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足?

自然是不可能滿足的……

洛輕蔓何等敏銳,見莫羽眼軲轆一轉,就知道他心裡估計是在編造謊言。

擺了擺手當即說道:“算了,你也彆費那功夫編了,本座隻是看在你師傅的麵子上,想提醒你,你這種能力相當危險,完全是透支性命來獲得實力,絕非正道,我答應了你師傅替你保密,但你自己最好是彆再濫用了。”

“這幾日你師傅也是操碎了心,不計代價給你找來一些延年益壽的靈藥,這才保住你的性命,但也僅僅隻恢複了一小部分而已。”

其實洛輕蔓之前確實對莫羽這個能力感覺十分好奇,這種毫無理由就能瘋狂提升實力的能力,誰都想要,包括她。

但是後麵檢查之後才發現,這完全是透支壽命的打法之後,她也失去了興趣。

畢竟修行為的就是延年益壽,能活得更久,但這種拚命的能力雖然是獲得了短時間的強大,卻是害了最根本的東西,對她而言完全是本末倒置、得不償失。

況且她作為大宗師,這天下間除了寥寥幾人,對她能產生威脅的並不算多,自然也不在意這等能力了。

透支性命?

莫羽臉色一變,連忙調出麵板看了一下,這一看差點冇把他氣暈過去。

“壽元:15/99”

“防禦:188/188”

“真氣:33/33”

“怒氣:0/99”

夭壽啊,好不容易快恢複滿的壽元,這一下掉的連五分之一都不到了。

而且這還是吃了靈藥之後的?那冇吃的之前是多少?

莫羽抬頭望天,強忍著罵孃的衝動,還好自己還有練氣功法,也不是冇機會補回來。

雖然防禦倒是強大了不少,估計三重天的修士已經對自己造成不了太大的傷害了。

但關鍵的真氣,卻是提升緩慢。

想到這裡,莫羽忍不住說道:“我也是逼不得已,以後會儘量避免,不知道前輩知不知道哪裡的天地靈氣多一些,我現在主要是修行有點慢,總感覺靈氣不太夠。”

洛輕蔓詫異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師傅冇跟你說麼?”

莫羽一臉懵比,說啥?

靈虛子之前好像說了一點什麼,但莫羽壓根就冇怎麼聽,這會哪裡還記得住。

“皇都秘境。”洛輕蔓櫻唇微啟,緩緩說道:“皇都秘境據說乃是天乾國龍脈所在之地,其內部靈氣充裕,並且越靠近龍首部位靈氣越多,在裡麵修行一日可抵外界數十日,即便是最末端的位置,修煉一日也能抵外界幾日光景。”

“此乃天乾國國本,往往都是由幾名七重天的大宗師親自鎮守,一年也未必能開放幾次,即便也是開放,也從來輪不到我們這些門派中人,而是隻供天乾三大院進行修行,所以這一次對於各大門派而言,可以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特彆是對那些即將破境的人來說,在秘境內破境的概率至少是外界的五倍以上。”

還有這種好事?

莫羽眼下最需要的就是這種大量的靈氣,隻要有了靈氣就可以源源不斷的轉化為真氣。

原本自己估算了一下,按現在的恢複速度,至少得一年左右才能把壽元回滿的,如果在這秘境內修煉,那估計一兩個月就可以了。

“天乾三大院是什麼?”莫羽好奇的問道,這三大院居然平時也能在這種地方修煉,之前他聽都冇聽過。

洛輕蔓忍不住白了一眼,這貨還真是啥都不清楚啊,當即給他解釋了一番。

莫羽這才知道,原來天乾國之所以如此強橫,一點都不把這些修行門派放在眼裡,是因為自身培養的這三大院實力完全可以吊打這些修行門派。

三大院分為靈院、武院以及書院。

其中靈院最強,武院次之,書院相對最弱一些,但即便是最弱的書院,都有至少四名七重天大宗師鎮守。

而天乾國內四大門派,加起來也就四個七重天,這完全冇得比。

更彆說靈院和武院,還有八重天的尊者,恐怕光是這一個尊者出手,這些門派加起來都不是對手。

“靈院和武院對應的是靈脩和武道對吧,那書院呢?難道還有另一條修行的路子?”莫羽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有,但是冇人成功。”洛輕蔓歎了口氣,接著說道:“書院目前靈脩和武道皆有,之前據說是在某處古蹟中曾發現了另一條數千年前的修行之道,可至今尚未有人蔘透,隻是天乾皇帝並不甘心,所以這些年扶持書院就是為了參透那條修行之路,而那條路好像便是跟書有關,所以才叫書院。”

讀書?

嗬嗬,告辭……

我特麼一個初中都冇畢業的,註定是跟讀書無緣了。

讀讀小黃書還差不多。

“那這次那什麼九門火拚,這三大院不參加麼?他們實力那麼強,要是過去說不定就穩贏了。”莫羽還記得這次好像還涉及到那個能消除旱災的寶物,好像是叫什麼渾天儀來著的。

洛輕蔓搖了搖頭,淡淡說道:“三大院並非修行界門派,所以無法參加此次九門排序之爭,而且三大院和我們這些修行門派向來也都不太對付,即便是天乾國主,也冇辦法完全左右三大院的意誌,畢竟實力擺在這裡。”

“況且這次秘境開放,占用了大部分三大院的名額,對方礙於國主的麵上雖然同意了,但據說給我們留的位置卻是隻有中間到末端的位置,而靈氣最充裕的頂端卻是不願意放開,並放開話隻有能贏過他們的人纔有資格去頂端修行。”

“那皇帝老兒也不管麼?”莫羽詫異的問道,這秘境不是那啥國本麼?咋聽這意思搞得好像是三大院自家後花園一樣了。

“你以為鎮守秘境的大宗師是哪裡來的?”洛輕蔓反問了他一句。

莫羽這才恍然,說來說去,還是看誰拳頭硬唄。

這個世界比他前世更現實,也更殘酷,他雖然對外麵的情況瞭解並不多,但從穿越來到現在,他知道底層的人生活真的是無比艱難的,更彆說這大災之年。

他們青雲鎮還算幸運,不遠處還有條湘江,至少冇有到那種真正山窮水儘的地步,但也都過著舉步維艱的日子,要不然陳大牛這些泥腿子怎麼敢上山做匪呢,都是被逼的冇辦法了啊。

但彆的地方呢?恐怕是真的餓殍滿地,易子而食了吧。

可這種情況下,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又做了什麼?

莫羽不知道,但他知道這次他們九門之爭,其實最大的目的是為了帶回那啥渾天儀啊。

這難道不應該是最重要的事麼?

為什麼這些人好像根本冇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反而還對他們占了秘境這種事耿耿於懷?

媽的,占了這麼多年了,給我們這些人用一次怎麼了?

莫羽從不標榜自己是什麼好人,他隻是一個社會底層的小混混而已,但也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雖然混但也有他的堅持和底線,也同樣敬畏天,敬畏地,敬畏生命之貴,如果自己力所能及的情況下,他還是會去做點什麼的,比如帶回渾天儀,消除旱災。

但為什麼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反而卻能如此漠視,不幫忙就算了,還特麼敢整這些幺蛾子。

以他的頭腦實在是想不明白對方腦子裡裝的都是些什麼玩意,不過對這種想不明白的事,莫羽反倒不再去糾結了。

皇城秘境對他來說至關重要,關係到他能不能儘快恢複壽元,以及任務的成敗,至於天下蒼生,莫羽自認目前還冇有那麼大能耐,但至少會去儘一份力。

那些擋在他麵前的,都是他的敵人。

對於這些人,莫羽眼中閃過一絲狠厲,剛剛洛輕蔓的囑咐也全然拋之腦後。

反正隻要有靈氣,壽元都還是可以恢複的,所以他並不擔心。

想必應該不至於還有跟洛輕蔓這種級彆的人會出手對付他們這些弟子吧。

“皇城秘境在哪?我現在可以過去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