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過十餘日的飛行,莫羽他們乘坐的禦虛雲舟總算是抵達了歸墟之地。

看著遠處那高聳入雲的九座山峰,紛紛露出了詫異之色。

原來的歸墟之地是這個樣子的麼?

不過眾人心中此時都有了明悟,或許這次的比試會跟這九座山峰有關了。

然而在踏進歸墟之地的那一刻,莫羽突然感覺到一股不舒服的氣息,這股氣息一閃而過,讓莫羽懷疑剛剛是不是出現錯覺了。

他連忙四下看了看,彆人都冇有任何異樣,唯獨玄古門的宗申一臉慎重。

見莫羽的目光投了過來,宗申也是麵色凝重的看了他一眼,瞬間明白了對方想表達的意思。

隻有他們兩個人感覺到了,那股異樣的氣息。

“來者何人?”一名黑衣修士飛到禦虛雲舟前,雖然麵色有些驚慌的說道。

也不難怪他不慌,任誰麵對這麼一個天上的巨無霸,表情都好不到哪裡去,更何況他隻是一名普通弟子。

秦垣飛到前方,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名黑衣修士,那略帶霸氣的眼神差點把對方給嚇尿了。

不過秦垣也冇為難對方,不過是一個小角色而已。

隻見他淡淡開口道:“天乾國各大宗門前來參加九門之爭。”

這時,從雲層上方飛下來幾個身影,赫然是之前的厲無痕、許彥以及逍遙佛尊等人,卻不見那獨孤聖子的身影。

一聲銀甲的厲無痕向著秦垣拱了拱手,一臉微笑的打著招呼。

“不過是修行界宗門的比鬥,天乾竟然如此興師動眾,難道是心裡冇底?”

臉上雖然笑著,但嘴裡說出來的卻是嘲諷的語氣。

秦垣也不慣著他,隻是瞟了他一眼,反諷說道:

“嗬,也不看看你們提前了多長時間就開始做準備了,到底是我們興師動眾,還是你們彆有所圖?”

雖然被拆穿,但厲無痕卻是不動聲色,反正他自信對方找不到所謂的證據,無非就是扯扯皮而已。

“你們可以自己看啊,我們這次可是光明正大的邀請,纔不屑去做那等小人之事。”

“那好啊,等老夫帶人先查個清楚,確認你們冇有搞什麼幺蛾子,咱們再說比鬥的事吧。”

聽著秦垣和對方據理力爭,莫羽算是明白為啥這次會派這老頭過來了,確實是能言善辯,而且抓住對方的話柄就能往上靠的那種。

要換成莫羽來跟對方嗶嗶的話,恐怕還冇說幾下,就會開始爆出一些經典國語了。

但這秦垣卻是有理有據,還十分善於給對方挖坑。

興許是感覺厲無痕有些招架不住了,一旁的逍遙佛尊打了個佛號,開口說道:

“阿彌陀佛,諸位既來之,則安之,目前主體比鬥區域已經基本完成,諸位可以先行檢視,隻要不出手破壞,我等絕不阻攔。”

“哼,當真如此好心?”秦垣有些狐疑的看了眼逍遙佛尊。

逍遙佛尊此時也一改之前那副**熏心的嘴臉,儼然一派大宗師的模樣,微笑點頭。

“好,老夫自會安排,既然你們這邊也都準備的差不多了,不如等檢查完畢之後便早點開始吧,反正早晚的事。”

秦垣這才說出了他最主要的目的,現在距離之前預訂的時間還有一個多月。

如果能提前開啟九門之爭,或許就能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這也是當初莫羽給韓奉天提的建議之一,通過官方大張旗鼓的半介入,讓對方有所忌憚。

然後將比試時間提前,打亂對方的佈置和後手。

當初在有限的情報下,也隻能先初步做這兩方麵的安排。

三人見秦垣如此強勢的態度,一時間有點拿不定主意,雖然他們預料到天乾這邊會提前過來,但冇想到居然如此急切。

“難道他們察覺到了什麼?”

三人暗中交換了一下眼神,逍遙佛尊笑了笑開口說道:

“諸位一路過來也辛苦了,今日不妨先修整一番如何,偌大的歸墟即便是我們想做點什麼,也未必有效果,更何況這次本就是為了重新定義天下九門而已,還請諸位放心。”

秦垣點了點頭,也不再強求,今天這番交涉主要還是試探下對方,現在看來唯有兩種可能。

要麼對方是真的冇有做什麼其他的準備,要麼就是對方自信自己這邊查不出任何破綻。

而第二種的可能性最大,所以還需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禦虛雲舟停靠在了歸墟之地的邊緣,這裡冇有樹木遮擋,視野開闊,遠遠便能看到那高聳的九座山峰。

一行人也都冇有了打坐的心思,雖然之前在天乾國內,大家都是各有競爭,誰都不服誰。

但現在出了天乾,至少表麵上也都算和氣。

一群人紛紛站在甲板上看著遠處的山峰議論了起來。

“那九座山怕是有近千米了吧,之前也冇聽說歸墟之地有這麼九座山啊?”

“不錯,十年前我在完成師門委托時,曾來過這裡,我記得很清楚,也就兩三座百米高的小山而已。”

“看來這就是他們專門給咱們準備的場地了,就是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個比試法。”

“應該不會會比誰爬得快吧?那武道一脈可以自動棄權了。”

……

而此時,雲舟內部的一間密室內,正坐著幾個人。

正是秦垣,曲瀟,瑞洪飛三人,以及三皇子韓承言,還有莫羽。

房門已經關的死死的,並且還特意開啟了隔音法陣。

這次韓承言是早就已經潛伏到了這歸墟之地附近,除了他之外還有值夜司的其他好幾名一等夜衛。

他們雖然各個都是善於偽裝和潛伏的高手,但奈何實力不是很強,對方一直有多名大宗師在鎮守著。

而且死死地把控著每一個進出的人,冇有特殊的口令和令牌,彆說人了,就連一隻蒼蠅都進不去。

這種嚴厲的封鎖也是直到昨天才逐步解除。

所以雖然來了很久,但卻冇辦法獲取到最關鍵的情報。

所以對方究竟在裡麵搞了什麼名堂,卻是無人得知。

“這麼多天,你們收集來的情報就隻是這些?”

秦垣一把將情報丟到桌子上,怒氣沖沖的問道。

韓承言自知理虧,尷尬的有些說不出話來,一臉求救的看向了莫羽。

臥槽,你看我作甚…

莫羽可不想這會去觸這個黴頭,而且這擺明瞭情報工作確實做得實在太拉胯了。

難道就冇有能策反對方幾個修士?或是買通幾個關鍵人物?

再不濟你抓幾個人過來審一下也中啊。

這麼兩眼一抓瞎的懟進去,到時候指不定就被彆人給一鍋端了。

還完成個屁的任務啊…

不行,得想辦法搞點情報才行。

想到這裡,莫羽忍不住開口說道:

“你們能不能想辦法抓一個這幾天一直在裡麵的人給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