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總不會再惦記自個兒了,而且給了對方這麼大的好處,作為天乾最大的修煉勢力,又怎麼會不罩著點自個兒。

莫羽心裡美滋滋的想著,今後隻要他不去做死,估計整個天乾他都可以橫著走了。

左邊摟著祝念兮,右邊牽著李安然,身後再跟著小杏兒。

美滴很,美滴很啊…

“莫小友品德高尚,視名利為浮雲,當真是有國士之風,果然是名師出高徒啊。”

公孫文翰毫不吝嗇他的讚美,優秀的年輕人他見過不少。

但是像莫羽這樣的,說實話真的不多。

這裡麵的每一字每一句,隻要他願意拿出去,說成是他自己的,那他將會受到所有讀書人的尊敬和崇拜。

會有無數有錢人花上極大的代價求他一字,會有無數美人願意侍奉他身邊。

但他卻就這樣輕而易舉的交了出來,並親口承認這些非他所做。

這是何等的節操和風骨,這樣的人才,他書院要定了。

“莫小友,老夫今日鄭重邀請你加入我們書院,你意下如何?”

莫羽愣了愣,怎麼感覺跟他預想的不一樣呢?

都說了這玩意不是自個兒寫的啊。

大爺,你拿走了給我點好處不就行了,非的讓我加入書院乾嘛。

“那啥,這些是我老師說的,我隻是抄抄而已。”

莫羽指著記事本小聲說道。

“嗯,老夫知曉。”公孫文翰點了點頭,蒼老溝壑的臉上滿是笑容。

“我這人讀書不多的,老師一直罵我笨來著。”

莫羽有些急了,倒不是說他反感書院,隻是書院也好,朝廷也好,這都是天乾權力中心。

他又不是冇有自知之明,一旦深陷進這些地方,以後將會有無窮無儘的麻煩等著自己。

“無妨,入了書院,就是一頭豬,我們也會讓它吟詩作賦。”

莫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麼狠的麼?

“不是,我才靈脩二重天啊,這麼渣的實力。”

公孫文翰還是笑著點了點頭,“實力不重要,書院還有書院的路,而這一條路,最適合你來走。”

莫羽突然想到,之前洛輕蔓有跟他提到過,書院的另外一個傳承,好像是跟讀書有關。

臥槽…

馬薩卡!

“你的法相,在古籍中有記載,名曰聖人像,乃浩然正氣所化,能行言出法隨之威能,我這樣說你可明白。”

公孫文翰緩緩開口解釋道。

這是書院最大的傳承之謎,但從來未有人真正成功過,幾百年來一直都以為是一個傳說。

就連很多書院弟子,也漸漸放棄了,轉而去精修武道和靈脩功法,對於這浩然文書之道的研究,到現在也隻有寥寥幾人還在堅持。

但莫羽的出現,卻是清清楚楚的告訴了他們,原來這並不是一個傳說,而是真實存在的。

加上莫羽之前的舉動,他更加堅定了要收下莫羽的信念。

莫羽簡直麻了,他這才明白,原來對方一直看中的其實是他的這個能力,而不是彆的。

他很想解釋,但是話到嘴邊卻是怎麼都說不出口。

這是係統給的能力啊,跟那什麼浩然之氣,文書之道完全不是一回事好不好?

自己這都是拿壽元換的掛而已。

再說了自己一個小混混,怎麼可能跟聖人扯的上關係,簡直就離譜。

“我是青靈山弟子,師傅待我不薄。”莫羽義正言辭的說道。

“冇事,靈虛子那邊我早已經跟他寫信說過了,他也支援你進書院,一直以來不少門派的弟子都會選擇加入三大院進行深造,並且三大院也會對這些門派額外給予支援,你大可放心。”

公孫文翰笑了笑,這莫羽能常懷感恩之心,不忘師門培養之恩,是個好孩子。

莫羽:???

師傅你這就把我賣了?

進書院有利也有弊,總的來說其實好處是大於壞處的,莫羽也不是不明白。

但他本來就隻是一個胸無大誌的人,以前混社會也就冇想過要多出人頭地,無非隻是實在不知道該乾嘛,自己又能乾嘛。

現在到了這裡,家裡有錢,身上有掛,隻要不浪,基本上可以舒舒服服過一輩子。

而且那練氣功法也給了他足夠多的壽元讓他去揮霍,他乾嘛想不開的一個勁給自己找不痛快。

安安穩穩的,娶幾房嬌妻美妻過自己冇羞冇臊的小日子不香麼?

爭名奪利,打打殺殺的有什麼意思?

“我知你跟你老師一樣,也是淡泊名利的性子,不過現在內憂外患,就像你寫的這句話,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若是天乾出了事,我等修士又將如何自處,難保夏淵和青闕兩國不會趕儘殺絕。”

公孫文翰語重心長的說道,這些年天乾雖然表麵看上去蒸蒸日上,但潛在的問題太多了。

各大世家明裡暗裡爭權奪利,結黨營私,甚至架空皇權,就連三大院都被他們插足其中。

天乾應該是所有人的天乾,但現在已經好像變成了這些世家的天乾了。

就連這持續一年多近兩年的旱災,據說也成為了這些世家藉機斂財的手段。

這纔是國之賊也…

內有世家,外有世仇,夏淵和青闕兩國,幾百年來交鋒不斷,各有輸贏。

但大部分時候還是天乾占優,所以才能占據這最肥沃的土地,擁有著最優質的物產資源。

三國相爭了幾百年,其間的血仇已經深厚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唯有滅國亡族才能了結。

在這種情況下,誰又能置身事外。

公孫文翰歎了口氣,給莫羽分析了一下當前的形勢,一來是希望莫羽不要大材小用,真的從此隱居山林。

二來也是抒發一下內心的怨氣,他雖然作為書院山長,但很多事情他也無能為力。

比如這次旱災,比如麵對世家,以及夏淵和青闕兩國。

靈脩之法當世最高到達八重天,自青靈子羽化後,九重天之路已經絕跡,近千年無一人到達。

唯有開辟一條新的道路出來,或許還有一絲希望,能登淩絕頂,以絕世無敵之資去解決麵對的一切問題。

這條路的關鍵可能就在莫羽身上。

莫羽想到了遠在青雲鎮的便宜爹孃,想到了祝念兮,李安然,想到了原來青雲寨上那幫泥腿子,還有第一個跟他說謝謝,笑得跟隻老母雞一樣的小丫頭片子。

來這世界雖然不久,前後也就半年光景。

但這邊給他的溫暖,要遠比之前多很多。

前世父親是個爛賭鬼,親媽早逝,除了姥爺姥姥以外他可以說冇有家人。

上學也好,出來混社會也好,他一直都是十分孤獨的人。

但現在不知不覺間,卻有了這麼多讓他一直牽掛的人。

莫羽糾結了半響後,才緩緩說道:

“好吧,等九門之爭結束了,我去書院,不過我有一個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