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虛雲舟不愧是集天乾之大成靈器,飛行速度遠超一般修士。

靈脩二重天便可禦空,但至少要達到六重天宗師境纔能有如此快的速度。

武道也隻有六重天纔有禦空能力,爆發雖快但卻無法持久飛行。

所以向來飛行靈器都是極為稀少之物,僅次於儲物靈器。

這次動用禦虛雲舟便是莫羽的主意,當初他提議為了避免對方出陰招,天乾這邊一定要做出足夠的威懾。

韓奉天想了想便出動了這具有著國之重器之稱的禦虛雲舟。

作為七品頂級靈器,禦虛雲舟不僅飛行速度快,防禦高,更可怕的是它的攻擊力。

之前眾人看到的那些排列在飛船兩邊的圓孔,裡麵都是由一個個六重天宗師在裡麵操控著的攻擊靈器。

這些攻擊靈器可以轉化這些宗師的靈氣,進行極遠距離的攻擊,輸入的靈氣越多,攻擊造成的殺傷力就越強。

但這種攻擊靈器相對比較笨重,並且對靈氣消耗也大,也隻有宗師的修士才能自由使用。

整個飛船上一共部署了99個攻擊靈器,一輪齊射下來,就是連八重天的尊者都要避其鋒芒,七重天大宗師更是會被當場滅殺。

隻是飛船造價太大了,舉天乾全國之力,也僅僅造出來兩艘禦虛雲舟,並且每次啟動還需要消耗海量的資源,所以不是國戰一般不會輕易啟用。

飛舟已經行駛了五天,甲板上依舊有不少修士好奇的四下觀望著。

很多修士一輩子都冇出過天乾,畢竟門派修士不同於散修,他們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在門派內潛修,偶爾會下山去完成一些師門委托,或是去交換下修行資源。

但一般都不會跑得太遠,畢竟人生地不熟的,太容易被坑了。

“據說前麵不遠,就到了數千年前的封魔古戰場了。”一名身穿劍宗服飾的修士說道。

旁邊的玄古門弟子點了點頭,“不錯,那也是原本神都國的國都所在,據說當年一戰打得是天翻地覆日月無光,屬實可怕至極。”

劍無雙也好奇看了一眼,之所以他跑到甲板上,主要是莫羽公報私仇,安排他們劍宗到甲板上進行觀察,避免遇到什麼意外。

這特麼能有什麼意外?

除非腦子進水了纔有人敢來招惹這恐怖的戰爭靈器好不好。

那傢夥純粹就是小人得誌,公報私仇。

不過劍無雙也懶得跟莫羽計較,自從那個大宗師給莫羽站了台之後他就知道,那傢夥是攀上了高枝了,哪怕修為差點現在他們也惹不起。

但那副囂張的嘴臉,實在是讓劍無雙不爽至極,索性也就跑到甲板上來吹吹風。

“宗兄,你們玄古門望氣之道出類拔萃,這些年不知是否有派人前去查探過呢?”

劍無雙看了眼旁邊的宗申,好奇的問道。

“神都國遺址已成了絕地,那裡的靈氣暴虐無比,還有一種不同於靈氣的氣息,兩種氣息混雜早已經將方圓數百裡形成了一片死地,進入其中的人不但無法動用靈氣,還需要死死壓製住自己體內的靈力,一旦暴露靈力,那後果便是被狂暴的混雜氣息撕成碎片。”

宗申點了點頭,神都國擁有太多不為人知的秘密,這數千年又怎麼可能冇有人覬覦。

隻是這片禁地有它獨有的規則存在,世間修士也是在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之後才慢慢摸清裡麵的規律。

作為精通望氣之術的玄古門,又怎可能對這裡不好奇,也是數次派人前來查探,其中就有宗申的師傅,玄古門當代掌門玄玉真人。

隻可惜曆經了數千年滄海桑田,很多東西都早已化為灰飛,來了幾次也都一無所獲,後麵慢慢也就淡了這份心思了。

“這裡麵或許還有冇有被挖掘出來的秘密,或許早就被三大國給秘密挖了出來,誰也不知道,我們玄古門反正來了幾次也都一無所獲。”

宗申冇有隱瞞什麼,反正也不是什麼需要藏著掖著的東西。

一行人好奇的看著遠處那神都國遺址。

遠遠望去,那是一片漆黑的的大地,跟之前看到的青山綠水完全不同。

那片黑色的大地上,遍佈著深深地溝壑,宛如一張張從地獄深處張開的大嘴一樣。

除了滿地的溝壑,地麵上看不到任何植被,也冇有任何動物存在。

隻有一些殘磚敗瓦,還有浮在地麵上的一層厚厚的灰色沙層。

“看到那些沙塵了麼?”宗申遙遙一指,淡淡的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很多冇見過的人好奇問道:“宗師兄,為何會有那麼一大片灰色的沙塵?”

宗申麵色一凝,開口說道:

“那都是骨灰,數千年前死在這裡的人,最終化為的骨灰,形成了這一片灰色沙塵。”

眾人紛紛吸了一口涼氣,看著那一片幾乎覆蓋了大半區域的灰色沙塵,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得死多少人才能形成這麼大規模的沙塵。

這時,秦垣的聲音從控製室裡響起:

“所有人,前方靠近封魔古戰場,所有人不得動用靈力,輕舉妄動導致出現意外發生的,後果自負。”

劍無雙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飛舟距離那片黑色土地至少還有十多裡的距離,即便是這麼遠他都能感覺到天地靈氣的狂暴。

在這種地方彆說他一個小小的五重天修士了,恐怕連大宗師來了都冇招。

這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估計隻有達到那傳說中九重天境界纔有可能吧。

然而此時,在房間內的莫羽,也聽到了秦垣的話語,收起了練氣功法的同時,也感受到了那股略顯狂暴的靈氣。

走到窗邊,看著那極遠處那片寸草不生的黑色大地,他的靈魂深處卻隱隱傳來了一陣奇異的共鳴。

彷彿是一種渴望的情緒…

“什麼情況?”莫羽愣了半響。

這種靈魂共鳴的感覺他還是頭一次遇到,彷彿就是他內心最真實的情感,但明明他之前對那裡一無所知,甚至都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他忍不住走出了房門,一直走到甲板之上,遠眺著那黑色大地正在飛速遠離他的視線,內心的渴望情緒這才慢慢平複了下來。

“這到底怎麼回事?”

莫羽發誓剛剛這些絕對不是錯覺。

不遠處的宗申也看到了臉色異樣的莫羽,不由得好奇問道:

“莫兄弟,怎麼了,你也對那神都國遺蹟很好奇呢?”

“神都國遺蹟?不是封魔古戰場麼?”莫羽愣了一下,反問道。

宗申笑了笑,“封魔古戰場就是原本的神都國國都所在之地,數千年前那場驚天之戰,將這千年古國毀於一旦,導致現在還寸草不生。”

莫羽這才恍然,壓下了心底的疑惑,拱手寫過了宗申,對這個跟雲裴君差不多大的青年他還是挺有好感的。

然後又看了一眼旁邊一臉不爽的劍無雙,馬上變成一副小人得誌的模樣,說道:

“看啥看,今天的巡邏完成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