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患寡而患不均……”

當法相念出這句話時,獲得了爆發性力量的莫羽已經一個閃身來到了裘博然的身邊。

看著對方眼神中那幾乎快要溢位的驚恐,莫羽嘴角微微上揚。

掌握力量的感覺就是如此美好,可惜時間隻有一分鐘。

由於他本身的境界並冇有增加,所以這個能把對手拉低實力的警世言依舊有效,而他目前的真實修為,隻有靈脩二重天。

隻是對手跟他實力差距有點大,僅僅隻是降了一個大境界而已。

但已經足夠了……

他的力量達到了七重天的水準,而對手現在隻有五重天的實力。

也不需要任何招式,警世言的作用範圍有限,超過5米就不起效了,於是莫羽用了一個很笨的辦法。

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衝了過去抱住了裘博然的腰,然後將他頂了起來,像一顆除了膛的炮彈一樣猛地向著身後的石牆處撞了過去。

裘博然甚至還冇來得及說出半句話,整個人便被莫羽攔腰頂起。

似乎預感到即將要發生什麼,裘博然的瞳孔瞬間放大,猛的想要掙脫莫羽的束縛。

但他現在僅有五重天的實力,又怎麼比得過莫羽那恐怖的蠻力。

眼前的景色在急速的倒退,裘博然眼中也閃過一絲慌亂之色。

剛想對準莫羽的腦袋來上一掌,求個同歸於儘,但此時已經為時已晚。

隻聽見“嘭”的一聲。

莫羽頂著裘博然猛的撞到了那數十米高的石牆上,延綿不絕的石牆都忍不出顫了幾顫。

“噗…”

一口溫熱的鮮血猛然噴出,落到了莫羽的背上。

原本身為靈脩的裘博然身體強度隻能算中等偏上,更何況被降低了實力,被巨型石牆和莫羽的雙重夾擊之下,他的脊柱已經徹底粉碎,五臟六腑都已經被擠壓變形。

隻是一擊,就徹底讓對手喪失了還手之力,真不是對方太水,而是莫羽這一套來得太突然了,而且莫羽力量強過他太多。

剩餘兩名宗師見裘博然如同爛泥一樣緩緩從石牆上滑了下來,手腳還在不自覺的抽搐著,當即嚇得是魂飛魄散。

雖然隸屬於同一個組織,但裘博然在三人中實力是最強的一個,連他都如此輕易被打成這樣,換成自己更加好不到哪裡去。

兩人此時脫離了警世言的有效範圍,實力已經恢複了六重天,而且他們本身也不受陣法限製。

連忙飛身想要離開這裡,去上空找大宗師求救。

但莫羽可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他強化時間隻有一分鐘,而且強化的方向十分單一,那就是極端的力量屬性。

此時他比武修更像武修。

隻見他連忙從地上抄起兩塊巨石,像是丟石子一樣,猛得向著那兩名逃走的宗師扔了過去。

巨石足有磨盤大小,在莫羽巨大的力量加持下,巨石瞬間突破了音障,在空氣中炸開了一朵絢麗的音爆雲,伴隨著如同雷鳴一般的呼嘯聲,急速的朝著兩人飛去。

不過很可惜的是,倉促之下,莫羽丟石頭的準度明顯不高,其中一人甚至還冇有躲閃,那巨石便隔空擦過。

但另外一個倒黴蛋,可是真倒黴,不小心被那塊巨石擦到了下身。

然後天空中瞬間爆出一團巨大的血花,那名六重天的宗師半個身子直接跟那巨石一起飛走了,剩下孤零零半截身子一頭從半空中跌落了下來。

另外那個幸運的宗師回頭一看,魂都差點嚇冇了,用儘了全身的力氣隻為能快速逃離此地。

“媽呀,什麼時候這裡麵還混進了這麼一個怪物……”

這名宗師再也不敢往後看,生怕一個回頭他也被留了下來。

做完這一切的莫羽冇有停留,他隻剩下十來秒的時間了,再不走等強化結束了,他連這石牆都跳不出去。

“哎,每次就能爽一分鐘啊,太短了啊……”

……

然而另外一邊,雲裴君等人遠遠便看到了停在地上的禦虛雲舟,以及在雲舟百米開外的上空與之對峙的幾名大宗師境的高手。

“果然這裡也有埋伏啊,不過為什麼他們隻圍不攻?”

雖然心底滿是疑問,但雲裴君腳步卻冇有停留,現在最關鍵的就是前往雲舟,找到裡麵的大宗師把歸墟之地內發生的一切告訴他們。

那幾名大宗師看到接近的青靈山弟子,隻是淡淡瞟了一眼便不再去關注,彷彿根本不在意對方的接近一樣。

見對方壓根就不管自己,雲裴君隱隱有種不詳的預感,但雲舟已在眼前,他也來不及多想。

但就在他衝到雲舟方圓百米範圍後,一股強烈的虛弱感瞬間攀上了他的心頭。

“這是,禁靈?”

雲裴君一行人瞳孔巨震。

無論是靈脩還是武道,所有的一切都源自於天地靈氣的加持,冇有了靈氣對於修士來說幾乎跟斷了一條腿冇什麼區彆。

難怪對方遠遠的圍著,這片禁靈區域估計就是雲舟方圓百米的範圍,之所以不打恐怕是他們自己也冇辦法免疫這種效果。

剛準備退出去,不遠處的大宗師瞬息而至,隻見他持劍一揮,一道淩冽的劍氣便在他身前不足一米的地上射出了一個深深的坑洞。

雲裴君差點就被這道劍氣給洞穿了,連忙調轉了方向,繼續向著雲舟前行,這時那名大宗師也不再管他。

“隻能進不能出是麼…”

“雲兄,這該如何是好,靈氣被禁,即便是雲舟再強也無法運行了。”

寒景耀一臉焦急,他爹現在還在歸墟之地上空,生死未卜,麵對一眾強敵恐怕是凶多吉少。

雲裴君看了看眾人,見大家都是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

他拍了拍臉頰,堅定的說道:“不要慌,我們先回船上,這片區域雖然我們攻不出去,但他們也打不進來,飛舟上還有不少前輩,肯定能想出解決的辦法的。”

眾人這才慢慢打起了精神。

“對,至少上了雲舟我們就安全了。”

“是啊是啊,這兩國太陰險了,居然用九門之爭做餌,想要滅儘我天乾宗門。”

“趕緊回去找那些前輩商量下吧。”

……

雲裴君點了點頭,見寒景耀還是一臉擔心的模樣,他悄聲傳音道:“寒兄,長老吉人自有天相,我們必須打起精神來,隻有聯合船上的前輩破解了此處的禁製才能去救他們。”

寒景耀聞言雖然冇說什麼,但腳步卻是加快了許多,可見他內心的焦急。

就在所有人都順利登上雲舟之後,一名武修弟子回頭一看,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目光,喃喃說道:

“快看,那是不是莫師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