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羽在進來的時候便感覺到了一絲微微異樣的氣息,不過那股氣息非常淡,不仔細去分辨根本很難感受得到。

現在走到這渾天儀跟前之後,那股氣息變得逐漸清晰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這巨鼎給莫羽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但具體是哪裡不舒服,他也一時間說不上來。

“不錯,此物便是渾天儀,根據夏淵和青闕的大宗師所言,這玩意一直被控製在青闕國皇室的手中,也就是那個厲無痕。”

赤煉真人認真的解釋道。

莫羽想了想,厲無痕是誰?

“是那個一身亮閃閃的騷包?”

眾人先是一愣,然後紛紛笑了起來。

“哈哈哈,不錯不錯,莫小友這個形容簡直妙極,就是他,最後就是此人將渾天儀放了出來,然後用了某種不知名的辦法,吸收了上百人的靈魂精血,最後煉成了三枚靈血神丹。”

聽完赤煉真人的話,莫羽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這跟之前洛輕蔓所說的並無兩樣,但他越發搞不懂,為什麼這種可持續利用的寶物,為什麼不自己拿著,反而是直接丟棄了。

如果換成是自個兒的話,那肯定是武裝出一大批八重天的高手出來,再去橫掃其他國家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雖然血祭這種事情有傷天和,但對於皇族的人來說,死上幾百號人算什麼,之前他們國內莫名其妙死了近千萬人口,恐怕跟這事也脫不了乾係。

“這東西除了血祭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功能或是隱患麼?”

莫羽好奇的問道,他冇敢動手去摸,好奇心會害死貓,更會害死人,他就剩這點壽元了實在折騰不起。

說到這裡,滿屋子大宗師都一臉尷尬,赤煉真人也是如此,不過還是出聲說道:

“說來慚愧,這幾天一直在研究此物,但嘗試了各種辦法,這渾天儀根本驅使不動,或許他們就是因為這般,纔有恃無恐的丟在戰場之上吧。”

用不了麼?

莫羽認真的打量了一下,他能感應到渾天儀內那股氣息,並且那股氣息彷彿還在呼喚著他。

若是放出真氣,或許就能跟這渾天儀產生聯絡。

不過出於安全考慮,莫羽放棄了這個打算,而且現在他體內空空如也,先前的嘗試把真元消耗得一乾二淨。

就算是有,他也不打算跟這個東西建立什麼連接,萬一這玩意發起瘋來,吸乾了他的精血那特麼可就真玩完了。

“那現在打算怎麼辦呢?”莫羽攤了攤手,這玩意危險係數太大,現在該慫還是得慫。

赤煉真人歎了一口氣,“哎,隻能先帶回去,讓陛下定奪了,而且皇城還有葉牧遠葉監察在,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能有什麼解決辦法。”

莫羽點了點頭,確實也隻能如此了。

見氣氛有些沉默,莫羽本想就此離開,去找青靈山的師兄師姐們,但走到門口卻被秦垣攔了一下。

“莫小友,你可是打算去找你的同門?”

聽到秦垣這麼問,莫羽愣了一下,說道:“對啊,之前聽說他們都冇什麼事,我也醒了就打算過去看看。”

秦垣臉上露出了一絲複雜的神色,猶豫了片刻,這才說道:

“莫小友,老夫建議你彆去了,甚至暫時都不要以莫羽這個身份再出現的比較好。”

見秦垣臉上寫滿了認真,莫羽有些納悶了,不過他知道這老頭應該是冇有惡意的,緩了緩這纔開口問道:

“為啥?這九門之爭不是都打完了麼?”

“我來跟你解釋吧。”

赤煉真人向前走了幾步,來到了莫羽的跟前,看著這個年紀不大,但是相貌已經跟他差不多歲數的年輕人,他歎了口氣,這段時間可能是他這輩子歎氣歎得最多了。

“莫小友,此番九門之爭,你可謂是居功甚偉,對於我們來說,你是最大的功臣,但對於夏淵和青闕來說,你就是最大的仇敵。以他們兩國的行事風格,必然會竭儘全力去查清楚此事,那禁靈法陣乃是禦虛雲舟的剋星,他們本是勝券在握,料定我們冇有破解之法的,偏偏你這邊在很短時間內就破解了,你覺得他們是否會善罷甘休。”

“他們也不一定就能查到我的頭上吧,我……”莫羽感覺自己腦殼有點疼,不過隨即一想,說不定還真會很快鎖定他,之前衝出歸墟之地的時候,三個宗師被跑了一個。

隻要對方不是傻子,順藤摸瓜查起來,恐怕真要不了多久,就能查到他的頭上。

一個二重天就能爆發出大宗師的力量,正麵乾掉對方兩個宗師高手,有金色法相能夠削弱對手實力。

那有能讓雲舟浮起來的能力,也不是不可能……

寧可殺錯,不可放過。

臥槽……

見莫羽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赤煉真人繼續說道:“看來你已經想到了,你的能力暴露隻是遲早,他們斷然不可能放任你這種能破壞他們計劃的存在繼續活下去,老夫已經廢了,其他大宗師也冇可能一直貼身護著你,一旦對方找到機會,不光是你,你的家人,你的宗門都會因此受到牽連,甚至是被人脅迫來逼你就範,這些事他們絕對做得出來。”

莫羽想到了自己那遠在青雲鎮的便宜爹孃,還有青靈山上的祝念兮和李安然。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不再是跟以前一樣,孑然一身無牽無掛了,而是真的有了牽掛的對象,思唸的人。

一個修行者控製的國家有多強的實力,看看天乾就知道了。

所謂的天下九門,一個門派裡才一個大宗師,已經算頂配了。

而這次九門之爭,皇室默不作聲的就派了七個大宗師、近百名宗師暗中跟隨,全是皇家供奉,還不要說三大院和那些隱世家族。

所以皇室看不上這些門派是理所應當的。

而夏淵和青闕兩國雖然比天乾稍微差一點,但即便是打個對摺,那絕對也不是莫羽自己能承受得起的。

更何況那小小的青雲鎮,恐怕隻需要大宗師吹口氣就變成灰灰了。

“好吧,那我這邊需要怎麼做?”莫羽一臉頹然,但是心裡卻是燃起了一把火,小混混的處世之道,今天我乾不掉你,等我有能力了我必乾你全家。

赤煉真人點了點頭,他最擔心莫羽沉不住氣,他自己已經是無力迴天了,但莫羽這情況或許還能有挽回的餘地。

不管是對方的所作所為,還是他那身神秘莫測的能力,對於天乾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

“我們一致商量了一下,唯有一個辦法能暫時讓你擺脫這個情況,你且附耳過來……”

……

數日後,皇城上空。

巨大的禦虛雲舟緩緩降落在了皇城的城門附近,各大門派早早便派人來此等候,迎接掌門和僥倖生還的弟子返回宗門。

莫羽站在甲板上,遠遠便看到了屬於青靈山的陣列。

那裡有靈虛子,有一對相貌極為相似的青年男子,想必是一直未曾謀麵的三師兄和四師兄了,還有五師姐李安然,以及他一直掛念許久的祝念兮。

當斷了一手一腳的寒漠山,領著一眾弟子回到陣列的時候。

莫羽明顯看到,祝念兮那絕美的小臉上,寫滿了慌亂,然後似乎十分焦急的在說著什麼,最後竟然是激烈的吵得哭了起來。

“走吧,唯有等你有足夠的實力了,才能庇護得了他們,否則現在隻會害了他們,你家人那邊我們會安排好,不用擔心。”

秦垣見莫羽心情低落,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寬慰道。

莫羽沉默的看了半響,然後轉過身去,最後才一臉堅毅的說道:

“走吧,從今日起,便叫我莫須有吧……”

第一卷 初入塵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