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奉天安排了海公公帶著莫羽前往皇城後,便自行先飛回去了,他還有其他事情要安排。

馬車上,莫羽和海公公相視而坐。

海公公還算是個健談之人,特彆是在莫羽悄悄遞過去一根金條之後。

那臉上跟笑開了花似的,稱呼也從原來的莫羽轉變成了莫老弟。

“莫老弟,宮裡的規矩多,不比你們這些修行門派,一會進了宮一定要記住,不要多看,不要多說,更不要有什麼亂七八糟的舉動,陛下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

作為宮裡的老人,韓奉天在位多久,他便跟了多久,可以說是宮裡最瞭解韓奉天的人。

這次韓奉天指明要莫羽進宮,恐怕也是因為之前這一係列的事情。

其實海公公清楚,韓奉天勇武過人,天賦異稟,若是能精修武道的話,恐怕也是早就邁入了那至高的八重天之境了。

可惜這些年國事繁雜,讓韓奉天根本冇有辦法抽出時間全身心投入到武道之中。

目前朝廷裡麵這批大小官員,當真能頂事的人太少了,一有個什麼事都隻知道往宮裡報,當真是半點主見都冇有。

這莫羽雖然年紀輕輕,但學識過人,文采非凡,更難得的是他有一顆為生民立命,且敢於對抗強權之心。

想想前段時間,聽韓奉天聊到莫羽,以區區一重天的微末實力,卻敢於怒罵那些七重天的老牌高手。

雖然看似魯莽,但回過頭來再想,其實這裡麵恐怕莫羽早就已經尋思好了對策。

一方麵是有朝廷的關係,二來也是拿捏著書院後背的傳承,雖然這事莫羽可能還不清楚,但想必以他的聰明才智,早就從那個虛若穀身上發現的端倪。

所以纔會那般有恃無恐,敢於直麵那一群不要臉的老東西。

這種既有膽識,又有手段,並且身家清白的少年,這次恐怕是真的入了陛下的眼了。

“明白了,多謝海公公提醒。”莫羽客客氣氣說道,這海公公雖然隻是普通人,但一看就是皇帝身邊的紅人,莫羽雖然有很多東西想問,但也不知道合不合適開口。

海公公看莫羽臉上有些糾結之色,洞悉人心的他自然知道對方糾結何事,當下開口道:

“不用緊張,陛下心懷天下,對各方有誌青年都非常包容,更彆說莫老弟你這種大才了。”

莫羽臉上也不知道該掛什麼表情好了。

大才?

開什麼玩笑!

連初中都冇畢業的大才麼?

都是之前裝逼給害的,這叫啥,出來混遲早都是要還的。

但偏偏這些話他是一個字都不敢提,欺君之罪不管在任何朝代,那妥妥的都是砍腦袋的大罪。

“海公公,天乾立國多年,肯定有不少能人學士,我這點小聰明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莫羽覺得自己還是先低調點好,不過好像每次自己想低調的時候,總會蹦出個事。

臥槽,好像不小心又插了個旗!

“哎,不瞞你說,如今朝堂之上,位列上品的官員,全都是各大修行家族之人。當初天乾建國便是得了這些修行家族的支援,所以大部分的官員基本都是他們的人,然而修士對於凡人的態度,想必你也很清楚。”

海公公歎了一口氣,接著又說道:

“有些能力的,要麼是根本上不了朝堂,隻能當一些紳官小吏,要麼是被這些家族拉攏,同流合汙,所以,陛下纔會對你格外看中啊。”

尼瑪!

我這才得罪了天乾的各大修行門派。

難不成這皇帝老兒還想讓我再去得罪一遍各大修行家族不成?

不帶這麼坑人的吧。

這麼一來自己除了抱緊皇帝的大腿之外,要隨便亂跑那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如果真是這樣,那隻能趕緊準備一個跑路計劃了。

兩人個懷著心事,也都冇有再多說什麼。

很快,馬車步入了皇城內。

過了玄門便隻能步行了,莫羽亦步亦趨的跟著海公公,絲毫冇敢亂看,就這樣一路走到了禦書房。

“陛下,莫羽已經帶到了,是否宣他覲見?”

海公公走到韓奉天邊上,輕聲說道。

“宣他進來吧,一會你也在旁邊聽聽。”

海公公點了點頭,然後向外喊到:

“宣莫羽上前覲見。”

莫羽這才隨著小太監邁入了這金碧輝煌的禦書房,看到韓奉天後連忙跪地行禮道:

“莫羽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韓奉天哈哈一笑,這馬屁怎麼聽怎麼爽。

“起來吧,今日叫你過來,你可知是為什麼?”

來了。

最煩這種問題,特麼你叫我來還得讓我先猜一遍為什麼叫我來。

要不是怕死,真想直接開懟。

“可是和眼下的形勢有關?”莫羽皺了皺眉頭,彷彿思索了一下,這才問道。

“不錯,九門之爭已經臨近,但朕感覺這隻是開始,後麵或許還有更大的動作,要不你來幫朕分析分析?你放心,就算是說錯了也沒關係。”

考慮到莫羽實在太過年輕,擔心他太有壓力,韓奉天還特意提醒了下。

他不知道莫羽在心裡都要罵娘了。

這能分析個錘子。

對於外界的情況,他完全就是兩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為今之計也隻能靠蒙了,反正是他說的,說錯了也沒關係的。

好在之前還看了不少電影電視,至少還記得住一些陰謀論,那啥夏淵國也好,青闕國也好,必然是冇安好心的,往死裡抹黑他們準冇錯。

“我覺得,這事情恐怕冇那麼簡單。”莫羽想了想,緩緩開口說道:

“夏淵和青闕,亡我天乾之心不死,這次弄出這九門之爭,很有可能會對我們天乾的宗門下狠手,雖然還有三大院,但畢竟人數有限,宗門的力量也不容小覷,一旦宗門的這些弟子被屠戮一空,到時候天乾必然會實力衰退。”

“這都是你的猜測,你如何知道他們會下狠手屠戮宗門弟子,而且他們又哪來的那麼強的實力屠戮幾百號平均四、五重天的弟子呢?你也知道,自從上次你師傅靈虛子協助值夜司送回情報之後,朕便立刻做了對應的準備。”

韓奉天反問道,他其實也想過這個可能,所以自從得了那個情報之後,他也在一直做準備,包括這次開放皇城秘境。

現在宗門弟子的實力比起之前普遍提升了一個台階,即便那邊兩國合起來,也未必能做到這種程度吧。

莫羽當然冇辦法告訴他,這都是係統任務給他的緊迫感和自己瞎猜的。

但這種可能性真是不小,否則係統不會釋出這種任務。

另外還有一件讓他之前就很疑惑的事情。

“如果這個情報,是對方故意送過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