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快,他們快要守不住了,趕緊衝上去,先把他們斬了,咱們再討論分配的事。”

歸元門的首席顧斐大聲吼道,他的旁邊,則是上清宗的道子李長生,兩人雖然都是氣喘籲籲,但目光中卻飽含著興奮的神色。

對麵守山的乃是夏淵國落日宗,經過一天的戰鬥,對方的體力和靈氣已經十不存一。

而他們這邊因為人數占優,所以目前相對來說還是更有優勢一些。

如果是單對單,防守的一方自然是占絕對優勢,但一旦人數超過了,那防守的一方在退無可退的情況下,反倒成了劣勢了。

畢竟進攻方可進可退,隻要輪番過來騷擾,防守的那邊甚至是連恢複靈氣的時間都冇有。

落日宗已經退到了那柄旗幟的下方,看著不斷逼近的兩宗弟子,落日宗首席卻冇有絲毫驚慌,甚至嘴角還露出了一抹笑意。

不光是他,就連他身後,那些身上帶著輕重不一傷勢的弟子們,也開始詭異的笑了起來。

“不錯,天乾的宗門果然名不虛傳,倒是真小看你們了,本來還以為能撐個兩天的,結果這才第一天就撐不住了。”

聽到落日宗首席那略帶調侃的話語,顧斐等人楞了一下。

他們冇想明白,為何都死到臨頭了,還有功夫說這些垃圾話。

“不想死的,現在馬上滾下山去,小爺我不殺無反抗之人。”顧斐大聲喊道,他也想藉此來瓦解對方的士氣。

對方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最多半個時辰,他和李長生這邊就可以將他們全部斬殺殆儘。

但他的想法完全落空了。

對方聽到他的話語,不但冇有任何人逃跑,反而笑得更加猖獗了。

“哈哈哈哈……”

顧斐大怒,出手再無任何顧忌,隻見他深吸一口氣,然後靈氣瘋狂朝著他的雙手彙集而去。

然後猛得向外一推,兩道巨大的青色掌印轟的向著落日宗飛去。

這正是歸元宗的鎮派絕學,歸元大手印,顧斐雖然隻有五重天中期的修為,但這大手印已經得了他師傅幾分真傳。

“讓你笑,老子看你怎麼……死?”

顧斐話還冇說完,便看到了讓他難以忘懷的一幕。

隻見那落日宗首席,不閃不避,隻是用拳頭便將他的大手印給直接擊潰,化為一陣天地靈氣逸散開來。

“怎麼可能……”顧斐等人瞳孔巨震,對麵這群人,明明剛剛都已經冇有了再戰之力了。

為什麼現在他們身上的氣息在不斷攀升著?

“對你來說,當然不可能了,但對我們來說,這都是神靈的恩賜。”落日宗首席一臉虔誠的說道,很早之前他便體會過這個了,但每一次體驗都會讓他無比的激動。

唯有神明纔有這種力量,才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毫無理由、毫無索取的將他的修為直接拔高一個大境界。

六重天,宗師境,或許對天上那些掌門,長老來說不算什麼。

但麵對這些年齡不超過35歲的弟子來說,已經是足夠碾壓全場的存在了。

“快跑……”

顧斐和李長生異口同聲的大喊道。

這落日宗已經不知道用了什麼詭異的辦法,竟然所有人的修為都全部提升了一個台階,即便他們有人數上的優勢。

但實力差距太大,完全不是對手,九門之名雖然好,但也要用命拿才行啊。

兩派的弟子也是大驚失色,連忙向著山下跑去。

但就在這時,一直跟在後麵慢悠悠的青闕國宗門竟然圍了過來。

而這群人的修為,赫然也是被那不知名的手段給硬生生拔高了一個大境界。

“哈哈哈,現在纔想走,已經太晚了。”落日宗首席一臉猖狂的大笑著,擁有宗師境力量的他,對麵這兩個五重天的修士,不過是稍微大一點的螻蟻罷了。

隨意揮了揮手,隻是溢位的氣勁便讓顧斐和李長生用儘全力才接了下來。

“我天乾國尚有大宗師在,尚有禦虛雲舟在此,你們如此趕儘殺絕,不怕被我天乾大軍壓境麼?”

李長生吐了一口淤血,俊秀的臉上全是驚怒之色,他實在想不通,對方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段,但他更想不通的是,對方怎麼敢這麼做?

“哈哈哈,大宗師,隻要殺了你們,我們很快也是了。”

落日宗首席陰惻惻的看著兩人,接著對周圍的同門大吼了一聲:“給我殺,一個不留。”

一眾落日宗修士隨即衝向了下方的人群之中,開始了慘無人道的屠殺。

“師兄,師兄救我……”

“彆殺我,我降,我降,求你……”

“我不想死啊,救命啊師傅。”

“啊,若熙,我跟你們拚了……”

此起彼伏的喊殺聲,響徹雲霄,而這樣的場景,並非隻有落日宗這邊獨有,而是九座山峰幾乎同時出現。

原本個體實力並不如天乾的夏淵和青闕國修士,竟然全都憑空提升了一階。

而占據壓倒性實力優勢,又占據人數優勢的兩國,隻是一個交鋒便殺得天乾國修士潰不成軍。

冇有人注意到,所有死去的修士所流出的鮮血,全被地麵悄然無聲的給吸食殆儘。

甚至是殘留在這些屍體體內的鮮血,也彷彿被一張看不見的大口在不停的吞噬著。

這些屍體很快便變成了一句空殼,唯有那身代表宗門的衣衫留在了原地,證明這裡曾經有個人來過。

……

“你們,好大的膽子!”

秦垣最早發現了下麵的異常情況,無比震怒的他當即一聲怒吼,率先朝著那兩國修士殺了過去。

曲瀟連忙說了句:“瑞兄,去啟動雲舟,派人增援,各派掌門下去救人,快。”

說完便一擼袖子,連忙朝著秦垣那邊飛了過去。

姬卓然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絲毫不在意秦垣的怒火,以及那即將到來的攻擊,他知道,對方根本傷不到他。

因為,有獨孤聖子在此……

隻見攻過去的秦垣,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而擊飛他的那個人,正是一直未曾現身的獨孤聖子。

原本飛馳過去的曲瀟也是瞬間停了下來,一把接住了秦垣,然後二人目光死死的盯著這個突然出現的青年男子。

“八重天……”秦垣的臉上滿是不可置信,這個看起來年歲並不大的青年,竟然是八重天的修為。

“這怎麼可能……”曲瀟也是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如何不可能,你們隻是見識太少罷了。”獨孤聖子語氣平淡,彷彿麵對兩人絲毫提不起興趣一樣。

“既然已經見識完了,那就準備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