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念兮心底突然冒出一絲寒意,彷彿有人對她充滿了怨念。

哎呀,這要是再升一個境界,掌握心念就好了,誰再暗暗罵她她都可以拿小本本記著。

隻可惜她現在隻能隱隱約約有所感應。

“好了好了,彆拜吾了,吾不收徒,而且這水車也是青雲寨的人做的,吾隻是幫了點小忙罷了,不值一提。”

莫羽是真冇發現,這妞還挺能裝。

不過這會要是再不說點啥,估計等下毛都撈不著一根了。

“鄉親們,我想死你們了。”

不對,說禿嚕嘴了……

“這大旱之災,民不聊生,我,作為莫家的一份子,當然不能置之不理,於是我打入了青雲寨,經過我的一番友好交流之下,他們終於被我說服了,從此不再為非作歹,我宣佈原來的青雲寨冇了,新的青幫站起來了。”

莫羽一臉的慷慨激昂,但迎來的卻是一陣異常煎熬的沉默。

我靠,來個人說點什麼啊,我特麼能尷尬到摳出一個三室一廳了都。

“孃親,青幫是什麼呀?”一個小姑娘弱弱的問道。

“問得好……”莫羽激動的甚至喊出了破音,那個小姑娘被嚇得差點一屁股坐地上。

“咳咳,兄弟們,我們青幫的宗旨是什麼,大聲說出來。”莫羽轉過頭,死死的盯著陳大牛他們,這可是他之前預先給排練好了的。

陳大牛收到信號,眼神凝重,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帶著眾人大聲喊道:

“富強”

“民主”

“和諧”

“有愛”

“團結”

“先富帶後富,共築新澀會。”

莫羽無奈點了點頭,雖然說錯了一個字,但無所謂了,這才排練了一天,能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看著麵前陷入呆滯的鎮民,他清了清嗓子接著說道。

“今天,就是我們青幫改頭換麵的第一天,在我身後就是由我們青幫自主研發,擁有全部知識產權的水車,以後大家取水用水,甚至灌溉農田,就不需要跑這麼遠了,隻要有了它,水自流到家。”

“咦,那我咋隻看到它轉,不見它出水呢?”不配擁有姓名的好奇鎮民問道。

莫羽老臉一紅,剛本來想改過來的,這不是你們跑來了麼。

“那啥,這剛剛是在調試……”

“他們剛剛裝反了。”

祝念兮雖然臉上不露神色,但心裡卻是樂開了花,這麼能說會道的,咋這會不好意思承認了。

眾人沉默片刻,然後一陣爆笑聲紛湧而至。

“哎呀,居然還能裝反了。”

“先前他們喊口號的樣子,笑死我了。”

“笑的我快不行了,我都懷疑他們根本連寫都寫不出來那幾個口號。”

……

莫羽氣得快跳腳了,不拆台會死是吧?

惡狠狠瞪了她一眼。

不就是長得好看點,聲音好聽點,還會飛。

哼,老子現在就讓你為所欲為,咋了,我就這麼大度。

冇過多久,重新組裝好的水車,在江水的帶動下轉了起來,水流在水車葉片的包裹下緩緩上升,然後注入到了出水口那邊。

看到水真的從出水口流了出來,所有人都歡呼起來了。

隻要再想辦法把水接到岸上,然後多挖一些溝渠,他們的莊稼就有救了。

“多謝仙師,多謝仙師啊……”

“仙師真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啊……”

“羽兒,你能有幸得到仙師指點,為父,為父實在太高興了……”

……

你們特麼的給我夠了啊……

莫羽是真的有點惱火了,他都辣麼賣力了,結果還是被這群人帶著有色眼鏡看待。

突然感到一陣心灰意冷,這任務完不成也罷。

誰愛玩誰玩去,老子不乾了。

然而就在此時,先前那個“仗義執言”的小姑娘,不知何時走到了他麵前,糯糯的說了句:“叔叔,謝謝你。”

莫羽愣了愣,認真的看向了小女孩,隻見對方有點臟兮兮的小臉上,卻綻放出了最純真的笑容。

上一次被人說謝謝,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好像,應該跟她差不多大的時候吧。

一晃十多年了啊……

原本暗淡的心境,竟然一下子充滿了光明,彷彿被這個小女孩給救贖了一樣。

但是不管怎麼說,原則不能變。

“叫哥哥。”莫羽認真的說道。

“咯咯咯……”小女孩笑著跑開了,邊跑邊說道:“叔叔,叔叔,咯咯咯……”

莫羽也跟著笑了,這小屁孩子,特麼笑的跟隻老母雞一樣,把他都逗笑了。

“開心吧。”祝念兮悄然落了下來,帶著一臉淡淡的笑容。

莫羽點了點頭,隨即發現不對,連忙板著一張臉,他對這個女人冇有免疫力啊,彆再過來了。

先前就已經夠讓他社死的了,他可不想再社死第二次。

不過,偷偷看一眼,總還是可以的。

然後……

四目相對……

不好,這妞絕逼故意的,這會這麼多人,我一定要忍住。

還好這個時候,腦海中響起了係統的聲音。

“任務完成,獎勵練氣功法一部。”

嗯?敢情隻要有人感謝我了就行是吧?

功法呢?

等了半天,也不見那什麼練氣功法。

就在他疑惑不已的時候,一股資訊突然鑽進了他的腦海中,赫然就是那本練氣功法。

咋的,這還網絡延遲麼?

不過這會來不及去看,因為莫羽他爹孃過來了。

“羽兒,羽兒,你冇事吧,這幾天真是嚇死你爹和你娘了,還好為父特意請了青靈山的仙師,有仙師庇護才讓你得以脫身啊。”莫遠山一臉劫後逢生的表情。

話說我老爹叫啥來著?

“爹,我冇事,我現在是青幫大當家了。”莫羽想了想,好像不知道名字也沒關係,直接叫爹就不得了。

“你這孩子,胡說什麼,快跟娘回家去,你看你這幾天都瘦了,也黑了。”秦婉奕抓著莫羽的手,看著隻是稍微有一點點曬黑的他,心疼不已。

莫羽想了想,既然任務也完成了,先回去一趟也行,至少得認認家門啊,不然他現在連他自個兒家門朝哪開都不知道。

剛準備答應下來,一旁的祝念兮連忙說道:“不行。”

莫羽三人:“???”

等會,你不是我爹專門請來帶我回家的麼?

咋了,我這回家太快影響你績效考覈了咋的?

祝念兮滿腦子想著能在外麵多玩幾天,那能讓莫羽這麼快回去啊。

他要是回去了,自己冇了藉口,不就得乖乖會門派了麼。

而且這小子還挺好玩的,他回去了自己也不好跟著去他家吧,那成什麼樣子了。

眼珠一轉,祝念兮想了個藉口,說道:“我看你兒子額頭黴氣未散,接下來幾天恐有禍事發生,最好還是先彆回家了,繼續留在青雲寨,等黴氣散了再走也不遲。”

莫遠山恍然大悟,連連點頭:“仙師大恩大德,莫家永不敢忘,還請一定要救救小兒,我們莫家就這一根獨苗了。”

看著莫羽一臉無奈的神情,祝念兮內心的小人瘋狂捶地大笑。

“哈哈哈哈,不把好玩的東西都掏出來,怎麼可能放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