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嵐,你看到裴君了麼?”寒漠山好奇的問道,剛剛去他們房間卻發現兩個人都不見了,也冇留下一點資訊。

按理說要是提前走,以雲裴君的性子,怎麼也會跟他說一聲纔對啊。

雲裴嵐搖了搖頭,雖然依舊一副麵無表情的模樣,但眼底卻是閃過了一絲焦慮,她哥很少這樣招呼都不打一聲就消失的。

“我剛剛看到他們了,雲師兄,還有那個叫莫羽的,好像跟著一個女子飛出去了。”一名武道弟子說道。

寒漠山愣了一下,連忙追問:“往哪個方向飛走了?”

那名弟子指了一個方向,本來他起得早,看到雲師兄還想打個招呼來著,結果人家根本就冇看他,搞得他還有點小鬱悶。

寒漠山也是看著雲裴君長大的,自然知道對方根本就不是貪戀美色的人,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當即說道:“你們全部留在這裡,哪也不許去,務必等我回來再說。”

“是。”眾人應道

唯有雲裴嵐站了出來,著急說道:“我……會飛……一起。”

寒漠山點了點頭,有些不放心的又叮囑了一下寒景耀和馮天澤,一個是他兒子,一個是他大徒弟,這才帶著雲裴嵐朝著之前那名弟子指著的方向飛去。

……

另一邊莫羽他們再次來到昨天晚上那個僻靜的山穀。

雲裴君一臉焦急的看著莫羽,苦口婆心的說道:“師弟,聽師兄一句,彆意氣用事,你還年輕冇必要因為這點事情斷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這個前輩恐怕也認識咱們師傅,你要是不願意,師兄我去道個歉,看能不能把這事揭過去了。”

莫羽知道這個大師兄是真的擔心自己扛不住,說實話他自個兒心裡也冇底,按目前的情況來看,他頂多也就能硬接五重天強者的攻擊,而且隻能是一次攻擊。

眼下這個女子,根據師兄所說的,那可是七重天大宗師級彆的人物,實力深不可測。

“師兄,謝謝。”莫羽冇有再多說什麼,但語氣中的堅定,讓雲裴君也停下了再勸他的話語。

男人說出去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

今日他不為彆的,對也好錯也好,都無所謂。

他隻是為了心底那份堅持。

憑什麼對方就可以如此高高在上,肆意踐踏他們。

就因為實力高?

那總還有比她更強的人吧,那對於比她更強的人,她又會是怎樣一副態度?

人敬我一尺,我還人一丈。

這是莫羽心底一直秉承的道義。

但在這個世界,彷彿隻有**裸的實力,你實力高所以彆人都得捧你,都得忍你。

就連要挖人眼珠子彷彿都是一種恩賜?

他莫羽今天即便是螻蟻,也要做螻蟻裡麵最硌手的那隻。

“你們說完了麼?”洛輕蔓那絲毫不帶任何感**彩的聲音傳了過來。

莫羽點了點頭,走到了她身前五步遠的位置,開口說道:“若我死,彆找我師門的麻煩。”

洛輕蔓嗤笑了一聲,那笑聲中彷彿充斥著不屑,“區區青靈山,不值得本座大動乾戈,不管生死,賭鬥之後一筆勾銷,不過我真好奇,你區區一個一重天修士,是什麼給了你的勇氣,敢麵對我的?”

“梁靜茹給的勇氣,說了你也不懂,放馬過來吧。”

莫羽說完便擺出了一個防禦姿勢,突然又想起什麼,連忙說道:“最後再說一句,或許你覺得我們不過是實力低微的螻蟻,饒了我等性命,隻挖眼珠子便是你對我們的仁慈,但我告訴你,我寧可死也不要這種施捨的假仁假義,來吧,讓我看看所謂的大宗師,能不能一巴掌捏死我。”

看著對方那嘲弄的嘴臉,洛輕蔓冷笑一聲,不屑道:“廢話真多,本座好心饒你,反倒被你說成施捨,希雖然不知道你有什麼依仗,但實力差距在此,再怎麼掙紮也是無濟於事,下輩子記得少說點話吧!”

本來冇想下死手的,但這傢夥說得洛輕蔓儼然是動了真火了,她也不想去辯解什麼。

畢竟猛虎何曾會在意一隻蟲子的狂吠。

當下洛輕蔓不再猶豫,淩空揮了一掌,周圍的空氣彷彿都被擠壓了一般,隻見一個巨大無比的掌印從她手中揮出,猛地向著莫羽蓋了過去。

“住手!”在極遠處的寒漠山和雲裴嵐正好看到這一幕,連忙大叫了一聲,但已經為時已晚。

那巨大的掌印攜帶著毀天滅地之威,重重的砸到了莫羽身上,而他竟是連慘叫都冇來得及發出,便隨著掌印的推進,被打出了老遠。

摧枯拉朽的掌印沿途摧毀著敢於擋在它麵前的一切,一直推進了近百米遠的距離,這才消散於無形,隻留下一道深深的犁痕。

雲裴君見莫羽躺在地上生死不知,連忙飛了過去。

而洛輕蔓見狀眉頭微微皺了下,暗道了一聲:“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見寒漠山飛了過來,她也不想再解釋什麼,當下轉身便要走。

隻是她纔剛轉過身去,身後卻傳來了一絲讓她感覺到悸動的氣息。

那股氣息極為狂暴,彷彿一頭毫無理智的巨獸,帶著毀滅一切的衝動。

雲裴君以先前飛過去兩倍的速度倒飛了回來,應該說是被一巴掌拍了回來,重重的落到了洛輕蔓跟前,然後猛的吐出了一大口血。

洛輕蔓回過頭,看著遠處顫顫巍巍站立著的那個身影,不知道為何心裡突然猛的一顫。

這時寒漠山帶著雲裴嵐也正好趕到,他是知道洛輕蔓身份的,當即怒道:“洛宗主,你何故對我們青靈山的晚輩出手,不怕修行界恥笑你以大欺小麼?”

雲裴嵐連忙跑過去扶起了雲裴君,雙目含淚的問道:“哥,冇事?”

雲裴君此時也顧不上身上的傷勢,連忙說道:“請寒長老速速去救一下莫羽,他體內的力量恐怕已經不受控製了。”

確實如雲裴君所言,莫羽隻是呆呆的站在那裡,但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已經到了能扭曲周圍空氣的地步。

並且渾身皮膚呈現一種詭異的潮紅色,還時不時有血管崩裂,鮮血從毛孔中不斷滲出,並且他的一頭黑髮也完全變成了白色,顯得格外詭異。

寒漠山麵色大變,即便是見多識廣的他,也未曾見到過這般景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此時的莫羽已經失去了意識,不然他會看到,他的壽命已經被扣得隻剩下1點,就是這僅剩的1點讓他此時還能站在這裡。

恐怖的力量還在他體內繼續湧動著,幸好有練氣功法幫他護住了五臟,否則他的內臟早就不知道被這些恐怖的力量給摧殘成什麼樣子了。

但如果這股力量無法宣泄出去,再過一時半會,即便是強化過的五臟,必然也隻能落得一個被摧毀殆儘的下場。

失去了意識的莫羽此時突然睜開了雙眼,那猩紅的雙眼中冇有焦距,但卻牢牢鎖定了之前傷害過他的人。

洛輕蔓……

“啊……”

莫羽本能的一聲長嘯,那嘯聲宛如魔神降世,就連天空上的雲層,都被這一聲震得四散開來,周圍的動物來不及逃跑的紛紛被這一聲嘯聲直接震死,幸好此處遠離了湘蜀郡,否則光是這一聲,便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因此死去。

就在長嘯結束後,隻見莫羽彷彿瞬間跨越了幾百米遠的距離,整個人突然出現在眾人上空,麵無表情的一拳揮下,宛如彗星墜地一般,挾帶著一股無可匹敵之勢。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