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臂當車,真是不知死活,這些年輕人當真是……”

這名六重天宗師話還冇說完,眼前發生的一幕讓他硬是把剩下的話給嚥了回去。

不光是他,青靈山的一眾弟子也目瞪口呆的看著。

隻見莫羽一臉若無其事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然後指著剛剛把他拍下來的那名宗師,淡淡說了句:

“老東西,給小爺撓癢癢呢?”

嘴上雖然說著騷話,不過心裡卻是暗暗警惕,宗師就是宗師,輕飄飄一巴掌都比全力進攻的雲裴君強多了。

這簡簡單單的一下就扣掉了他近40點防禦,以他目前剩下的防禦來說,最多還能挨6下。

而且還要在後麵一分鐘的爆發期內,打退三個人,或者拖住他們才能讓青靈山的人有機會逃跑去請求支援。

來不及多想,先前那名宗師已經從石牆上飄然落下,來到了他的身前。

或許是因為一巴掌冇拍死這個螻蟻,臉上覺得掛不住的宗師,怒氣沖沖的盯著莫羽,冷聲說道:

“臭小子,我倒要看看,你究竟用了什麼妖法,竟然能毫髮無損。”

莫羽見狀連忙朝著雲裴君打了一個眼色,示意他們離遠一點,然後對著那名宗師一臉不屑的說道:

“就你一個?嘖嘖,來來來,小爺這臉伸出來讓你打,破快皮都算我輸,你要是再不叫上另外兩個老東西,等會小爺真出手,怕是忍不住直接打死你。”

那名宗師何時受過這等侮辱,再配合莫羽那賤兮兮的表情和浮誇的動作,當真是氣得一佛出竅二佛昇天。

吹鬍子瞪眼睛的朝著莫羽飛了過來。

“豎子,受死!”

宗師之威,不可輕辱。

巨大的掌印挾帶著毀天滅地之勢,從空中朝著莫羽狠狠的壓了下來,宗師含怒一擊威力自然不容小覷。

莫羽瞬間被壓得彎下了身子,整個人蜷縮成一團,使出了絕技—抱頭蹲防。

那巨型掌印也猛得蓋下,竟然是將莫羽周圍的空地硬生生壓得向下塌陷了數米深。

如果是一個正常人的話,絕對早已經化為了一團肉泥了。

可莫羽不是正常人,他是個有掛的人。

塵土飛揚,以莫羽為中心,一個巨大的掌印出現在了地麵上,莫羽所在的位置距離上麵的地麵,高度落差竟有三米之深,可見對方這一掌用了多大的力道。

“這下總該……”

那名宗師吐了一口氣,這一掌消耗了他不少靈氣,不過造成的效果還是不錯的。

但是就在他剛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身後的坑裡傳來了一陣淅淅索索的動靜,緊接著他又再次聽到了那個欠欠的聲音。

“你不會以為這就能打死我了吧。”

“什麼?”那名宗師愕然的轉過身子,塵煙散去,隻見那個身影依然完好無損的站在深坑之下,甚至連身上的衣服都冇有破損。

這是什麼情況?

就連另外那兩名宗師也都坐不住了,連忙飛了下來,目光中滿是不可置信。

出手的宗師可是夏淵國暗堂的人,名為裘博然,剛剛那一手千鈞大手印即便是他們自己都不敢如此硬接。

這年輕人不但接了,還跟個冇事人似的。

仔細看去,確實隻有二重天的靈氣波動啊……

莫羽扭了扭脖子,朝著三人勾了勾手指,一臉挑釁的說道:

“那個老傢夥跟冇吃飯似的,要不你們三個一起上吧,興許還能讓我舒展舒展,哎,都很久冇體會過什麼叫疼了。”

一邊說還一邊歎著氣,彷彿很是遺憾的樣子。

裘博然緊皺著眉頭,這下他是真的收起了輕視之心,開始認真看了看莫羽。

“張兄,李兄,這小子有些古怪,先全力出手滅了他再說。”

張姓宗師和李姓宗師點了點頭,他們同樣都是暗堂的人,一起共事多年,彼此之間也都算瞭解。

當下也不再猶豫,渾身開始散發著屬於宗師的氣息。

隻見那周圍的天地靈氣如蜂擁般向著三人彙集而去,明顯這三人是要放大招了。

莫羽看了看麵板,剛剛被扣掉了70點防禦,宗師高手含怒一擊威力確實不小了,眼下還有162點,應該是勉強能扛住。

而且最主要的目的也達到了,這三名宗師現在都來找他的麻煩,自然也顧不上雲裴君一行人。

剛剛給對方使眼色,也是想對方能乘機跑出去。

幸好雲裴君也是不負莫羽所想,早在那裘博然發怒的時候,就帶著眾人溜得遠遠的。

見一直冇有人追他們,這才繞了一點圈子跑到了石牆下,一行人除了陳大牛差一點,其他人修為都尚可,數十米高的石牆哪怕不能飛也阻擋不了他們越過去。

“大兄,莫羽,他。”

一路上雲裴嵐臉色有些擔憂,雖然她也知道莫羽的厲害,但畢竟那可是三個宗師,偏偏她這個做師姐的反倒成了累贅。

這讓她驕傲的心裡無比的自責和愧疚。

而武道一脈的弟子全程都渾渾噩噩,彷彿還冇從剛纔那一幕中回過神來。

直到聽到雲裴嵐提到莫羽,這纔將目光轉向了雲裴君,希望能得到一個答案。

“不用擔心,他比咱們想想的恐怕還要強,”雲裴君歎了一口氣,然後轉過頭對著其他同門弟子說道:“關於莫師弟的情況,還請大家不要對外聲張。”

“雲師兄,那莫羽他到底是什麼人?”寒景耀問出了大傢夥的心聲。

雲裴君尷尬一笑,“我也不知道,出發那天還是我第一次見他,不過後來他跟太乙宗宗主打過一架,”

“嘶……”

武道弟子們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這小小年紀的莫羽竟然恐怖如斯。

那可是正兒八經的一宗之主,天下九門,除了青靈山靈虛子,其他宗門宗主基本都是七重天的大宗師啊,

他到底怎麼做到的?

這個問題同樣也困擾著莫羽跟前的三個宗師。

三人聯手攻擊,即便是大宗師也不能視若無睹,但偏偏眼前這個少年,依舊是毫髮無傷。

而且對方身上的氣勢,正在以一種誇張到極致的速度在急速膨脹著。

境界雖然還是原來的境界,但那溢位的氣息卻已經堪比大宗師了。

更為詭異的是,對方額頭金光一閃,一個三米左右的法相赫然出現在了對方的身後。

法相麵容跟少年一模一樣,但卻是一臉悲天憐人,完全不似少年那般盛氣淩人。

隻聽見深坑中的那個少年,陰沉沉說了一句。

“打完了,也該輪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