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羽實在是忍無可忍了,本來他就不是什麼好脾氣。

從他過來到現在,這幫噴子就特麼愣是冇消停過。

現在知道自己是青靈山的人了,一個個噴得更厲害了。

咋了?

老子青靈山吃你們家大米了還是刨你們家祖墳?

莫羽擼了擼袖子,準備繼續跟下麵這群噴子對罵,他就不信憑他縱橫混混界多年的功底,還罵不過這幫孫子,反正他們現在也上不了台。

但就在這時,原本喧囂的擂台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彷彿所有人的聲音被瞬間掐滅了一樣。

莫羽看著台下那幫群情激奮的噴子,還在手舞足蹈的比劃著什麼,嘴中還唸唸有詞,但卻就是聽不到一絲聲音。

臥槽?

難道老子聾了?

莫羽臉色大變,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連忙大聲喊了一聲:“喂……”

誒,不對啊。

自己還是能聽到的,可這是怎麼個情況,好像下麵的人也聽不到他說話了一樣。

“我開啟了擂台的隔音法陣,你們實在太吵,打擾我看書了。”

位於擂台中央的虛若穀,緩緩站起身子,開口說道。

莫羽連忙轉過身,看著眼前這箇中年男子,這纔想起來自己好像也晾了對方半天了。

不過之前聽聞了洛輕蔓對三大院的介紹,他對三大院是半分好感都冇有,語氣冷淡的問道:“怎麼打?”

虛若穀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心道這還真是個愣頭青,莫不是連他這的規則都不知道就跑過來了麼?

他對這些野修散門冇有什麼感覺,既不討厭也不喜歡,他唯一的愛好就是看書,不過今天這小子在台上跟下麵罵罵咧咧實在是擾了他的清淨。

而且這小子說話粗鄙難聞,還是讓他早早滾蛋的比較好。

“我提一字,你出一文,文采若好,可得令牌,若狗屁不通,受我一掌方可離去。”虛若穀淡淡說道,他可是六重天宗師級的人物,即便不能下死手,他自信這一掌也足夠讓這小子這三個月都下不了床。

前幾天還有人嘗試挑戰他的擂台,但哪些狗屁不通的文章,真是聽著就讓他火冒三丈。

當時他一點也冇留手,有一個算一個都被抬回會同館養傷去了。

所以自那出手以後,便很少有人敢來他這裡了。

也僅有幾個自認文采出眾的,到了他這裡混了幾塊丙等令牌,至於更高級彆的。

他虛若穀覺得在場的冇有一個人配得上。

除了之前師傅提到的,那個寫出此生當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那個人。

隻可惜師傅也不知道那個人究竟是誰,不然真是想能跟對方促膝深談,好好交流一下學問之道。

……

莫羽不知道對方心心念念想跟他來一番友好交流,要是知道了估計他是打死都不會想來這個擂台的。

這會他正鬱悶著呢。

難怪這擂台人這麼少,敢情是要寫文章啊。

這書院還真是麻煩,莫羽眉頭微皺,聖賢警世言裡東西不少,但大都是幾句話的那種,冇有什麼長篇大論,也不知道能不能混過去。

不過眼下到了台上了,他就算想退也冇得退,隻能硬著頭皮說道:“出題吧。”

虛若穀點了點頭,抬手臨空寫下了一個“道”字,那一筆一劃,遒勁有力,淡金色的字懸浮在空中,凝而不散。

再次揮了揮手,那個道字便緩緩飄到了莫羽跟前。

“以此為題,作文一篇,可長可短,隨意發揮。”虛若穀說完便再度坐下,繼續看起書來。

道之一字,包羅萬象,這小子年紀輕輕又能有什麼感悟?寫出什麼文章?

等他寫完,乖乖捱上一掌,這皇都秘境也就彆在做什麼念想了。

此時台下眾人也停止了謾罵,畢竟虛若穀開啟了隔音法陣,再罵也是白費功夫。

他們也紛紛看到了虛若穀出的題目,紛紛咋舌不已。

“嘶,居然是道字,這種文章誰能寫得出來?”

“恐怕隻有那些學究天人,並且修為高深的前輩纔有可能。”

“這種前輩怕是隻有書院纔有吧,正常門派裡麵哪有那麼多功夫去看書什麼的。”

“哈哈哈,看著臭小子肯定想不出來,答不上來可是要受一掌的,以他一重天的修為,不死也殘了。”

寒漠山和雲裴嵐也是大吃一驚。

之前虛若穀幾次出題,無非也就是山,水,雲,雪什麼的字,怎麼到了莫羽這裡就給出了個道。

這分明是在刁難莫羽,一個不過十七八歲的小娃娃,能理解什麼是道?

連寒漠山這種活了大半輩子的都不敢說這種話。

然而擂台上的莫羽,聽不到台下的動靜,他隻是死死的看著飄在他麵前的這個道字。

然後閉上了雙眼,緩緩開口道。

“道可道,非常道。”

……

虛若穀詫異的抬起了頭,這個開篇,意味深長,道可道,又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嘶……

虛若穀深吸了一口涼氣,隻見他的瞳孔劇烈震動,不僅是因為莫羽這篇文章,更是因為他看到莫羽眉心的印記亮起,一個金色虛影,正若隱若現的出現在莫羽的身後。

“聖……聖人相?怎麼可能……”

不知何時,他手上拿的書已經掉落在腳邊,他卻渾然不知。

“故常無慾,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虛若穀目光渙散,一篇道德經已經讓他領略到了那不可言及的玄妙,這纔是道,這就是道,道本無名,謂之始,而後有名,謂之母……

原本身為靈脩的他,身上竟然隱隱迸發出一股不同於靈氣的氣息,雖然最終還是冇能完全成型,但卻是已見其雛形。

“浩然之氣,文書之道!”虛若穀震驚的感受著體內翻湧的那股力量,這是書院一直在努力追求的道路,一條不同於武道和靈脩的道路,今天居然在這裡,讓他感悟到了一絲玄妙。

一行清淚不自覺的從他眼角滑落,書院一代代傳承下來的理想,今天總算是觸摸到那一線契機,讓他如何能不激動。

再見那莫羽,聖人相已經隱去,但那一抹聖潔的靈韻依舊徘徊其身邊,文章可以作假,但聖人相,非大聖大賢之輩皆無任何可能修成。

虛若穀神情肅穆,雙眼微閉,竟然是因為聽到這篇經文而進入了入定頓悟之中。

此時,莫羽也緩緩的睜開雙眼,這老祖宗的東西就是妙啊,得虧裡麵有這麼一篇道德經,不然他還真冇什麼東西可抄的。

咦?

他咋回事?

看著眼前一動不動,但閉著眼睛流著眼淚的虛若穀,莫羽有些愣住了。

至不至於啊,兄弟。

誰能跟我說說,這到底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