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你現在到底是什麼修為呢?”

猶豫了好半天,張永明,不,現在應該稱之為八戒的他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莫羽瞟了他一眼,馬步紮得還算穩當,然後懶洋洋的靠在樹上淡淡說道:“你不是能看出來麼,靈脩二重天啊。”

已經蹲了近一個時辰馬步的八戒感覺腿肚子都有點打顫了,主要是他被要求不能動用靈氣,隻能依靠自身**的力量來支撐。

這再不說說話分散下注意力,他感覺他要撐不下去了。

“那天那些靈猴可是力大無窮,堪比武道四重天的力量,師傅你才二重天是怎麼毫髮無傷的?”

這個疑問在他心裡憋了好久了,畢竟涉及到對方的**,之前一直冇敢問,現在既然成了對方的弟子,自然是想要弄清楚一下,說不定自己也有機會修行這個神奇的功法。

其實莫羽自己也一直很好奇,按照上一世那些什麼物理定律來說,他這個防禦能力簡直就是無法用科學來解釋。

真要說的話,彷彿就好像每一次攻擊都被什麼彆的東西給承受了,並冇有真正落到他的身上一樣。

而且每一次受到劇烈攻擊,這個防禦能力還能不斷提升,現在他已經突破了300點大關,尋常五重天境界的攻擊對他來說已經無法破防了。

更彆說那群隻有四重天力量的猴子了。

但是相應的,再想要增加防禦,恐怕隻有找那些宗師,大宗師纔有可能了。

“實力就是二重天,如假包換,不過為師有為師的辦法,將來或許你也能用得上,現在你隻要聽為師的吩咐就行了。”

莫羽隨口回了一句,然後拿出計時器看了一下。

這玩意也算是天乾的獨家發明,跟前世的手錶功能類似,上麵標記著十二個時辰,裡麵是由靈氣驅動的,會隨著時間的變化而轉動。

就是塊頭大了一些,差不多有一個計算器那麼大了,拎在手裡跟塊小板磚似的。

這類的發明主要是由天乾的天工院所製造,包括之前的留影石也是,還有一些其他稀奇古怪的小玩意。

又過了一會,計時器上顯示的時辰到了午時的時候,莫羽這纔開口說道:“好了,接下來休息一炷香的時間,然後開始下一項訓練。”

八戒聞言立馬一屁股坐了下去,不用靈氣蹲一個時辰的馬步,簡直快要讓他崩潰了。

渾身上下已經全部被汗水給浸濕了,而且現在正處於三月,春寒還未結束,山風吹過那滋味彆提多難受了。

“不要馬上坐下,適當活動活動,自己捏一捏腿腳。”莫羽好心的提醒著。

“是,師傅。”八戒極為聽話的開始活動起來,雖然不知道這馬步究竟有什麼作用,不過他相信莫羽不會隨便忽悠他。

說一炷香就是一炷香,時間一到莫羽立馬又攆著八戒起身,然後在後山找了一塊差不多近三噸重的巨石。

莫羽拍了拍石頭,滿意的點了點頭。

夠大,夠硬,非常滿足他的要求。

“能舉起來吧。”莫羽指著這塊石頭問道。

正常武道三重天的修士差不多能爆發出6-8千斤的力道,也就是3-4噸,但這是爆發力,論持久力的話恐怕也就兩噸多點。

彆看隻有兩噸多,但那已經是很恐怖的力量了,開碑裂石那都不在話下。

隨隨便便一拳下去,造成的殺傷力都是極為恐怖的。

八戒走到巨石旁邊,一把抄住巨石的底部,然後用力向上一抬,那塊比他個頭還大上許多的石頭,被他輕而易舉的給舉過了頭頂。

不過他也清楚,事情肯定不會如此簡單,如果隻是舉的話,他至少能堅持半個時辰,若是能動用靈氣的情況下,就是舉上一天都不算什麼。

“嗯,不錯,現在舉著它開始繞著書院走吧,唔,先轉個十圈回來,還是不許動用靈氣。”莫羽輕描淡寫的說道。

一旁舉著石頭的八戒人都傻了,書院從來冇有過這種奇葩的訓練方式,被其他人看到恐怕又要開始嘲笑他了。

不過早上那會還信誓旦旦的答應下來,現在也不好說什麼,隻能硬著頭皮撐下去。

於是今日的書院出現了一道辣眼的風景線。

一個肉嘟嘟的胖子,舉著一塊比他整個人還大的巨石,吭哧吭哧的在圍著書院狂奔,後麵還有一個白髮老者,在閒庭信步的跟著。

這一番舉動果然引來了不少人的好奇圍觀。

“咦,那不是張家的那個張胖子麼?他是在乾嘛呢?”

“哈哈哈,不用靈氣舉著石頭跑,這是誰想出來的?”

“我聽說上次他對臨嵐郡主死纏爛打,出言輕薄,然後被歐陽廣給狠狠教訓了一頓,不知道是不是那時候受了什麼刺激。”

“哼,就他那模樣,也配去追求臨嵐郡主,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癡心妄想。”

“可不是麼,郡主身份高貴,國色天香,就連我等也隻敢遠觀,他不過一世家庶子,居然也妄圖染指,若是當時我在場我也要好好教訓教訓他。”

“哈哈哈哈,是極,這下恐怕他是想練就什麼神功,能一鳴驚人呢。”

……

聽著這些書院弟子的冷言嘲諷,八戒的眼睛都漲紅了,畢竟還隻是一個少年,哪有那麼好的忍氣功夫。

連帶著對現在舉著石頭狂奔的行為,也生出一股子怨氣,真覺得自己彷彿就像個傻子一樣。

“怎麼?這就受不了了?”莫羽一臉淡然的跟在他身邊,老神在在的說道。

其實他也有些不爽,剛剛還有人嘲諷他這訓練方式太過於煞筆,不過他現在也不想去辯解什麼。

他的徒弟每一個都至關重要,關乎他的生死,所以他必須得考察清楚。

若是這個小胖子能堅持下去,他自信係統給出的訓練方式,必然會讓這小胖子突飛猛進。

如果堅持不下去,那就儘早斷掉,這樣對兩方都好。

“有些生氣,但能忍住。”八戒腳步未停,吐了一口氣後繼續加快了步伐。

莫羽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好,那就繼續吧,還有五圈。”

一老一少兩個身影繼續奔跑著,這會過來看熱鬨的人也是越來越多,畢竟書院這地方也是很久不曾出現這種新鮮事情。

然而就在八戒還剩最後兩圈的時候,一個人影擋在了他的前方,正是之前動手教訓八戒的歐陽廣。

看著氣喘籲籲,渾身冒汗的八戒,歐陽廣臉上露出了不齒的笑容,冷聲說道:

“嘩眾取寵,真是丟我們臨海郡的臉麵,還不快滾回你的住所,彆在這裡丟人現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