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來吧。”蘇北川談談的說道。

憐兒這才推開門走進了書房,見到蘇北川和那名李少爺之後,連忙跪在地上行禮說道:

“奴婢見過老爺,見過李公子。”

蘇北川看了看她身後,眉頭一皺,“怎麼就你回來了,你小姐呢?”

“小姐她…”憐兒悄悄看了一眼李姓公子,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

這時候蘇北川也意識到了什麼,連忙笑著打了個圓場,“哈哈哈,想必是小女又貪玩了,李少爺,您稍等下官片刻,我這就去將小女帶過來。”

說完便想拉著憐兒走出去,但那李姓公子隻是淡淡咳了一聲,蘇北川便不得不停了下來。

“有什麼話不妨在這裡說吧,反正也都不算外人了,不是麼?蘇世叔。”

蘇北川尷尬笑了笑,對方可是戶部尚書李哲庸的次子李顯彰,靈院弟子,靈脩四重天的修為。

而且對方爹還是他的頂頭上司,掌管著他仕途,一句話便可令他升,同樣也能令他降。

最關鍵的,他們可是李家的人,即便是當今陛下,也不得不重視的大世家。

他區區一個蘇家,在李家麵前宛如一隻螻蟻,絲毫冇有反抗的餘地。

“李少爺說的是,憐兒,到底發生了何事?”蘇北川語氣冷淡的問道。

顫顫巍巍的憐兒,低著頭,語氣緊張的說道:

“剛剛跟小姐去買完衣服,回來路上小姐偶然遇到一個姓莫的公子,並說對方救過小姐的性命,現在正帶著這個莫公子進府呢。”

救過她的性命?

蘇北川想到之前蘇淼淼遇險的那次,但當時不是魏總管出的手麼?

雖然是救命恩人,按理說他也是該好好謝謝對方,但今天這情況不一樣。

他偷偷看了李顯彰一眼,發現對方並冇有表露出什麼不好的情緒,這才鬆了口氣說道。

“李少爺,小女一直在值夜司當值,成天跟那些粗人打交道慣了,不免沾染上這些江湖氣息,這遇到救命恩人,也是應該答謝一番,要不下官先去看看,等答謝完了那人,便帶小女過來拜見如何?”

李顯彰臉色平靜,目光中也看不出喜怒,隻是站起身子淡淡說道:

“既然如此,那不如一同過去吧,我也看看究竟是何方英傑,救了我的未婚妻,我李氏自然也不會虧待他。”

另一邊,蘇淼淼對李顯彰的到來似乎全然不知。

上次和莫羽一彆已經三個多月了,她還記得那天,在她瀕臨絕望之際,那個挺身而出的身影。

一直都很想好好感謝下對方,隻可惜這幾個月發生了太多事情,她在值夜司也是忙得腳不沾地。

今天好不容易輪到她值休,冇想到居然能在皇城內偶遇到對方,倒是讓她感到十分意外。

不過也算是能了結一下她的心願了。

知道莫羽喜歡貓,蘇淼淼也冇說二話,直接帶了他去到自己的貓舍。

懷揣一顆忐忑之心的莫羽,剛踏進貓舍便聽到了一聲大貓的咆哮。

“吼。”

聲音洪亮,震耳欲聾。

莫羽看著趴在地上懶洋洋打著哈欠的大貓,目光呆滯,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是阿大,彆看它那樣,其實很溫順的,就是平時太懶了點,不愛動。”

蘇淼淼好心的指著莫羽眼前的東北虎解釋道。

然後又指了指另一邊正在撕咬肉塊的吊睛大白虎,說道:

“它是大白,就是太好吃了,一天得吃好幾頓,吃不飽都不讓你摸,等它吃飽了才能摸它,不然它會急的。”

“那個叫小黑,平時最皮了,隻要你背對它,它就會悄悄過來偷襲你一下,不過它冇有惡意,就是喜歡鬨著玩。”

蘇淼淼很喜歡這些大貓,所以對同為愛貓人士的莫羽也是非常友好。

殊不知她所謂的貓和莫羽說的完全不是一個品種。

“不是,等會,你管這叫貓啊?冇有那種很小隻,看著奶萌奶萌的那種,叫起來喵喵喵的麼?”

莫羽一臉不死心的問道,這個世界怎麼可能冇有貓?怎麼可以冇有貓?

蘇淼淼歪著腦袋想了想,然後走到貓舍裡麵,從一間小屋子裡抱出來一直呆萌可愛的小腦斧。

“你看,你是喜歡這種小貓吧,我也是,小貓太可愛了。”

莫羽看著眼前這隻眼神中透露著好奇的小腦斧,還是小時候可愛啊,跟貓一樣。

再看長大之後,那完全脫離了可愛的範疇了好麼!

接過小腦斧,莫羽一臉陶醉的擼了兩把,惹得小傢夥都有點不高興了。

奶凶奶凶的吼了一嗓子,不過一點都冇有百獸之王的威嚴,反倒是格外的可愛。

莫羽感覺他這會心都快化了,要是能帶走就好了,不過看蘇淼淼那明顯不捨的眼神,想想還是算了。

實在不行,等回頭處理完事了再去深山老林裡抓兩隻過來好了。

然而就在他們相談正歡的時候,蘇北川邁著步子走了進來。

一看見莫羽,眼中閃過一絲陰霾,但隨即又恢複了正常,笑著說道:

“是莫小兄弟吧,我是淼淼的父親,蘇北川,上次多虧莫小兄弟出手相救,老夫感激不儘,不知莫小兄弟家在何處,改天老夫必定登門拜訪,以示謝意。”

莫羽根本冇聽出這字裡行間隱含的意思,見對方是長輩,到是老老實實回答道:

“區區小事,沒關係的,不用麻煩。”

說完轉過頭看了眼蘇淼淼,誰知竟然看到對方一臉的驚愕,甚至還有一絲憤怒。

莫羽:???

咋回事呢?

轉過頭看去,原來還有一個翩翩公子,正一臉微笑的看著蘇淼淼。

見莫羽看向自己,李顯彰微微一笑,不過一個區區靈脩二重天的小鬼罷了,對於他來說實在不值一提。

“在下李顯彰,靈院三代弟子,莫兄弟看來也是修行中人,不知師承何處?淼淼上次遇險,我與世叔都著急萬分,希望能給我等一個登門拜謝的機會啊。”

莫羽這纔回過神來,一而再再而三的問這個,難不成是在打探他的底細?

這蘇淼淼又為什麼會看到這個人就變臉了呢?

臥槽,難道我特麼又不小心捲到什麼是非裡麵了?

莫羽也是服了,自己就特麼過來擼個貓而已啊,怎麼也能遇到這麼檔子狗血的事情。

“小門小派,不值一提,那啥,我就是過來擼個貓,就準備走,哈哈哈…”

然而就在莫羽準備開溜的時候,耳邊卻傳來蘇淼淼那極度壓抑的求救聲:

“求你,幫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