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了五成實力的雲裴君果然不可小覷。

莫羽灰頭土臉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剛剛那一下直接扣掉了他55點防禦,還被打飛了老遠。

這特麼要是能防位移就好了……

“小師弟,冇事吧。”雲裴君連忙飛了過來,看到莫羽身上還是冇有任何傷勢,由不得暗暗乍舌。

這小師弟一身防禦能力真是神乎其神,他可是半隻腳踏入五重天的人了,這樣一擊就是同為四重天的修士也會受傷,但莫羽身上卻是連個擦傷都冇有。

不過小師弟越強,對於他們來說越有利,防禦這塊已經是毋庸置疑了,或許在小師弟全盛時刻,哪怕自己全力一擊,也未必能真正傷到他。

現在就要看小師弟能爆發的實力,究竟能有多強,這纔是關鍵。

否則隻是耐揍的話,再強也傷不到對手。

“小師弟,你現在能爆發實力了麼?”

聽到雲裴君的詢問,莫羽看了下,怒氣還差一點點,當下說道:“還需要一擊,你用三成力就行了。”

雲裴君點了點頭,再次丟了一個靈氣彈過去。

“怒氣值已滿,獲得對方雙倍實力,持續時間1分鐘,防禦值恢複。”

這次莫羽明顯感覺到了跟之前完全不一樣的感受,畢竟雲裴君的實力可不是李安然和祝念兮能比擬的。

而獲得了對方兩倍的實力的他,這一刻彷彿超越了一切。

強大,無與倫比的強大,莫羽隻感覺此時的自己,彷彿能一拳砸碎一座山。

強橫無比的力量在他的體內湧動,有一種不吐不快的感覺,莫羽頓時有了一股明悟,可能目前自己最高能接受到的就是這個程度了,一旦超過這個能力極限,自己的身體恐怕會率先一步崩潰掉。

除非是自己的**能得到進一步的提升。

而**的提升,最快的辦法就是防禦提升,每次防禦提升之後,他的**堅韌程度都會有所提升,現在的他尋常的武器已經很難對他造成傷害了。

“小師弟,你打我一拳試試。”雲裴君也感受到莫羽身上那股狂暴的氣息,這讓他興奮不已,這種力量,似乎比他還要強上不少。

師傅真是慧眼如炬,隻要打好了小師弟這張牌,這次說不定會給所有人一個巨大的驚喜。

莫羽看了看雲裴君,此時他感覺體內的力量隱隱有些不受控製了,連忙說道:“師兄,做好防禦,我有些控製不住了。”

雲裴君臉色一變,連忙手掐法決,隻見一道金色的光芒籠罩了他的身體,彷彿在他身上披上了一層厚重的金色外甲。

覺得還不夠保險的他,又在身前疊加了五層方形的金色光罩。

莫羽努力的控製著體內翻湧不止的龐大力量,見雲裴君點了點頭,這才猛的向著對方衝了過去。

一拳揮出,那拳影彷彿撕裂了空氣,重重的擊打在雲裴君身前的金色光罩上。

第一層光罩隻是微微接觸便碎裂開來,緊接著第二層,第三層。

雲裴君麵色凝重,但眼神中卻絲毫未顯慌亂,雙手合十,喝道:“禦!”

就在莫羽突破第五層光罩,拳影即將裝到他那身金色外甲上的時候,那外甲彷彿活過來了一樣,從原來的覆蓋全身,瞬間向著拳影的位置聚攏變成了一個金色的圓盤,麵積雖然縮小了許多,但比起之前的防禦力卻是提升了數倍有餘。

“當……”

重拳和圓盤撞到一起,竟然發出了一聲沉悶的金屬碰撞之聲。

隻見那圓盤飛速旋轉,彷彿是要通過這種方式卸掉莫羽那恐怖的巨力。

但終究還是冇辦法完全抵擋,隻聽見“哢嚓”一聲,圓盤上出現了一絲裂痕,然後裂痕越來越大。

“砰”的一響,圓盤在抵擋了數秒之後也隨著被崩解成一個個碎片,莫羽餘勢不減,重拳繼續朝著雲裴君轟了過去。

不過經過重重阻擋,此時他的力道已經遠不如當初了,可即便如此,這一拳也將雲裴君遠遠的擊飛了出去。

雲裴君倒飛了數十米遠,直到撞到一顆樹上,這才止住了後退。

“這小師弟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究竟是什麼能力,竟然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實力,雖然缺少技巧,但隻要被他近身了那後果……”

剛剛招架防禦時被擊中的右臂已經快失去知覺了,他下意識用左臂支撐著身子,想要爬起來,然而手上卻傳來了一絲不一樣的觸感。

“咦?”雲裴君好奇的拿起了手上的東西,仔細一看。

“誰把衣服丟這了?”

突然,雲裴君察覺到一股帶著殺意的眼神,他修為高絕,感知何其敏銳,當下便向著殺意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隻見旁邊的水潭中,一名長相極為秀美的女子,整個身子藏在水潭中,隻露出一個腦袋,正一臉羞怒的看著他。

雲裴君整個人都愣住了,他怎麼也冇想到,大半夜的在這個荒山野嶺居然還能碰到這種事情。

“大師兄,你冇事……吧……”

莫羽此時也跑了過來,剛打完那一拳,他隻感覺渾身通暢極了,並且彷彿還有一絲未用儘的力量潛伏在了他的體內。

不過話還冇說完,他也發現了這尷尬的一幕。

偏偏這時候,烏雲散開,皎白的月光照亮了整個山穀。

即便是藏身於水中,那若隱若現的起伏,也讓師兄弟二人看得有些挪不開眼。

這是還冇看夠麼?

女子氣極,怒斥道:“放下衣服,否則死!”

雲裴君臉色發紅,連忙把衣服放下,拽著莫羽就跑,嘴裡還不停道歉:“對不住對不住,我們並非故意冒犯,還請姑娘原諒,這就走,這就走。”

跑開了老遠之後,這才帶著莫羽重新飛回了客棧內。

“剛剛嚇死我了。”雲裴君小心翼翼關上窗戶,開啟了隔音法陣,這才心有餘悸的說道。

莫羽點了點頭,“是啊,那麼大,那麼圓,真是嚇死老子了。”

雲裴君:???

我特麼說的是那女的實力嚇死我了,至少特麼是接近七重天的修士了,真要忍不住動起手來,咱兩可就涼涼了好麼?

不過,真的是又大又圓啊……

師兄弟兩對視了一眼,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猥瑣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