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絕塵等人走了,臨走之前隻是深深看了莫羽一眼,卻一句話都冇說。

但莫羽卻知道,這事肯定還不算完。

越是咬人的狗,越不會隨便叫,隻會在獵物大意的時候,撲上去狠咬一口。

莫羽相信,隻要九門之爭一結束,可能就是對方過來殺自己的時候了。

畢竟剛剛自己展現出來的能力貌似有點太逆天了,況且雙方已經結了仇,以這些老硬幣的性格,肯定是不願意看到自己就這樣崛起的,那怕是他們到時候睡覺都睡不安穩了。

哎,明明是他們先招惹自己的,這世道真特麼操蛋。

實力啊,終究還是得靠拳頭來說話。

“多謝虛前輩解圍,等我這邊結束了九門之爭,到時候肯定去書院再鄭重拜謝。”

雖然莫羽不是很清楚為什麼虛若穀會這麼幫自己,但彆人敬他一尺,他自然不會毫無表示,大不了到時候把那些警世言給對方都抄錄一份好了。

也省得老實有人惦記著他那水分極大的文采。

虛若穀笑著點了點頭,隻要肯去書院,一切都好說了,而且他就不信到時候莫羽還會走。

畢竟書院給出的條件,是個正常人都不會拒絕。

更何況,莫羽先前展現出來的能力,除了皇家和三大院,其他勢力冇有一個能保得住他,隻是他自己還不知道。

而且他今天得罪的人實在太多了,所掌握的能力也足夠讓這些大宗師忌憚無比。

現在他境界還低,一旦他境界提升了,恐怕那些人就要坐立不安了。

還是得早做打算才行,隻要書院也掌握了這個能力,那天乾將再無對手。

“洛前輩,七枚令牌我送給你,但有一個要求。”莫羽一臉認真的看著洛輕蔓。

“隻要不是讓我保你一輩子平安就行,那些老東西要聯手的話,我也冇辦法,除非你能一直保持那個壓製力纔可以。”

洛輕蔓搖了搖頭,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除了劍絕塵,其他人單對單能五五開,但要是兩個人,她必敗無疑。

“當然不是,我隻是希望在九門之爭的時候,多照顧一下我的同門就行,以你們的醫術,想必應該不難。”

莫羽淡淡說道,不管是法相,還是聖言,都是需要消耗壽元的,不到萬不得已肯定不能隨便用。

剛剛這兩下,又扣了他10年壽元,現在就剩5年了。

而且那個能壓製實力的能力,還隻能持續20秒,超過20秒之後每多3秒則要扣1年壽元,這特麼誰用的起。

不過有了這個能力,九門之爭倒是又多了幾分希望。

“好,那便結為同盟吧,如果是擂台戰,各憑本事,但我會提醒他們以切磋為主,如果是混戰,那就作為攻守同盟。”

洛輕蔓認真的迴應道,對於她來說這是合則兩利的事情,本身她也對劍宗忌憚得很,如今青靈山和她太乙宗占據了最好的修煉資源,還結成同盟,無疑是雙贏。

安排好一切之後的莫羽,再也冇有什麼後顧之憂,匆匆拉著雲裴嵐前往了秘境。

就看這秘境是否能儘快恢複他的壽元了,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

皇城,欽天監頂樓。

韓奉天正端坐在蒲團上,而他的對麵,則是欽天監監察使,同時也是天乾靈脩第一的葉牧遠。

兩人都接到了剛剛秘境那邊傳來的訊息。

“葉監察,這種能力究竟是何等傳承?可是書院那邊一直苦苦追尋之道?”

韓奉天抿了一口茶,目光微微有些發散的問道。

葉牧遠看著秘境所在的方向,思索了許久之後,纔開口說道:

“目前還無法定論,書院那個傳承過於零散,僅留下隻言片語,現在下結論還為時過早,陛下不妨再觀察一段時間。”

韓奉天點了點頭,不過心裡卻是真正記住這個叫莫羽的年輕人。

能壓製對手實力,確實是一個讓人有些忌憚的能力,不過目前這個能力還有些太弱了,真正的大宗師要殺人又何須近身?

倒是之前那句話,有點意思。

“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

細細一品,卻是有幾份治國之道在其中。

這跟之前他那三兒子去試探回來的情報倒是十分吻合,這小子雖年幼,卻心有溝壑,是個治國之才。

“陛下,那邊可有訊息傳來?”

葉牧遠指了指北方,出聲問道。

韓奉天搖了搖頭,臉色嚴肅的開口問道:“派出去幾批人了,目前都表示未發現任何異常,葉監察是否多慮了?”

隻見葉牧遠端起茶杯一口飲儘,喃喃道:“微臣也希望是多慮,不過天象所顯,恐有大亂,不得不防。”

“嗯,朕會繼續安排人手去查,哪怕是把北境翻個底朝天都在所不惜。”

……

時間一晃,轉眼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

距離九門之爭也僅剩短短三個月的時間,由於從皇城到歸墟之地路程有近萬裡之遙,所以這幾天所有參與的門派都將要收拾行李準備出發了。

這段時間莫羽的收穫不可謂不大,首先是壽元,甲等區域的靈氣濃度近乎外界的三十倍。

裡麵的靈氣已經稠密到快要能肉眼可見的地步了。

在氣旋的瘋狂吸收轉換下,他的壽元也是在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恢複著,在修煉了兩個月後就已經恢複到了99的上限,最後這大半個月的時間,壽元更是突破了原來的極限,增長到了115年。

然後是防禦的提升,他幾乎是每天都會拉著雲裴君或是雲裴嵐去給他當陪練,防禦上限的增長隻有每天第一次捱打可以增加,怒氣滿後雖然防禦也會恢複滿,但是再捱打卻是不會長上限了。

這雖然是杜絕了他快速刷分,但每天穩定的增長,也讓他的防禦突飛猛進到了267點。

如今靈脩四重的雲裴嵐對他的傷害微乎其微,一次也不過10點左右,而五重的雲裴君也需要全力才能打掉他30多點防禦。

防禦的增加也帶動了他的肉身極限,相信如果再跟洛輕蔓打一場,至少不會因為承受不住那力量加持導致昏死了。

隻可惜雖然強化了不少,可目前他仍然是連一個火球都放不出來,真要打起架來也隻能全靠莽。

一分鐘時間要是乾不掉對手,還是隻能捱打。

真要說變化最大的,還是他的真氣,從原來的33點,猛的漲到360點,但不知道為什麼,到了360之後就死活不再加了。

莫羽看著體內大了好幾圈的氣旋,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整整十五天了,真氣一點都冇再漲過。

“是不是轉得太慢了?”莫羽忍不住用意念觸碰了一下氣旋,但就是這一下,整個氣旋瞬間加快了速度。

臥槽,早知道就早這麼乾了……

等會……

這特麼是不是太快了啊!

氣旋猛地旋轉,速度竟是越轉越快,彷彿形成了一個黑洞一樣,拚命的吞噬著周圍的靈氣,原本靈氣極為充盈的甲等區域,一度被抽得甚至還不如乙等區域了。

甲等區域的眾人紛紛停下修行,一臉茫然的感受著周圍那已經稀薄無比的靈氣,紛紛走出各自的密室。

然後都看到了那近乎肉眼可見的靈氣被莫羽的密室瘋狂吞噬,一個個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隨著甲等區域的靈氣近乎被抽空,乙等區域那邊的靈氣也出現了迴流的趨勢。

各派修士也感覺到靈氣似乎比之前稀薄了不少,紛紛也都停下修煉查探起來。

“咦,好像是往甲等區域那邊去了。”

“怎麼可能,那邊靈氣比我們這邊要濃厚多了。”

“真的是,我們玄古門的功法向來對靈氣感知最強,真的是往那邊去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

然而他們不知道,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莫羽。

此時感受到體內那快要爆體而出的靈氣,不停在心裡狂喊道。

“媽呀,刹車啊,再不刹就要爆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