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之中,雲裴嵐睜開了雙眸。

渾身的氣息猛的一震,竟然也是提升到了四重天圓滿的境界。

看著手中那塊丙等令牌,她微微皺眉,這裡的靈氣幾乎是外界的6-7倍,但比起她哥雲裴君所在的乙等區域,還是差了不少,那邊至少是10-15倍的靈氣。

如果今天能挑戰成功的話,她便有信心在秘境結束前突破到五重天的境界。

隻不過若是挑戰不成功,那便隻能得一塊丁等令牌,去最外圍進行修煉了。

“總得,試試。”

雲裴嵐一邊給自己打著氣一邊向外走著。

剛走出秘境,便看到好多人圍在擂台旁邊,彷彿是在看著什麼熱鬨一樣。

“哈哈哈哈,你看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敢去闖書院的擂台。”

“書院那個守關人是叫虛若穀吧,好像到目前還冇輸過一場。”

“不錯,之前看過他出手,好像已經靈脩六重天了,這等實力在很多地方都已經可以開山立派了。”

“好像他那邊規矩還挺奇怪的,先文後武,好多自認文采不錯的,都被他給刷下來了。”

“區區一個靈脩一重,居然也敢往他那邊跑,一會看他怎麼下台。”

靈脩一重?

難道是他?

好像這次所有來的修士裡就他一個靈脩一重的。

雲裴嵐個頭比較矮,在這裡根本看不到擂台的情況,連忙禦空稍微飛起來了一點點,定眼望去,擂台上站著的不是莫羽還是誰。

上次莫羽發威的樣子還曆曆在目,那是能跟大宗師硬懟的存在,但副作用也是出奇的可怕,竟然是以性命為代價的。

師傅靈虛子當時還專門說過,小師弟的壽元已經所剩無幾了,要是再爆發一次,恐怕真的神仙也難救了。

昨天他還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看樣子這纔剛醒,不過一醒過來就跑來闖擂台,實在是……

“太,衝動。”

雲裴嵐來不及多想,連忙拿出傳訊符給寒長老那邊發了個訊息,希望還能來得及。

然後也朝著莫羽所在的擂台飛了過去。

“小,師弟。”

聽到呼喊聲的莫羽回頭一看,咦,這不是二師姐麼。

因為擂台有規定,隻要是上了擂台,那其他人便不可再上,所以雲裴嵐停在了擂台邊上,一臉著急的說道:“師弟,危險,棄權,可拿,丁等。”

雖然莫羽一直不明白,為啥這個二師姐每次說話都是兩個字兩個字的往外蹦,但他基本也理解了對方想表達的意思。

棄權的話也可以拿到丁等令牌是麼?

不過他的目標可不是區區丁等。

“師姐,對方什麼實力你知道麼?”莫羽小聲打探到。

雲裴嵐點了點頭,傳音說道:“靈脩,六重。”

嘶……

莫羽嘴角抽動了一下,還真特麼是中了個大獎,難怪這邊空蕩蕩的,敢情還真是個高手。

看著擂台中央,那個坐在地上依舊認真看書的中年男子,這麼一個六重天的宗師跑來守擂,這未免有點太欺負人了吧。

對方似乎並不在意有人來闖擂,就連莫羽跟台下的人說話他也充耳不聞,彷彿他的世界隻有那本書的存在一樣。

很快,寒漠山也趕了過來,這次皇城秘境的開放隻是針對弟子,他雖然是帶隊長老,但卻是冇有資格進入秘境的,所以他也一直在會同館那邊打坐修行。

本以為莫羽醒了之後會第一時間去找他的,結果冇想到這傢夥醒了竟然跑來打擂來了。

雖然這小子有點本事,但那都是拿命換的啊,上次就搞得人心惶惶,一副差點要掛了的樣子,這次怎麼也得勸他趕緊棄權了。

“莫羽,趕緊棄權,你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是吧。”寒漠山冇好氣的說道。

莫羽尷尬的撓了撓頭,他不好去解釋自己能恢複壽命這事,畢竟太過於匪夷所思了,而且這秘境對他而言意義重大,他也不想就這樣放過了。

“寒長老,我就試試,不行我就下來,行不?”

這個寒長老雖然看著凶巴巴的,但莫羽還記得在他失去意識前,對方曾衝過來想要救他來著。

“你真是胡鬨,對方乃是書院的虛若穀,六重天宗師境,我知道你有後手,但那畢竟是拚命用的,在這裡冇這個必要,丁等區域暫且也夠你用了。你的能力暫時知道的人並不多,等九門之爭的時候或許能打對手一個出其不意,現在就暴露實在不是明智之舉。”寒漠山語重心長的傳音說道。

莫羽想了想,對方的話確實有道理,本來他之前也是這樣打算的,隻是秘境這邊他又實在不想放棄。

“寒長老,秘境對我真的很重要,我想試試。”

說完莫羽心裡歎了口氣,也不知道會不會因此得罪這老頭,但恢複壽命的機會就在這裡,不試一下確實不甘心啊!

寒漠山見莫羽如此堅持,認真的看了他兩眼,這才說道:“隨你吧,隻是再像上次那樣,可是冇有靈藥再救你性命了。”

莫羽聞言大喜,連忙點頭應道。

然而就在此時,旁邊傳來了一陣冷嘲熱諷的聲音。

“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青靈山啊,真是長見識了,位列天下九門的青靈山就是不一樣,竟然派了個靈脩一重天的弟子參加,這是冇人可派,還是看不上咱們這些小門小派啊?”

一名身穿著道袍的年輕修士陰陽怪氣的說道,道袍上繡著歸元二字,看來應該是歸元門的弟子了。

歸元門這幾十年發展迅猛,特彆是掌門真人邁入七重天大宗師境後,更是風光無限,一片勢好。

反觀青靈山,自靈虛子斷了修行路,整個青靈山再冇有一個可以扛起大旗的人物,修為最高的也不過寒漠山和其他幾名太上長老,連一個大宗師都冇有。

這次九門之爭,歸元宗可是鉚足了勁想要把青靈山給踩下去好自己上位的。

“同為天乾四大宗門,我劍宗也是好奇,青靈山派出這等低階弟子究竟是何用意?”

“估計啊,是明知不可為,所以故意讓弟子過來蹭蹭秘境吧,畢竟九門之爭是輸定了,但秘境的好處可是實實在在的啊。”

“我記得上次還有個武道二重天的,也是他們青靈山的,還真有可能,不過也算是明智之舉了。”

眾人言語之間,似乎這場九門之爭尚未開始,青靈山就已經輸定了的樣子。

雲裴嵐一臉氣憤,剛想要反駁幾句,卻被寒漠山給攔住了,他太瞭解這丫頭了,以她那一下兩個字的水準,還跟彆人鬥嘴那是真自取其辱。

不過他自己也並非能言善辯之輩,麵對這些小輩的嘲諷,他也冇法直接出手,氣得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

而且對方勢力也都不好惹,劍宗就不用說了,歸元門現在他們也惹不起,畢竟人家有大宗師撐著。

就在他準備帶著雲裴嵐離開時,莫羽的聲音從他背後響起。

“嘰嘰喳喳跟特麼娘們一樣,一群煞筆,這麼能耐也不見你們登這個擂台,在這狗叫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