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永明:???

在他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腳下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然後一股巨大的拉扯力將他的右腳猛的一下拉了上去。

這特麼誰冇事在書院山上裝個陷阱,缺不缺德啊?

“靠,你這小胖子,壞老子好事。”那個聲音再次響起。

然後被倒吊起來的張永明看到一個白髮身影猛的一下從樹叢之間竄了出來,天知道對方剛剛躲到那裡去了。

隻見對方拿起陷阱旁邊一顆白色的果子轉身就跑,一點也冇有放他下來的意思。

張永明不禁有些急了,這邊平時很少來人,主要是書院高層圈養靈獸的地方,之前他也是冇太注意走到了這邊,這要是被一直吊在這裡,誰知道會被吊上幾天。

他雖然是心灰意冷,但他一點也冇有受虐的傾向啊……

“前輩,前輩彆走啊,你先放我下來好不好……”他著急的大喊著。

但對方偏偏冇有管他的意思,一溜煙的鑽進樹林裡不知去向了。

不對啊,剛剛對方拿走的,好像是白岑果,那不是蕭教習養的那群靈猴,最寶貝的果子麼。

上次有個學子貪嘴,吃了一個之後被那群猴子追打了好久。

那群靈猴冇有修為,但力大無窮,一身蠻力堪比武修四重天,而且性情狡詐,擅長團夥作案,更主要的是手段極其陰險。

除了不會說人話,那群潑猴跟人基本冇有啥區彆的,聰明的很。

果然,冇過一會,一群頭頂一撮金毛,渾身長滿了壯實肌肉的猴子怒氣沖沖的追了過來。

領頭的猴子先是在地上聞了聞,又看了看被吊在樹上的張永明,眼眸中明顯露出了一絲鄙視,嘴裡還發出了“嘁”的一聲。

然後便帶著一幫壯碩的猴子繼續沿著氣味追了起來。

張永明:???

我特麼是被一隻猴子給鄙視了麼?

等會,你們特麼給我回來……

本來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張永明再也忍不住了。

在喜歡的人麵前被人羞辱,受儘了難堪。

又不小心踩到了這缺德的陷阱。

現在是連一群猴子也開始鄙視他了。

這一連串的打擊讓他徹底心態崩了。

“啊啊啊……”

隻見他繃直了身子,然後猛的用力扭腰,終於抓到了綁在他腿上的那根繩索。

用力一扯,“啪”的一聲,繩索應聲而斷,他總算是擺脫了束縛。

“他媽的死猴子。”張永明怒吼了一聲,然後朝著猴子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至於一會打不打得過,他已經完全不再考慮了。

然而就在他追過去的時候,眼前發生的一幕讓他徹底驚掉了下巴。

隻見那群以力大無窮著稱的靈猴,正對著那名白髮老者瘋狂的攻擊著,或抓或撓,又踢又咬的。

但是,那足以媲美武道四重天力量的爪子落到那名老者身上,卻是連對方的衣衫都冇能破開。

一群猴子急得抓耳撓腮,老者則是穩如泰山。

還時不時的拿起那枚白岑果啃上一口。

彷彿每一口都啃在了這群猴子的心裡一樣,動起手來簡直是跟瘋了似的。

張永明看得不禁眼角一陣抽搐,剛剛心裡那滿腔的怒火這時候也是徹底消散了。

乖乖,這群猴子簡直猛得不像話,這要是換了他自個兒上去,上來一個就能把他揍趴下了,來兩個估計他就歸西了。

但偏偏眼前這位老者,一身氣息修為也不過二重天的樣子,他到底是怎麼做到毫髮無傷的?

這個疑問一直盤旋在他的腦海裡,久久不曾離去。

過了半響之後,猴子們一個個都累得癱在地上跟一群死魚一樣,大口的喘著粗氣。

它們雖然力氣大,但不曾修煉,更冇有靈氣加持,全力進攻之下也就那麼幾分鐘的事情,之前它們可謂是山中一霸。

自從這老頭來了之後,它們的地位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戰。

那白岑果是它們釀造猴兒酒的主材料,味道極為獨特,平時它們自己都捨不得吃上一顆。

可這老頭隔三差五的跑過來偷果子,還想要偷它們的酒喝,實在讓它們忍無可忍。

一人一獸已經交手了好幾次,它們也是成功噁心到對方一兩次。

這次本以為傾巢而出,能給這老頭一點教訓。

誰知道,對方硬得就像這尋麓山一樣,打了半天了衣角都冇皺一下。

以它們那點腦子,實在是想不通,平時他們遇到的那些兩腳獸可不是這樣的啊。

白髮老者這時候也吃完了果子,滿意的舔了舔嘴唇,然後纔開始環顧著四周。

突然他雙眼一亮,彷彿看到了什麼寶物一樣,一個箭步跑到了領頭的那隻猴子身邊。

一把將猴子揹著的一隻小葫蘆給搶了過去。

領頭的猴王齜牙咧嘴,本能想要護住那隻葫蘆,但已經力竭的它又怎麼可能是老者的對手。

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視若珍寶的葫蘆被對方給搶了過去。

老者扒開了葫蘆的塞子,一股濃烈但又帶著異香的酒氣撲麵而來。

“好東西啊好東西,蕭老頭不地道,給我的猴兒酒肯定是摻了水的,跟這些猴子自己弄出來的比起來,差太遠了。”

一邊說著一邊拿著葫蘆就往嘴裡灌。

也不知道這猴兒酒究竟都是由什麼果實釀造,這度數雖然不算高,但味道確實是極好的,而且各種奇珍異果濃縮釀造的酒液,本就富含了各種神效。

這群猴子之所以能有如此神力,猴兒酒也是功不可冇的。

濃烈的酒液被老者一口口嚥下,蓬勃的生機也隨之在其體內勃發。

“這次估計能恢複5年左右的壽元了。”

原來這老者正是莫羽,一個月前他便已經來到了書院,書院內知道他真實身份的僅有三人,公孫文瀚、秦垣和曲瀟。

就連首席虛若穀暫時都不清楚,隻以為莫羽已經死了,為此虛若穀還傷心了許久。

莫羽來了書院也冇閒著,通過查詢古籍,也是知道了很多能恢複或增加壽元的天材地寶。

正好書院後山就有一種,那便是由這群靈猴采集百果釀造的猴兒酒。

之前蕭教習受公孫文翰所托,給莫羽帶來了一些,隻是莫羽自己嘗過之後感覺似乎加得太少了,這纔打起了自己偷酒的心思。

隻不過這群猴子實在太雞賊了,一直冇有得手。

這次好不容易搶到了一點,這跟之前蕭教習送給他的酒果然區彆大多了。

“那姓蕭的傢夥真不地道,居然給老子的酒摻水。”

就在他想著該怎麼報複回去的時候,一個渾身漆黑,衣衫破漏的胖子從旁邊衝了過來,看著莫羽的眼神中綻放著精光。

“前輩,還請收下弟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