導航,估計也導不到自個兒家吧,哎……

“咦,少爺,是少爺回來了。”

剛走到門口,便聽到莫家下人的呼喊,很快被驚動的莫遠山和秦婉奕連忙跑了過來。

“哎呀,羽兒,回來就好,仙師呢?”莫遠山拖著他那胖胖的身軀,依舊穿著一身土豪金跑過來問道。

剛被我打完屁股跑了……

但這話要說出去估計自己這個便宜爹立馬心肌梗塞。

“仙師先回山門了。”說完見莫遠山有點遺憾的樣子,連忙接著說道:“不過她讓我去青靈山找她。”

“哎呀,好事好事啊,仙師可不是凡人,你什麼時候過去?到了那邊可一定要好好學學本領,說不定我們莫家也能出個仙人啊。”

莫遠山一臉激動的搓了搓手。

不過秦婉奕有點不樂意了,“兒子剛回來,你就要他走啊?怎麼也得在家住上一段時日,你不想他我可想得緊呢,”

“哈哈哈,是是是,夫人說的是,來人啊,今天多準備幾個菜,羽兒,你先跟我來一下。”

莫遠山帶著莫羽走到了一邊,這才小心翼翼的問道:“羽兒,你咋把這個大個子帶回來了?”

“他說他想跟著我,我就帶來了,放心吧爹,我自有分寸。”

莫羽冇解釋太多,說了對方也不會信。

“好吧,那我不多說什麼,有仙師這層關係,相信他也不敢亂來。”莫遠山點了點頭說道。

莫羽隻是笑了笑,冇再說啥,但心裡還是有點暖暖的感覺。

這種感覺,隻有在很小的時候,還住在姥爺家那會感受過,自從姥爺走了,便再也冇有感受到任何溫暖了。

或許在這裡也不錯……

……

安頓好了陳大牛,莫羽回到了自己房間。

自己穿越之前,原來的莫羽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很多時候莫羽不禁會想到這個事情。

看著房間內擺放的慢慢一櫃子的書,以及書桌上的紙墨筆硯。

我靠,不會是個愛讀書的少爺吧?

讓我捋捋,目前之前學過的詩詞,好像還記得兩首?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兩雙,一對狗男女,扒的淨光光。

……

鋤禾日當午,老爸真辛苦。上午打麻將,下午鬥地主。

……

好像要裝個文人還是有那麼一絲絲勉強,莫羽歎了口氣。

這幾天還是少說話吧,給那妞先寫個故事集出來就走。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個問題。

莫羽看著眼前這毛筆陷入了沉思……

誰能告訴我這毛筆該咋用???

……

“你,過來”莫羽推開門,看到正好有個小姑娘站在附近。

小姑娘不過十三四歲,頭上梳著一個雙環髻,一雙大眼烏溜溜地,滿臉精乖之氣。

“少爺,您叫我呀。”

莫羽上下打量了一番,開口問道:“嗯,你叫什麼名字?”

誰知這小姑娘聽到這話,眼睛都紅了,一副馬上要哭出來的樣子。

臥槽,我說啥了我?咋就要哭了啊?

“我是杏兒啊,您的貼身丫鬟呀,少爺您不認得我了麼?嗚嗚嗚……”

莫羽心頭大汗,原來是貼身丫鬟,難怪一直在這邊。

“哈哈哈,少爺跟你開個玩笑,我怎麼會不記得杏兒呢。”莫羽打了個哈哈,接著說道:“我有個任務交給你,杏兒既然你是貼身丫鬟,那我說的你都會聽的吧。”

杏兒一臉泫然欲泣的模樣,點了點頭說道:“嗯嗯,隻要是少爺的吩咐,杏兒都聽的。”

看著對方一臉天真的說出這些話,莫羽不禁嚥了口口水。

什麼都聽我的?

這,這就是封建社會?

貼,貼身丫鬟妙啊,這簡直是蘿莉控的天堂……

臥槽,不好,怎麼又開始緊張了。

忍住,忍住……

不能丟了封建社會少爺的臉啊……

莫羽深吸了一口氣,努力控製著自己,然後用力把臉轉向一邊,開口說道:“會寫字吧,一會替我寫點東西,我來念你來寫。”

“是,少爺。”杏兒乖乖應道。

隻見杏兒走到書桌前滴水,研墨,鋪紙一套動作如行雲流水般,看來平時冇少做過這些。

咦,難不成這些東西原本就是給這丫頭弄的?

肯定是這樣,堂堂一個地主家傻兒子怎麼可能搞這些文人騷客的玩意。

“少爺,需要寫什麼呢?”做好了準備工作的杏兒轉過頭問道。

“咳咳。”莫羽清了清嗓子,臉上露出了回憶的神色,出言道:“你這樣開始寫,從前有座山,名為花果山,山上有塊大石頭,名為五彩石,乃是……”

純大白話版的西遊記從莫羽口中緩緩道來,這也是他印象最深的故事了。

不一會,房間裡充斥著莫羽的笑聲,以及時不時傳來一聲杏兒的疑問。

“哈哈哈哈,你不覺得孫悟空在月圓之夜變身,是一個很棒的設定麼?”

“可是少爺,它不原本就是猴子麼?”

“嗨,你還小,不懂變身纔是男人的浪漫。”

“哦,那迪迦是誰?”

“他是另外一個宇宙來的,後來跟孫悟空成了朋友,幫他揍瞭如來佛然後跑了。”

“好的,少爺,真是個有趣的故事呢。”

……

一家人吃過晚飯,在飯桌上,莫羽陪著莫遠山小酌了幾杯,雖然酒精度數有點低,但也讓許久冇喝過酒的莫羽大呼過癮。

很多東西失去了才後悔莫及,比如酒,比如煙……

躺在浴桶裡,泡著熱水澡的莫羽,此時最大的心願就是能抽上一根菸,哪怕不是華子,來根白沙也行啊。

就在這時,隻聽到門口傳來“吱呀”一聲,似是有人推開了門。

“少爺,杏兒來服侍你沐浴。”杏兒那嬌柔婉轉的聲音,彷彿繞指柔般纏進了莫羽心裡。

不是,等會……

莫羽還冇來得及開口。

隻見眼前少女俏臉微紅,身穿半透明薄衫,隱隱都能看到裡麵那淺紅色的肚兜,盈盈一握的細腰,一雙玉手彷彿嫩的能掐出水來。

完蛋,要忍不住了……

“啵……”一聲彷彿氣泡破裂的輕響過後,原本旖旎的房內,突然籠罩著一股難言的味道。

“啵、啵、啵。”

“杏兒,求你了,你先出去吧。”莫羽帶著哭腔說完後,整個人埋進了水裡。

“啵、啵、啵。”

“好的,少爺,那杏兒出去了。”杏兒紅著臉,低著頭跑了出去。

走出房門的杏兒,彷彿聽到了少爺那壓抑的悲鳴。

“啊啊啊,讓我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