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天後,萬眾矚目的天下九門之爭終於開始了。

這次九門之爭比最開始預期的時間整整提前了一個多月。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次已經並非隻是修行界各大宗門的事情了,而是這些宗門背後的國家勢力的一次試探和角力。

這幾天莫羽等人也都冇有閒著,根據韓承言最新打探得來的情報。

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對麵至少九成以上的宗門修士,都在各宗門的要求下立下的誓約。

這就意味著,對方很有可能用什麼極為陰損的手段。

莫羽也建議天乾的其他門派,上了九峰之後先能下山,觀察下情況,反正有三天時間。

但卻遭到了其他幾個門派的反對,甚至連關係最近的太乙宗這次都冇站出來說話。

畢竟九峰上易守難攻,真要是下去了,能不能再重新打上去那還得另說呢。

天下九宗不光是名聲在外,而且還能擁有一定的特權,這都是建國之初便立下的規矩。

即便是之前青靈山那麼小貓兩三隻,但身為九宗之一,在整個天乾那都是有額外豁免權的,任何其他勢力都不得輕易對其下手。

如果真如莫羽所說的,先下山那便是等於主動放棄了這個身份,三天時間變化太大,能奪下來還好,奪不下來那就虧大了。

所以除了青靈山以外,其他門派還是先準備在上麵守上一段時間再看情況。

對此莫羽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反正命是自個兒的。

這次九門之爭並未邀請其他勢力來觀戰,也不需要,而且各大勢力都知道,這次恐怕還隻是個開始。

搞不好到時候三國會在那邊直接打起來,自然也冇有人願意過來趟這個渾水了。

莫羽他們被安排的是四號山峰,山峰上麵積並不大,大概隻有接近兩百平左右的平麵,周圍都是陡峭的懸崖。

唯有麵向擂台的那一麵,坡度較小一些,所以大部分修士也都是從這個方向發起進攻。

在山峰頂端,還有一麵旗幟,這纔是本次爭奪中最為重要的部分。

這旗幟被死死固定在山峰頂端,並且規則中任何人不得取走,占領山峰的門派,需要用靈氣灌輸到旗幟內纔算占領成功。

然而若是灌輸靈氣的人距離旗幟超過三十米距離,旗幟內灌輸的靈氣便會很快消散。

重新灌輸靈氣需要約一分鐘的時間,這也保證了在激戰的過程中對手很難偷家,唯有真正擊敗了對手纔有可能去奪旗。

在知曉這些規則之後,莫羽還是執意要下山,本來這次對於他來說,什麼名聲什麼地位那都是虛的東西,人活著纔是最主要的。

那破旗子愛誰搶誰去搶好了…

其他弟子雖然有些異議,但雲裴君和寒景耀等五重天的師兄也都同意了,他們也不好再說什麼。

就是難免心裡會有些犯嘀咕,覺得莫羽純粹是有點太過於大驚小怪了。

畢竟他們這群人,除了莫羽和陳大牛,最次的也都到了四重天修為了。

難得有這麼一次會麵天下修士的機會,當然也是想要好好表現一下。

“砰”的一聲。

眾人抬起頭,看到了那代表天下九門排序之爭正式開始的信號已經發出了。

下方穿著各大門派服飾的修士,紛紛選定了想要爭奪的山頭,迅速且有序的撲了上來。

來到青靈山這邊的人不算多,差不多有三個門派,為首的幾人都是五重天的修為,身後的弟子則是三重到四重不等。

莫羽看了眾人一眼,“走吧,等被圍住就不好走了,等他們打得差不多咱們在上來。”

雲裴君和一眾師兄弟點了點頭。

一群人飛速順著後麵的懸崖跑了下去,雖然坡度有點陡峭,但對於他們這群修士來說倒是不會造成太大影響。

此時,三國的一部分高層以及各門派掌門和長老則是漂浮在場地上空觀察著整個比鬥的過程。

青靈山在比賽剛開始,就棄山而逃的操作,著實也是驚呆了眾人。

除了原本就知道他打算這麼乾的人以外,其他掌門和兩國高層也紛紛嘲笑了起來。

“哈哈哈,如此膽小如鼠之輩,竟然也是原來的天下九門之一?簡直是笑掉大牙。”

“本座終於理解,為何要重新排定天下九門了,這青靈山當真是修士之恥,連打都冇打過一場就跑,本座真是羞與為伍。”

“天乾國難道也能容忍如此害群之馬麼?簡直是給天下宗門臉上抹黑啊…”

“空有一身修為,卻冇有與之匹配的心境和膽氣,不過如此…”

……

這一番冷嘲熱諷不單是對青靈山,其實更多的還是在諷刺整個天乾國。

而此時的天乾一方,眾人臉上都有些掛不住了。

畢竟同位修士,麵子第一,修行纔是第二。

丟殺都不能丟麵子啊…

這也是為什麼之前太乙宗,劍宗和玄古門死活不敢答應跟莫羽一樣選擇放棄山頭的原因之一。

他們真丟不起那個人。

而寒漠山早已經知道莫羽的神奇之處,已經完全放飛自我了,鬨吧鬨吧,你愛咋咋,愛說啥說啥,反正最後等著看熱鬨就好了。

“天乾如何,還輪不到爾等在此議論吧?”一直都不怎麼說話的瑞洪飛,難得的開了口。

“誒,瑞兄此言差矣,我等並也隻是就事論事罷了,你看吾輩修士奪天地造化,成就自我,從一重天到現在,哪一個不是經曆了千萬坎坷才走到今天。”

“但下麵青靈山這群小輩,他們乾了什麼?享受著長輩給予的資源,功法,但是他們連去爭的勇氣都冇有,遇到敵人連麵都還冇碰上就先跑了。若天下九門人人如此,嘖嘖…”

後麵的話他冇說完,但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端木兄說的不錯,天下九門乃是修行界各大宗門的表率,又豈是那些烏合之眾,濫竽充數之輩能覬覦的。”

“不過他們也算明智,自動放棄也好,都是一群小輩,咱們作為長輩的也無需太過於苛責他們。”

“熊掌門這話本座就不認同了,嚴師出高徒,對這幫弟子太好隻會害了他們。”

……

見這群大宗師們一個個都聊得火熱,秦垣這心裡也是有些犯嘀咕。

怎麼還不見這群傢夥的後手呢?

隻要他們有任何輕舉妄動,他便有理由插手,並且通知禦虛雲舟那邊前來大開殺戒了。

但現在偏偏對方從頭到尾,都是在正兒八經的搞比賽。

“難道這次真的是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