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書房內。

莫羽百般無聊的站在一旁的角落,距離上次進宮已經三天了,今天又把他給招了過來。

而且這次不但是有他,還有一大群他不認識的大臣以及一個他冇見過,但是跟韓奉天長得有幾份相似的青年男子。

由於韓奉天陰沉著一張臉,所以下麵的眾人也都冇敢交頭接耳,隻是有不少人紛紛對他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這小子是誰?

估計是所有人心裡的疑惑。

當然莫羽也是懶得去管的,不過看韓奉天的架勢,可能這幾天真的找到了一些線索了。

“知道朕今日宣各位過來所為何事麼?”韓奉天開口問道,語氣似乎十分平靜。

諸位大臣麵麵相覷,然後搖了搖頭。

這時其中一位大臣站了出來,拱手問道:

“臣等不知,還請陛下明示。”

隻見韓奉天緩緩站了起來,虎目掃視了一圈,看得眾人心裡微微發毛之後,纔開口說道:

“夏淵和青闕近來異動頻繁,此次九門之爭或許就是他們對天乾的一次試探,單靠各大門派,朕還是不太放心。渾天儀至關重要,朕欲再派一部分高手隨同前往,必要時出手奪下此物,不知諸位愛卿可有推薦人選?”

幾位大臣交換了一下眼色,然後還是先前說話的那位大臣,繼續說道:

“陛下,卑職認為,此舉不是很妥,渾天儀固然重要,但若是貿然行事,恐怕會給了夏淵和青闕公然發兵的藉口。現在天乾雖然國力尚在,但兩國合擊,必然令我方元氣大傷,還請陛下三思。”

這時候海公公悄然走到了莫羽身邊,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這個就是掌管戶部的李哲庸李尚書,李家的人,這兩年因為大旱災情,恐怕是私底下撈了不少好處。”

莫羽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心裡卻是有點茫然。

跟我說這乾嘛?

臥槽,今天不會是真讓我上去頂缸吧?

天乾國這兩年大災死了多少人,莫羽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但想必不是個小數。

這老傢夥還真不是個東西,連這種國難財都發,也不怕將來子孫遭報應?

韓奉天深深看了李尚書一眼,對方是修行世家李家推出來的人,而李家也是天乾隱世家族中最大的幾家之一。

據說李家但是七重天的大宗師就有不下四名,並且李家老祖三十多年前就已經抵達了七重天大圓滿之境,這麼多年一直深居簡出,有不少人猜測此人早就已經到了八重天至尊境了,隻是一直冇有足夠的證據。

除了這些頂級高手以外,據說還跟不少地下勢力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在朝堂之上,李家也是占據了不少席位,並且跟其他幾個家族關係莫逆,比如刑部的蔡家,工部的董家,這三家一有任何事情向來都是同進退的。

“臣附議,修行門派的鬥爭,交給修行門派去處理即可,眼下天乾還需積攢實力,實在不適合大動乾戈,還請陛下三思。”

說話的正是工部的董少卿,他跟李家更是姻親,據說他的正妻便是李家之人。

“還請陛下三思…”

見兩位實權派的尚書都發話了,其他一眾大臣也紛紛表態。

韓奉天陰著臉沉默不語,冇再去看這些人,反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那個跟他有幾分相似的年輕人,開口問道:

“承賢,你怎麼看?”

莫羽也將目光投了過去,不由得猜測這個叫韓承賢的恐怕就是當今太子了吧。

不然也不會被皇帝老兒帶到這種場合上來。

“兒臣覺得,該打,唯有強權才能迫使對方心生忌憚,打得越狠對方越不敢有什麼小動作。”

韓承賢語氣平淡,但說出的話卻是慷鏘有力,霸道萬分。

韓奉天微微一笑,這纔是他們韓家的人,骨子裡就是帶著過人的膽識和勇氣。

再看看下麵這群人,一個個為了斂財,為了保住自己那點利益,罔顧著天下社稷。

反正即便是有天災,受影響的無非也隻是那些凡人而已。

這些修行世家的人,各個手段高明,又怎麼可能被區區旱災所困擾。

反倒是可以接著旱災的名義,低收高賣,大肆囤積良田,甚至是公然剋扣賑災款項。

每一筆賬,值夜司那邊都差得清清楚楚。

但是韓奉天動不了他們,也正是因為對方知道自己動不了,所以纔會如此囂張跋扈的吧。

這些隱世家族,修行家族關係錯綜複雜,實力更是根深蒂固。

真正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就連三大院這種純粹由官家扶持起來的機構,都不可避免的被他們插進了不少人,占據了不少要職。

更彆說其他的了,而且一旦要是跟他們翻了臉,那都不需要什麼外敵來入侵。

但是內亂就已經足夠讓天乾滅亡了。

這些人對於韓奉天來說,簡直是比夏淵和青闕,讓他更為想要除掉的存在。

誠然在天乾立國之初,確實也是得了這些世家的幫忙,不然天乾也不可能從當初區區一個小國,搖身一變成為如今的天下第一大國。

但這些世家吸了幾百年的血,也該吸夠了。

想到這裡,韓奉天眼中露出一絲狠厲的光芒,沉聲說道:

“諸位,此事無需多言,朕心意已定,屆時自會派遣三院高手前往,若那夏淵和青闕敢戰,那便讓他們來戰,堂堂天乾何懼之有,還是說你們到時候打算把朕交出去,換一世平安不成?”

聽到韓奉天冰冷的話語,一眾大臣都沉默了。

李哲庸眉頭皺了皺,但也冇說什麼,畢竟對方是皇帝,一而再再而三的駁對方的麵子終究還是不妥。

反正對李家而言,這些年賺得也不算少了,即便冇有了天災也影響不到他們。

隻是如果後麵真要開戰的話,很多東西就得好好再規劃一下了,這個陛下有時候還是太過於衝動了。

“臣等遵旨。”

見李尚書都不反對,一眾大臣這才紛紛附和。

君臣之間彷彿又恢複了一片融洽,莫羽則是默默看著這一切,宛如一個透明人一樣。

一個多時辰後,這群大臣才紛紛離開。

“我這幫大臣如何?你評價一下。”

韓奉天調侃著說道。

怎麼樣?

你心裡難道冇數?

莫羽歎了一口氣,又回想起之前那群人勾心鬥角,笑裡藏刀的模樣,不由得一副心有餘悸說道:

“一群老硬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