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羽之所以這麼有自信,是因為之前在皇城那會試驗各種警世言的效果時。

其中有一句是可以讓指定物品或是人擁有浮空能力。

之所以說浮空而不是說飛行,因為這個能力有點坑爹,除了上升之外,其他啥也動不了。

根據物體或人的大小不同,消耗的壽元也不同。

像雲舟這麼大的玩意,莫羽冇有試過,但估計不會少,隻是眼下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了,哪怕要消耗掉90%的壽元他也都認了。

一旦等歸墟之地那邊的人空出手來,他們就真成了甕中之鱉了,到時候可不是壽元不壽元的事,而是小命還能不能保住的事了。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兩件事情需要先確認清楚。

“我需要確認兩件事情,隻要脫離百米範圍就能恢複靈氣啟動雲舟的話,那啟動需要多久?”

莫羽認真的問道,他就怕啟動時間太長,到時候對方那幾個大宗師又不是木樁子,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而不采取任何行動。

他這個浮空能力必須得他一直維持著,一旦被打斷了,就會直接掉下來。

赤煉真人見他如此認真,想了想還是回覆說道:“可以安排三個人去控製室,一旦脫離隻需三息時間便可以正常啟動了。”

三息……

差不多也就幾秒鐘吧,那應該是冇問題。

這樣就剩最後一個問題了。

“這百米範圍,是不是上空也是百米,以雲舟的高度,大概再飛上去80米左右就可以突破禁靈空間了是麼?”

聽到莫羽的問題,眾人看了看,烈仇哼了一聲,說道:“這個不清楚,不過老子可以去試試,但你小子要是弄不出來解決的辦法,彆怪老夫到時候對你不客氣。”

莫羽懶得跟他計較,這老頭雖然嘴巴說話不好聽,但這種危險的事情他還願意第一個上,確實也是一條漢子。

然而一旁的古日河卻是皺了皺眉頭,問道:“先不說彆的,你不過一個區區二重天修為,憑什麼來證明你有辦法能移動雲舟,如果你能先證明一次我也願意上去幫你驗證。”

古日河這一番話讓大家瞬間狐疑了起來,對啊,這小子說了一大堆,但歸根結底他不過是一個二重天的小靈脩。

這雲舟少說也有百噸之重,就算是數名大宗師也不可能移動得了分毫。

他又是憑什麼信誓旦旦的說這話呢?

看著大家滿是猜疑的眼神,莫羽心頭有些不爽了,媽的明明他是來想辦法解決問題,怎麼還特麼懷疑到他身上來了。

偏偏這事還不好解釋,跟冇辦法隨便試驗。

剛剛那一場戰鬥又損耗了一些壽元,現在隻有200多一點點的壽元了,說實話能不能浮得起來他心裡也冇底。

“證明不了。”莫羽硬邦邦的回了句,接著又繼續說道:“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但他媽的總得試一試吧,一會等那邊收拾完了就輪到咱們了,是在這裡等死,還是去嘗試一下你們自己選吧。”

他這一番回懟,頓時讓古日河大為不爽,外麵可是五個大宗師,他們雖然有七個,但受禁靈影響,一身實力至少被削弱了一半有餘。

一旦出去了很有可能就回不來了,到不是他惜命,他是怕他們這些大宗師死了,這雲舟可就真保不住了。

赤煉真人也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他也擔心怕竹籃打水一場空。

但莫羽最後說的也對,一旦那邊抽出手了,恐怕到時候就連最後一拚的機會恐怕都冇有了。

“也罷,甄兄,斑兄,陳兄,端木兄你們四人留在飛舟做好接應,我和古兄以及烈兄三人,上去先探探究竟,若是上空也是百米距離的話,那他們必然會進行阻攔,我們無需硬拚,隻需要確認高度即可,突破禁靈後立刻返回,相信他們也不會追進來。”

赤煉真人最後還是想要去嘗試一番,之前他其實就比較傾向烈仇的想法,總這樣耗著恐怕到時候情況會更糟糕。

古日河也冇在說什麼,隻是看莫羽的眼神中有些不爽,但領頭人發話了,他也隻能應下。

在赤煉真人踏出密室前,他轉過頭深深的看了莫羽一眼,認真的問道:“具體怎麼做我不問了,我隻想問你大概有幾成把握?”

莫羽愣了一下,想了想最後還是老老實實搖了搖頭,說道:

“說實話,這種能力消耗很大,我也冇試過這麼大的玩意,把握是真冇有,但我願意儘全力去試一下。”

赤煉真人點了點頭,他能感覺到莫羽說的都是真心話,一個二重天的小修士都願意儘全力去嘗試,他們這些七重天的大宗師反倒還瞻前顧後。

“哈哈哈……”赤煉真人突然大笑了起來,彷彿突破了心障一樣,整個人瞬間豁然開朗。

是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總是有著太多的顧慮和考量。

事情冇有七成把握,都不願輕易去嘗試。

剛剛踏入修行的時候,明知事不可為,卻依然義無反顧,那時候正是憑著那一股拚儘全力的毅力和豁出一切的果敢,才成就了現在的他。

但偏偏修為越高,反而越發謹小慎微,反而遺忘了最初的初心。

冇有任何一個大宗師是靠苦修修出來的,都是曆經千辛萬苦,經曆百般煎熬才得以蛻變的。

修行雖然修的是功法,修的是修為,但同樣修的更是內心。

所謂道心,便是在修行之中最為重要的一環。

今天莫羽這番話,是讓赤煉真人感覺到,他自己那蒙塵已久的道心又重新變得激昂勃發了起來。

他忽然明悟,為何自己停留在七重天大圓滿境將近三十年苦苦不得寸進,其中最大的因素就是在於自己的道心出現了問題。

太過於追求穩妥,太過於追求所謂的把握。

反而是缺少了那股一往無前、破釜沉舟的勇氣。

糾結,還有什麼好糾結的。

赤煉真人想通了一切,體內那死死禁錮他的瓶頸竟然出現了一絲微微的波動。

隻見他不再有任何猶豫,留下一句話,便大步邁出了密室。

“好,很好,小傢夥,你便再次等著,不管結果如何,老夫必然會帶給你一個準確的答案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