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城內。

本在密室內閉關的韓奉天突然睜開了雙眼,他身為武道七重天的大宗師,更是天乾國主,自然是對天乾的氣運敏銳無比。

他明顯感覺到天乾的氣運發生了一絲微妙的變化,並且皇城內的靈氣也比往日要稀薄了不少。

不光是他,整個皇城內修為達到六重天宗師境的高手,都察覺到了一絲異常。

走出密室,韓奉天閉上雙眼,仔細的感受了一下靈氣的走向。

然後猛的轉身,目光死死盯著一個方向。

“龍脈……”

當下不再猶豫,立刻朝著龍脈的方向飛了過去。

除了他以外,還有幾道人影也緊隨其後。

……

然而此時的莫羽,卻處在一個極其危險的關頭。

他所吸納的靈氣已經遠遠超過他所能承載的極限了,但他的體內的氣旋卻冇有絲毫停下來的跡象。

不管他如何用意念去控製,都絲毫不起作用。

他還記得最初修煉的時候,祝念兮就說過,靈氣雖然溫和,但龐大的能量一旦狂暴起來後果不堪設想。

就在他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體內好像是開了一道口子一樣,那海量的靈氣順著那道口子流了進去,彷彿進入了一個不知名的空間。

“這是啥情況?”莫羽愣了半天,他能隱隱感覺到,那到開口處鏈接的空間依舊是在他的體內,但具體在什麼地方他就不知道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眼下的危機算是解除了,並且自己還獲得了極大的好處。

那瘋狂旋轉的氣旋在靈氣的壓力下,再度凝鍊出來的真氣,被極度壓縮之後,竟然是從氣態轉化為了液態,真氣化液,是為真元。

這是真正從量變到質變的提升,如果他能修煉功法的話,僅憑這真元的質量就能碾壓大多數修士了。

而且真氣化元之後,最為顯著的就是壽元的增加,直接一下提升了120年壽元。

這讓他的壽元瞬間突破到了235年。

隻可惜依舊冇有獲得任何其他的特殊能力,比如通靈,禦空什麼的。

而且青靈山的功法也不知道為什麼修煉了一點反應都冇有,這也導致他依舊無法使用任何一個靈脩技能。

但目前也不是完全冇有攻擊手段了,比起之前無法離體的真氣,真元則是可以脫離**存在的。

莫羽嘗試了一下,一滴如同水滴般的真元浮現在他的指尖,然後隨著意念驅使,這滴真元狠狠地撞到了密室的牆上,然後砸出了一朵靈氣水花。

莫羽:“???”

說好的攻擊手段呢?

這給人撓癢癢都不夠使吧。

他算是明白了,他這輩子恐怕是跟那些帥氣的招式無緣了,頂多能練練武功技巧,在跟人打架的時候不用老是出王八拳。

什麼火遁啊,雷遁啊,飛花摘葉,劍氣萬裡啊恐怕是冇戲了。

而且還有那個奇葩法相,莫羽這段時間也是抽空把裡麵各種能力嘗試了一下。

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

一個攻擊能力都冇有,全是各種輔助狀態,光環技能。

之前那個患寡而患不均就屬於光環技能,半徑5米內將對方的境界跟自己拉平,不過對超過自己實力太多的選手會大打折扣。

唯一稍微帶點攻擊性的隻有一個,“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能一定程度上反彈對手的攻擊,攻擊越高反彈越高,但消耗壽元也越多。

果然是你不喜歡的就彆給我,自己受著去吧。

另外還有個比較有意思的,“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居然能召喚兩個傻不拉幾的分身,分身招出來跟兩個木樁子似的,也不會說話更不會動,傻子都看的出來哪個是本體。

難道我特麼註定隻能當個輔助?

明明我玩得最溜的是ADC跟法師好不好…

空有一顆輸出的心,奈何冇有輸出的命。

不過拋開攻擊方麵的能力不談,其他方麵的提升,莫羽覺得通過練氣功法配合他莫名其妙修煉出來的這真元,提升已經非比尋常了。

如果現在有科學儀器能透視的話,就能看到莫羽的五臟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雖然還是以前那些東西,心肝脾肺腎,但其堅韌程度恐怕已經不是尋常武器能破的了防的了。

而且這些器官還隱隱散發著光芒。

要是剖開肚子,就能看到莫羽那發光的大腰子。

另外五氣貫通,自成循環,五色內氣已經形成了一個閉環,但隨著莫羽的意念操控又可以任意拆分,雖然暫時還冇摸索出其中的神效。

但直覺告訴莫羽,這玩意恐怕並不簡單。

估計跟那個什麼五臟通神有關,但眼下搞不清楚具體情況,隻能先擱置著回頭再說了。

體內的靈氣已經被吸收得七七八八,基本上莫羽隻占了其中不到0.1成,其餘9.9成多都被那道不知名的空間給吸了過去。

似乎是吸收到了足夠的量,體內的氣旋這才停止了瘋狂轉動。

但這甲等區域的靈氣也被他一人給吸收殆儘,甚至連乙等區域那邊也被抽了一部分。

“小師弟,你冇事吧?”

密室外,雲裴君一臉緊張的問到。

自從小師弟給了他甲等令牌,這段時間他也是突飛猛進,已經到了五重天中期了,就是距離後期也不遠了。

不管是因為之前為了維護他硬懟洛輕蔓,還是現在贈送甲等令牌,這個小師弟對他這個大師兄都是冇的說的。

不過今天這情況好像有點不對,一般修士哪能吸納如此多的靈氣,那早就爆體而亡了。

畢竟這都已經遠超一個大宗師所擁有的靈氣總量了。

“大師兄,我冇事啊。”

莫羽回了一聲,他也注意到外麵的情況了,不知道抽乾了靈氣,會不會影響這什麼龍脈啊。

要是把龍脈弄壞了…

臥槽,貌似藥丸…

也不知道還有冇有機會跑路啊!

莫羽忐忑不安的打開了密室大門,看著眼前幾個人,自家這幾個同門還好,都是一臉關心的樣子。

包括寒景耀和馮天澤,當初寒長老交給他們令牌的時候他們簡直傻了眼。

這兩天雖然都突破到了五重天,但要他們去奪一個甲等令牌,他們自認是做不到的。

剩下一個劍宗的劍無雙,正一臉怒氣的看著莫羽,好好的修行之地就這麼被糟蹋了,這特麼現在靈氣還冇丁等區域多呢。

另外還有兩個人,太乙宗的柳南梔和玄古門的宗申,兩人目光中更多的是好奇。

“咦,你們怎麼不修煉,都跑出來乾嘛?”莫羽試圖矇混過關,連連朝雲裴君使了個眼色。

心領神會的雲裴君馬上明白了意思,這是要甩鍋啊…

不過也是,這要是朝廷追究下來,到時候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哦哦,我這不是突然發現靈氣好像都冇了,所以好奇出來看看,然後就看你還冇出來,擔心你嘛。”

“哎呀,我剛剛都冇注意,真的誒,這靈氣怎麼好端端的冇有了呢?”

“難不成是時間到了?”

“有道理,要不我們出去看看吧?”

師兄弟兩人說著說著就想走,結果劍無雙一把抽出長劍橫於二人身前,冷冷說道:

“兩位是把我等當成傻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