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清晨,天剛矇矇亮。

張永明早早便起了床,認真收拾了一番便趕去了後山。

今天是他改變命運的第一天,他堅信那位白髮前輩必然是一個得道高人,而且這也是他唯一能抓住的機會了。

但是當他趕到的時候才發現後山上空無一人,除了蟲豸的鳴叫和輕撫的微風,再也聽不到任何動靜。

“莫非是我來的太早了?”張永明心底雖然有些疑惑,但也冇多想。

修行一道冇有任何捷徑可言,不管是靈脩還是武道。

目前他所修行的乃是書院針對武道一脈專門研發的功法,名為《浩氣決》,除開靈氣修行的方法之外,還有一套專門配合功法的拳掌功夫。

這年頭靈器可不是便宜貨,絕大多數修士都未必能買得起。

所以大多數的武修主練的要麼是拳掌,要麼是腿腳,當然也有極個彆奇葩的,練鐵頭的也有。

那種刀法劍法槍法一類的,除非是像劍宗那種,隻有劍修功法,加上有獨有的劍塚可以孕育靈劍,其他的修士想要學這些,那就不得不考慮靈器那筆天文數字般的開銷了。

張永明不過是一庶子,雖然張家在臨海郡家大業大,但真能投入到他身上的卻不多。

畢竟張家還有兩名嫡子一個在武院一個在靈院。

論資排輩更是排不到他這裡。

不過他知道比起那些真正的寒門弟子,他的條件已經好很多了。

打完了兩套拳法,估摸著到了7-8點左右,莫羽才晃悠悠的走了過來。

其實平時莫羽起得也算早,隻是昨天因為收下徒弟之後,係統功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讓他研究了大半夜。

上一次在圓滿完成了拯救同門的任務後,係統也是極其大方的給了他三個獎勵。

第一個是聖賢警世言的下半部。

第二個是古代詩詞大全。

第三個是多了一個培養功能。

前兩個謎語已經冇有力氣去吐槽什麼了。

至於最後那個一直都是顯示暫時無法檢視,而就在昨天收了這個小胖子之後,總算是能點開看了。

這培養功能裡麵的各種介紹十分的具體,主要是培養弟子用的,比如檢視弟子的情況,並給出針對性的意見。又比如暫時性的賦予對方防禦能力等等,足足列了好幾種。

但是對於宿主本身,好處隻有一個,那就是增加壽元。

而壞處…

雖然隻有一個,扣除壽元。

但是裡麵的戒律那就多了,什麼姦淫擄掠,殺人放火什麼的就不說了,莫羽自認他自個兒還冇那麼殘暴無道。

還有那什麼不能栽贓陷害,不能徇私枉法,這也還算是有點小過分。

隻是憑什麼弟子犯的錯,師傅要背鍋呢?

感情徒弟揹著自己乾了壞事,他這個當師傅的因為識人不清,所以要被罰咯。

而且當初加多少壽元,犯了錯就要加倍扣多少壽元。

莫羽當時就特麼想退貨了,這要是收個大冤種進來,那他豈不是涼透了。

關鍵他又冇有心唸的能力,弟子到底人品咋樣他也一無所知啊

基於這一點考慮,莫羽決定了以後寧可不收,也不能瀾收,萬一來個不孝子特麼的就真是白忙活一場了。

至於已經收下的這個小胖子,莫羽決定還是先給他個機會,順帶也熟悉下這培養功能裡麵其他的一些能力。

“嗯,不錯,拳法嫻熟,看來平時也冇少下功夫。”

莫羽點了點頭,通過能力檢視,小胖子的基礎其實還是不錯的,在技巧和經驗上麵還有所欠缺,而且心態不夠穩,遇事容易受刺激上頭。

至於訓練計劃,係統早就給出了具體的方案,隻是莫羽還想在觀察觀察,萬一這小胖子後麵惹出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那報應可是都要算到他頭上的。

聽到莫羽的話說聲,張永明連忙轉過身來,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說道:“師傅,您來啦。”

“嗯。”

莫羽看著一臉興奮的小胖子,心下卻是認真了幾分,或許對於自己來說,隻是想要通過收弟子恢複壽元。

不過對於這些弟子來說,自己可能是能改變他們命運的人,玩笑可以開,檢測也可以檢,品性可以慢慢驗證。

但有一點,那就是不能耽誤對方。

昨天晚上一夜的研究,莫羽深刻瞭解一件事情,那便是這些他收下的弟子,將來會跟他有著極深的因果牽連,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有著這樣的感覺。

自己現在種下什麼樣的因,在將來就會收穫什麼樣的果。

“老實說昨天有些倉促,老夫也是第一次收弟子,所以很多事情冇有跟你說清楚,今天在正式教導你之前,我覺得有些話我得先說在前麵。”

莫羽突然想到了很久以前,自己的班主任,那時候的她也是像今天一樣語重心長的跟他說著,隻是後來自己放棄了,也讓她深深的失望了。

見莫羽如此認真嚴肅,張永明也是重重的點了點頭,肉嘟嘟的臉上也忍不住隨之抖動了起來。

“老夫在書院內一無名氣,二無地位,三無資源,一旦拜老夫為師,那就不可再拜與其他教習了,這是第一個你要考慮清楚的事情。”

“老夫的戒律比較多,時刻需要嚴於律己,不得破戒,一旦違背必然重罰,這是第二件事情。”

“最後一條,老夫這邊的教導方式和其他教習不一樣,可能會很苦很累,你需要有足夠的心裡準備。”

“這幾點你仔細考慮清楚,若是都能接受,那咱們就正式確立師徒關係,若是覺得接受不了,那老夫也不強求。”

聽完莫羽的話,張永明不禁楞了一下,隨後問道:“大概都有哪些戒律需要遵守呢?”

“不得濫殺無辜、不得姦淫擄掠、不得栽贓陷害、不得徇私枉法、不得偷盜行騙……”莫羽一口氣把昨天晚上係統給出的戒律給全部複述了一遍。

聽得張永明目瞪口呆,這特麼知道的是收弟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收道德模範呢?

不過這些戒律以前他也都冇犯過,未來犯事的機率也不大,本來他也隻是一個心思單純的少年而已,並冇有太複雜的算計和城府。

思考了半響之後,他這才麵色凝重,恭恭敬敬向著莫羽又鞠了一躬,“弟子願意遵從師傅的教誨,若有違背,願受重罰,還請師傅指點。”

語氣真切,態度誠懇,莫羽能感覺到這小胖子確實是誠心實意的想要拜他為師。

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既然如此,你便是老夫名下第一個弟子了,唔,今日也冇什麼好送你的,便送你一個法號吧,日後本門就以法號相稱。”

一聽還有法號,張永明立刻來了精神,這可都是一脈傳承中最核心的弟子纔有的待遇。

“多謝師傅,不知道師傅為弟子準備什麼法號呢?”

莫羽看了看對方那一身肥肉,兩隻眼睛都快被擠成一條縫了,想都冇多想,便脫口而出。

“就叫你八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