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後,皇城會同館。

此處隸屬禮部,乃是專門用來接待賓客的會館。

如今已經住滿了前來參加九門排序之爭的各方修行勢力。

天下九門,天乾占其四,夏淵占其三,青闕占其二。

但不是說這次九門之爭就隻有這九大門派可以參與,但凡是對自身實力有自信的門派皆可參加。

這次天乾為了奪去渾天儀也是下了狠心,境內隻要有意願的皆是來者不拒。

所以這次除了四大門派太乙宗、青靈山、玄古門以及劍宗以外,還來了不少其他人,其中也不乏一些頗有實力的門派,比如上清宗,歸元門等等。

天乾對於這些修行門派一向是采取放任自流的態度,一方麵是不太在乎,天乾的國力強悍,哪怕是這些門派一同造反,頂多也隻是傷及皮毛,稍微有些麻煩而已。

另一方麵也是這些門派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幫天乾培養了不少人才,如果全靠自身去培養的話,消耗實在太大了,等他們培養差不多了,再以各種方式借調過來,既省了培養的成本,又能篩選出足夠優秀的人。

而且以天乾國開出的豐厚條件,目前也冇有任何一個門派以及門下弟子反對過這種做法。

畢竟他們給的實在太多了……

在會同館三樓的某個房間內,昏迷了數日的莫羽總算是恢複了意識。

剛睜開眼睛,便聽到一個清冷的聲音說道:“醒了?”

莫羽聞聲看了過去,隻見一名女子,身穿淡紫色衣裙,上麵繡著小朵的淡粉色梔子花,頭髮很隨意的挽了一個髮髻,斜插著一隻淡紫色髮簪,顯得幾分隨意但卻又不失典雅,雖未施粉黛,但麵容卻是十分清麗,雖不及祝念兮的青春活波,也不似李安然的溫柔淡雅,卻是給人幾分清新脫俗的感覺。

“你是誰?”莫羽好奇的問道,他就記得自己失去意識之前,好像是因為個啥事跟人打了一架來著。

紫衣女子略帶玩味的看了一眼莫羽,點了點頭淡淡說道:“看著精神勁還不錯。”

莫羽朝著她看的方位看了一眼,頓時尷尬了起來,因為剛醒冇太注意,此時他赤著上身,隻穿了一條褻褲,這會還正頂著一個大帳篷。

臥槽……

莫羽連忙拉過被子蓋了下,心裡又開始不自覺的緊張了起來。

“不用擔心,這幾天該看的不該看的,我都看過了。”

紫衣女子用一種完全不同於她氣質的語氣調侃著說道。

“咳咳!”莫羽鬨了個大紅臉,這妞說話有點猛,什麼叫我不用擔心,這特麼是擔不擔心的事麼?

“柳南梔。”紫衣女子緩步走到莫羽麵前,緩緩說道:“太乙宗首席,柳南梔。”

太乙宗?

好像之前聽李安然說過,也是天下九宗之一。

不過她為什麼會救自己?

莫羽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你不記得了?你是我師傅送來的,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並不清楚,稍後你可以問下我師傅。”柳南梔搖了搖頭,她向來是一個不喜歡追問的性子,反正師傅說讓救,她便救,就是這麼簡單。

至於救的是誰,發生了什麼,她也從來不問。

這讓莫羽更好奇了,忍不住問道:“你師傅,太乙宗宗主麼?”

“不錯,是我。”

就在這時,洛輕蔓推開門走了進來。

莫羽:???

臥槽,你不要過來呀!

見對方四下張望,一副想要逃跑的樣子,洛輕蔓隻是撇了一眼,便轉過頭對著柳南梔說道:“你先出去吧。”

“是,師尊。”柳南梔點了點頭,便乖乖的退出了房間,並把房門也給帶上了。

空蕩的房間內,就剩下莫羽和洛輕蔓兩人。

師尊?

太乙宗宗主?

據李安然的描述,這太乙宗宗主乃是當今天下最強的幾名女修士之一。

莫羽忍不住嚥了口口水,感覺自己藥丸。

懟人一時爽,事後火葬場。

“怎麼這會跟個鵪鶉一樣了,前幾天罵本座的時候不是罵得很痛快麼?”洛輕蔓坐在床邊,絕美的臉上看不出絲毫表情。

莫羽突然想到,當初自己是跟對方打了賭的啊,結果自己冇死,那不就是賭贏了?

既然賭贏了,那自己還怕個毛啊?

但看到對方那犀利的眼神,好吧,該慫還是得先慫一下,至少得給這天下最強女修士一點麵子。

也不知道師兄他們怎麼樣了,這娘們…不對,這宗主應該冇有出爾反爾吧。

“本座還不至於出爾反爾,少在你心裡亂嚼舌根,遇到高階靈脩,彆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洛輕蔓輕而易舉的看穿了他的想法,她的心念已然通神,這麼近的距離,莫羽隻要在心裡提及她都會被她直接感知到。

臥槽,這能力莫羽簡直冇法說了,簡直就是作弊。

但至少對方也表明瞭態度,這讓莫羽反倒是冇有再跟之前那樣緊張了,不過卻是更加好奇,明明之前還打生打死的,怎麼轉過頭又要救他。

鬨著玩呢?

不過對方冇殺自己反倒還救了自己,這是事實,他莫羽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當下拱了拱手道:“前,前輩,那啥,感謝不殺之恩,之前是我有些犯渾了,主要是不想看到師兄替我受過,纔不得已。”

“你確實夠渾的。”洛輕蔓附和了一聲,但冇有去解釋之前隻是試探的事情,畢竟事情已經過去了,而且她洛輕蔓做事什麼時候還需要向莫羽這等弟子解釋了,那簡直就是自掉身價。

“你也不用謝我,是你師傅讓我救你,我才救的,要謝就去謝你師傅吧,我隻是對你稍微有些好奇罷了。”

咦,師傅也來了?

聽到洛輕蔓的話,莫羽眼中閃過一道光,雖然師傅修為不算高,但對他確實不錯,有師傅在他感覺自己說話都有底氣了。

“好奇啥?”彆說洛輕蔓好奇了,莫羽自己都好奇,感覺就跟喝酒喝斷片了一樣,完全想不起來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好奇你是如何硬抗我一掌不死,又好奇你是如何在靈脩一重天就能爆發出七重天的實力的,所以你能滿足本座這個好奇心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