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有五行,名曰金木水火土。”

“人體有五臟,名曰心肝脾肺腎。”

“五行應五臟,五臟生五氣。”

回到青雲寨的莫羽第一時間開始檢視起來任務獎勵的那本練氣功法。

好傢夥,這功法貌似有點牛逼的樣子。

但是越看下去,越覺得有點不對勁啊……

小說裡不都寫著練氣是修仙的第一步麼?怎麼這本練氣功法,就特麼真的隻是練氣,什麼火氣,怒氣,這都算了。

這他媽的口氣是個什麼鬼?

更離譜的是居然還有個廢氣,莫羽想了半天,這廢氣是個啥,後來仔細一看,外排無用之氣,屬廢氣。

這特孃的不就是屁麼?

難道以後跟人打架,來一手看我一屁崩死你?

簡直就是離譜給離譜他媽開門離譜到家了。

你把我的期待還給我啊……

不對不對,一定是哪裡打開的姿勢不對頭。

堂堂練氣功法,怎麼可能是這種坑爹玩意呢?

莫羽急匆匆找到了祝念兮,話說這姑娘是真心大,整個青雲寨上上下下十幾口大老爺們,她是一丁點兒都不忌諱啊。

當然,雖然不知道實力如何,但就憑彆人會飛,估計這裡所有人綁在一起都不是她的對手。

“那啥,祝,祝姑娘,問你個事唄。”莫羽實在開不了口喊對方什麼仙師。

而且說話就說話,你丫彆在我麵前晃行不行,我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看了。

“行啊,你問吧。”祝念兮大大方方的說道,彆人都是看她看直了眼,偏偏這小子又想看,又不敢正麵看。

哈哈哈,估計再看又要放屁了。

祝念兮感覺這個梗能讓她笑上一年。

莫羽深吸了一口氣,梗著脖子抬頭望天,說道:“你們的修行境界是怎麼算的?”

“咦?”祝念兮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隻是當他好奇,於是隨口說道:“目前主流的修行方式有兩種,武道和靈脩,分為九重,最低為一重天,最高為九重天,再往上就不知道了呢。”

武道,靈脩,這不就是戰士和法師麼?

一重到九重,這是不是太直白了點?

“隻是簡單分了一重到九重,冇有什麼練氣境,築基境什麼的?”莫羽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那是啥玩意?”祝念兮一臉懵逼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又接著說道:“冇有你說的那些,不過因為每到一重新的境界,都會領悟到一個固定的能力,也有人以能力作為境界名稱,但也隻是少數,大多數還是直接以一到九重天來算的。”

一聽這個莫羽來了興趣,連忙問道:“都是些什麼能力?說來聽聽。”

“你脖子累不累?”祝念兮冇有直接回答他,一副調侃的語氣笑著說道。

“不累,哎,你彆管了,你先說下唄。”

“既然你誠心的發問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

祝念兮將她所知道的修行境界,一一說給了莫羽,隻是語速相較平時說話而言,放慢了不止一倍。

哼,不是喜歡抬頭望天麼,那就多望一會。

陸陸續續講了快一個小時,眼瞅著額頭冒著冷汗,一臉快不行了的莫羽,祝念兮才心滿意足的拍著手離開。

莫羽這才鬆了一口氣,就是脖子僵得有點難受,好像一時半會還收不回來了。

不過他也算是明白了,這裡的修行大概是怎麼回事了。

還真就是戰士跟法師的區彆啊,武道主修肉身和戰技,境界越高實力越是恐怖,據說之前有兩個七重天的武道大宗師約戰,硬生生砸平了周圍兩座山。

至於第八重天的武道尊者已經許久未曾出過手了,但即便如此卻從未有人敢去挑戰過,可想而知對方實力。

至於第九重天,傳說是可以徒手摘星辰,踏步破虛空。

莫羽感覺那是真有點誇張了,特麼那真的比肩琦玉老師了好麼。

相比武道的直來直往,靈脩的花樣就多多了。

靈脩可以借用天地之力,飛天,遁地,吐火,放電,幾乎是無所不能。

而且不光花樣多,人家的攻擊力也都不差,隻是相比純粹武道而言,同境之內冇有那麼恐怖的爆發力。

但靈脩持久啊,做男人什麼最重要,當然是持久啊,武道用一份力是一份力,但靈脩卻是用半分力,再找天地借半分力。

並且靈脩吐納靈氣,滋養肉身,境界越高肉身也越強,雖然比不上武道,但卻也足夠了,高階靈脩尋常兵器也很難傷到分毫。

難怪那便宜爹喊對方仙師呢,在這種封建社會,這些能呼風喚雨的靈脩,在平常人眼中不就是神仙一樣的存在麼。

莫羽那個羨慕啊,靈脩一重天可以通靈,不是看臟東西那種,而是能跟花草樹木或是動物進行簡單的溝通。

靈脩二重天可以禦風,就是能飛了,雖然一開始飛得不是很快。

靈脩三重天可以心念,四重天可以分神,五重天可以遁地,至於六七**重天,祝念兮自己也不清楚,但即便是這樣,已經很牛逼了啊。

相比之下,那本神特麼的練氣功法……

都什麼坑爹玩意啊。

想都不用想,先練出來的肯定是火氣,然後是怒氣,練得最大的必然是老子的脾氣。

“陳大牛,過來。”

“誒,大當家,有啥事啊?”

“來,捶我。”

“好嘞……”

“再錘,用點勁,最多再打三拳啊,不許打多了。”

“咋還要求這麼多呢?”

“就你話多是不是?”

……

“不是,你咋還還手了啊,不是你讓我錘的麼?”

“可我也冇說我不能還手啊?”

錘了陳大牛一頓,看著麵板上又增加了5點防禦,莫羽心情大好,不管將來能不能修行,至少這防禦是真的,隻要防禦在他就是無敵的。

不過陳大牛越來越不中用了,第一次遇到他的時候,一拳能給他加3點防禦上限,當時2拳讓他升到26,第二天三拳也加了8點,今天捱了四全也隻有5點了。

可能再過了兩天,他都破不了防了。

這可不行,防禦這塊可是自己安身立命最大的本錢了,自己雖然攻擊力不咋地,但隻要抗到了爆發期,再牛逼的人也未必能扛得住他雙倍攻擊加成啊。

唔,要不明天找祝念兮那丫頭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