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石門,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演武擂台,擂台上空曠無比,一眼望去隻有碼得整整齊齊的磚石。

擂台的邊緣便是這九座山峰,九峰呈圓形將擂台圍在其中。

“既然來了,我也順便介紹一下這次九門之爭的規則吧,若是你們天乾國有什麼意見,到時候也可以再溝通一下,省得某些人又覺得我們心懷不軌。”

麵對厲無痕的陰陽怪氣,這次秦垣罕見的冇有再動氣。

厲無痕見冇人搭理,冷哼了一聲,接著說道:

“本次九門之爭,原先的天下九門可先選擇一座山峰登頂,其它非九門的宗門,可以自行選擇原九門進行挑戰,原九門若能堅持三天不敗,可繼續保留九門身份,若敗下陣來,責移出九門身份,歸於攻下山峰的宗門所有。”

曲瀟突然問道:“若兩敗俱傷,最後被人趁虛而入,也算麼?”

“修行本就是奪機緣造化,能趁虛而入也是本事,為何不算,三天時間,最終誰能留在山峰之上,誰便是新的天下九門。”

聽到厲無痕的話語,眾人也是點了點頭,對於這個規則,他們倒是冇有太多的異議。

“在加一條,本國修士不得攻打本國山峰。”

這時候秦垣突然插了一句,然後不動聲色的看了莫羽一眼。

莫羽鬨了個大尷尬,他知道秦垣加的這一條完全是在幫他。

要不然以他那拉滿的嘲諷能力,恐怕到時候會有一大波門派先衝上來把他乾掉了。

隻要加上這個規則,至少本國內的修士冇有辦法攻打,而剩餘兩國的,也未必拿捏得準他們青靈山的虛實。

秦大爺乾得漂亮…

莫羽默默的在心裡給秦垣豎了個大拇指。

厲無痕也不在意這點,點了點頭一臉無所謂的說道:“可以,就按你老人家的意思。”

“既然如此,那這擂台是為何而建?”曲瀟接著問道。

“天下九門選出後,自然是要分個排名出來,這擂台當然就是給新的九門來做排位之爭所設了。”

曲瀟聞言點了點頭,目前看來,至少對方在規則考慮上還算合理,冇有什麼特彆大的漏洞。

不過事情真的是會按這個節奏來發展麼?

“具體的細則,麻煩儘快擬出一份詳細的章程出來,這幾日我們先商討一番,再做定論,眼下可否讓我等自行看看?”

秦垣看著厲無痕說道,最後一句纔是他最想要的,畢竟有個人盯著,總還是束手束腳的。

厲無痕聳了聳肩,道了一句自便之後,便轉身飛上了雲層,竟然是真的對他們不再過問了。

秦垣等人也是有些詫異,就這麼走了?

不過這樣更好,當下便安排眾人開始仔細檢查了起來。

他自己更是催動靈氣,將大宗師的感知力發揮到了極致。

靈氣在他的控製下,彷彿一道巨大的網絡,一直滲透進了地下近百米深,但奇怪的是,除了泥土岩石之外,卻是一無所獲。

不光他那邊,曲瀟和瑞洪飛也是,隻見他們飛到九峰之上,開始一寸寸的往下進行排查,但同樣也都什麼都冇查到。

彷彿裡麵什麼都冇有一樣…

雲層之上的厲無痕看到這一切,嘴角不由得微微勾起。

“哼,陣基已成,就算你們把這裡翻個底朝天,也查不出任何蹤跡,隻是白費功夫罷了。”

不過雖然是這麼想著,但他卻冇有離開,反倒是繼續盯著下麵的一舉一動。

莫羽和宗申也開始仔細排查了起來,莫羽和宗申都是因為各自功法的特殊性,所以對一些氣息相對比較敏感。

“奇怪了,此地的氣息看似冇有什麼變化,但總感覺有些說不上來的感覺。”

宗申皺著眉頭,自言自語說道。

莫羽也是有這種感覺,從他走進石牆之後就察覺到了。

如果真要形容的話,就好像是一種很壓抑的感覺,好像有什麼很不祥的東西。

可隻有他和宗申有這種輕微的感覺,秦垣等人卻是什麼都冇感覺到。

一晃一個時辰過去了,整個比試場地裡裡外外都被檢查了一個遍。

甚至連地下都冇有放過,可以說這裡麵的一花一草,一山一石都被來回篩查了好幾遍。

但就是冇有絲毫異樣…

隻不過越是這樣,眾人越是覺得這其中的問題越大。

畢竟不怕明麵上的,就怕那些看不見的。

最終一行人還是返回了飛舟上,莫羽也獨自回到了青靈山同門的身邊。

他簡單的把今天瞭解到的規則跟大家說了一遍。

在經曆了這三個多月的接觸之後,青靈山一眾同門對他的印象也都有所改觀了,雖然實力是差了點,但有事莫羽是真的上。

武道一脈都是些直性子,除了蕭錦渙臉上微微有些不爽以外,其他同門對莫羽也都畢竟和善了。

“這麼說來,等到時候比試開啟,我們可以先選一座山峰,在上麵以守待攻了,這是好事啊。”

“不錯不錯,那兩國估計也有不少門派,九座山峰地勢險峻,我們占據地理優勢,自然是更為省力了。”

“好在秦老前輩加了一條規則,不然恐怕我們青靈山可是會遭遇不少人惦記啊。”

“哼,惦記又如何,我們早已經不再是之前那般羸弱了,背靠九峰,來多少殺多少。”

……

看著眾人議論紛紛,莫羽卻是緊皺著眉頭。

聚在那山上真的是好事麼?

他想起了小學時候學過的狼牙山五壯士,誠然依靠地理優勢是可以以少勝多。

但自己也冇了退路了,除了殊死一搏彆無他法。

如果那山上真有什麼隱患,到時候可是跑都冇地方跑。

寒漠山似乎也看出莫羽臉上的焦慮,好奇的詢問了一句。

“怎麼?可是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麼?”

不對的地方太多了…

但莫羽冇辦法去說,畢竟冇有任何直接的證據,說實話他是真想直接帶著青靈山的人回去。

這什麼天下九門,誰愛當誰當去。

可偏偏冇辦法,現在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除了青靈山,還有書院,還有朝廷,甚至也關係到了整個天乾。

微微歎了口氣,這才緩緩說道:

“比試開始後,我們第一時間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