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靈山會客室內,隻見幾人正襟危坐,氣氛顯得有些許沉默。

在莫羽承認了自己造水車的經曆後,這個不知道底細的韓承言便向靈虛子提出,想討一件會客室跟自己好好聊聊。

聊啥,有啥可聊的?

但畢竟是皇城來的貴客,又怎麼是他一個小小青靈山弟子能隨意拒絕的呢。

於是便有了眼下這一幕。

靈虛子坐在首座上老神在在,閉著眼睛不知道在想啥。

韓承言和海公公坐在右手旁,莫羽和他們正好對坐著,然後祝念兮和李安然也跟著進來湊熱鬨了。

不是,這跟之前在外麵的陣容有什麼不一樣麼?

還是同樣的人,同樣的配方,莫羽感覺真是多此一舉。

這時,韓承言首先出聲,打破了沉默的氛圍,“莫公子,可否告知一下,你當初是怎麼想著造出水車這等器物的呢?”

語氣雖然溫和,但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莫羽一聽便知道這男的恐怕身份不小,畢竟以前隻有他們社團混得比較牛逼的人,說話纔是這種調調。

他想了想,隨口說道:“不過些許小事,當日被困青雲寨,想著帶那幫傢夥改過自新,便想了個法子,一方麵讓他們能做點事情,另一方麵也是能讓鎮上的人更容易接納他們,隻是這樣。”

莫羽基本上說了實話,這種事情太容易查證了,原二當家陳大牛還在山上呢。

而且這種事也冇必要藏著掖著,他從來不敢小看一個國家的力量,不管是在以前還是在現在,主要是以前被抓得有點心理陰影了。

韓承言點了點頭,這也和之前值夜司收集的情報基本吻合,人是確定了,接下來就再試探下對方的深淺吧。

“不知道莫公子對這天下是怎麼看的?”

這個問題曾經是他爹韓奉天問過他的,但是當時他的回答遠遠還不夠讓他爹滿意,不知道這次莫羽能給出一個什麼樣的答案。

怎麼看,用眼睛看……

我特麼現在連天乾國周圍有幾個國家都不知道,懂個錘子的天下?

不過這兩個人到底什麼來頭,要是回答得太敷衍,會不會把老子給抓起來啊?

莫羽心中充滿了糾結,最好的辦法是說一個讓他們一聽覺得特彆高深莫測,但是又冇有具體意思的話。

安靜了片刻,莫羽突然想到了,係統給的他那半部聖賢警世言,裡麵好像就有一些看起來就很有道理的話,裡麵好像就有一句是說天下。

管他呢,先死馬當活馬醫吧。

當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後緩緩說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原本有些等得不耐煩的韓承言,愣是被這短短十六個字給唬住了,他反覆輕唸了兩遍之後,整個人豁然開朗,對啊,這纔是世間的本質啊,所有人都在追求著自己的利益,芸芸眾生,又有誰能超脫得了。

與其說是利益,不如說是每個人追尋的價值、或理想、又或是生存,他有他的追求,父皇有父皇的追求,家族有家族利益,國家有國家利益,這些最終彙聚在一起,這便是天下,亦是眾生。

再想想他自己之前的回答,簡直就是貽笑大方,坐井觀天。

這莫羽不過十七八歲,居然能一眼看穿本質,這是何等的才情,何等的博學,難怪能說出那等曠世之言。

不光是他震驚了,靈虛子,祝念兮以及李安然紛紛驚訝的看著他,祝念兮還稍微好點,畢竟上次聖人法相事件,也讓她知道了這傢夥有時候說的話真的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那種。

但李安然不知道啊,她自幼博覽群書,也算是響噹噹的才女了,就在之前對方問起這個問題的時候,她還在思考該如何迴應。

結果這莫羽一言道破夢中人,這纔是**裸的現實,天下眾生的本質。

彆看她平時淡泊如水,但在這種時候,卻隱隱激起了她那茂盛的求知慾。

“先生大才,短短一言便道破了世間本質,我自愧不如,先前多有怠慢,還請先生見諒。”韓承言鄭重的向著莫羽鞠了一躬,慚愧的說道。

莫羽麵色平靜,但心裡卻是有些打鼓。

臥槽,是不是裝過頭了?

但事已至此,他剛立起來的人設,總不好說拆就拆啊。

無奈點了點頭,繼續喝茶掩蓋他的尷尬。

“先生,我這裡還有個疑問,還請先生您指教。”韓承言恭恭敬敬說道,都已經用上敬語了。

還來,你再問我怕我要繃不住了啊,兄弟……

心裡雖然這麼想著,但嘴上卻不能慫,隻能祈禱一下千萬彆是什麼太刁鑽的問題啊。

“你問吧。”莫羽麵無表情的說道,主要是現在他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最合適了。

韓承言大喜,不過還是很快按捺下激動,認真開口問起了他最想問的問題。

“先生,如今的天乾,內有大旱,生靈塗炭,外有強敵,夏淵、青闕虎視眈眈,還請先生教我破局之法。”

好傢夥,還真是張口就來啊你……

這特麼不是你說,我連那兩個國家叫什麼都不知道你信不?

早知道就不裝了,太特麼累人了,要不是怕被關進局子了,何必費這腦子。

莫羽迅速翻看著之前收穫的那半部聖賢警世言,好在這裡麵每一句都會有一個大概的批註,否則以自己頂多小學水平的閱讀理解能力,肯定是回答得牛頭不對馬嘴。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不對不對,感覺太激進了。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好像也不對,這是做人的道理。

算了算了,就抄下這三句吧,希望能矇混過去,下次再也不搞這檔子事了,簡直要了命了!

選定好的莫羽,認真的看了對方一眼,然後麵容嚴肅,沉聲說道:“你且聽好,我隻說一遍。”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是為投之亡地然後存,陷之死地而後生。”

鏗鏘有力的說完這三句東拚西湊的名言,莫羽看著已經陷入了呆滯的眾人,默默端起了茶杯,小抿了一口茶。

夭壽啊,趕緊糊弄過去吧,再整下去,小爺真要繃不住了啊……

內心還在瘋狂吐槽的莫羽並不知道今天他說這幾句話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若是知道恐怕打死他都不會再去選擇裝這麼一筆。

隻可惜他並冇有先知先覺的能力,所以也並不清楚,今天一番話,在未來給他帶來了多大的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