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了麼?三院大比的時間已經定下來了,就在5個月之後。”

“哎,今年我們書院恐怕又是墊底了。”

“上一屆唯有卓師兄和上官師兄擠進了前二十,這一屆還不知道會是怎麼樣一個情況。”

“彆的不好說,反正三重天和四重天這兩組的競爭太慘烈了,恐怕很懸。”

“何必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吾輩書院學子當自強不息,不試試怎麼知道。”

“你先通過院內小比再說吧,恐怕小比也就兩三個月後就開始了。”

“這次小比,還有一個好戲看,歐陽廣對戰張永明,說實話我雖然不喜歡歐陽廣,但他實力還是毋庸置疑的。”

“這可不一定,現在張永明拜師莫教習,指不定到時候會突飛猛進也不好說。”

……

關於三院大比的訊息確定後,這段時日三大院各學子皆開始議論紛紛。

同時張永明和歐陽廣生死決鬥的事情也是被眾人提及最多的。

三大院的學子平時對陣廝殺的情況還是很少的,除了武院經常會安排他們外出執行任務,靈院和書院的學子平時見血都很少。

更不要說這種生死相拚了。

甚至已經有弟子暗中開下了盤口,賭兩人最終誰能獲勝,慢慢的,盤口的花樣變得越來越多了起來。

有賭兩人能堅持多少息的,有賭兩人中會不會有人忍不住認輸求饒的等等花樣百出。

不過在所有的盤口中,張永明還是不太被人看好的那一個。

對於這一些,張永明都清楚,但他並不在意,前兩天他已經通過了第一階段的測試,也是諸多師兄弟中唯一通過的。

今天是他進行第二階段訓練的第一天,其他師兄弟都不在身邊,這讓已經習慣了一群人的他微微有些孤單。

不一會,見莫羽緩緩走了過來。

張永明連忙躬身行禮道:“見過師傅。”

莫羽點了點頭,經過這段時間的地獄式訓練,這小胖子明顯比之前瘦了不少,雖然還是有些圓潤,但至少不算肥胖了。

“你現在修為到哪一步了?”

聽到莫羽的問話,張永明連忙回道:“回稟師傅,四重天初期已經基本穩固了,剩下就是水磨工夫,預計到中期可能需要一年左右。”

這個進度其實已經屬於上等資質了,要知道絕大多數宗門弟子,在他這個年紀能有三重天修為就已經在門內算為天才了。

但是在書院,18.9歲的四重天修士占比還真不算太低。

莫羽雖然對修行之道並不擅長,不過他有係統指點,到不至於讓徒弟們走彎路。

而且以他個人以前混跡社會的經驗來看,這幫學子弱的不是修為,而是經驗。

書院崇尚教化為先,平時對比鬥這塊也並不太重視。

也不像武院那樣,經常會把院內學子拉出去操練,甚至是委派任務給他們,極大的豐富了他們的對戰經驗。

現在距離院內小比已經隻有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了,就算是通過係統指點,補全他們的修行方式,短時間內恐怕也很難有太大的提高。

唯一可行的,就是讓他們多跟人對戰,捱打捱得多了,自然就知道怎麼還手了。

“你跟歐陽廣的事情,為師聽說了,有多大把握?”莫羽淡淡的問道。

張永明搖了搖頭,他得到訊息,歐陽廣已經快步入四重天後期了,修為高他一截,而且對方是靈脩,手段繁多。

他要是能近身纏鬥還好,若是進不了身,恐怕結果還是會跟之前那次一樣。

“把握不大,但徒兒必定全力以赴。”

莫羽點了點頭,他要的就是這個態度,任何事若是不付出全力,怎麼可能會有想要的結果。

“很好,你第一階段的訓練通過,本是應該進行第二階段訓練的,不過為師想了想,既然你想要對付歐陽廣,那這段時間還是以實戰為主吧,到時候為師會給你找一些對手,不過可能過程會很痛苦,你需要做好心理準備。”

張永明懵懂的點頭應道,此時他還冇意識到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

直到第二天,他被莫羽從公孫文瀚那邊請過來的五重天學子狠狠揍暈了過去。

才終於明白,這個過程是真特麼的疼。

……

然而另一邊,臨海郡守府。

作為臨海郡守胡廣成,他自己也是六重天宗師境的高手,平日裡也算是高高在上的人物。

而且臨海郡作為天乾首屈一指的富饒郡府,他胡廣成也是有幾分背景的。

他的背後,站的可是太子韓承賢的關係,當今的太子妃,可是他親侄女,否則他也不可能在這郡守府一坐就是二十年。

就算是臨海郡最有權勢的張家和歐陽家,對他平日裡也都是客客氣氣的。

但是這段時間他的遭遇,卻是讓他窩火至極,同時也是糟心至極。

都怪那個肖家,好端端冇事去招惹張家那庶子乾嘛。

現在人是死了,卻引來這麼麻煩的一個東西。

更麻煩的是,現在因為這個東西,引來了足足十五個世家閥門,其中也包括了本地的張家和歐陽家。

而且來的還全都是七重天的大宗師。

要知道平日裡,大宗師其實都是很少出現在外界的。

因為七重天晉升八重天實在太困難了,所以到了這個境界的大宗師往往都會選擇一個安靜的環境,閉關修煉。

像張家,歐陽家,平時對外的話事人也都是六重天的水準。

那些大宗師基本都是兩耳不聞窗外事。

可這次不一樣了,這次鬨出來的那靈血神丹,就是那些大宗師們晉升八重天的機緣,這就冇有人再能坐得住了。

偏偏這個燙手山芋現在還被暫時保管在了他這裡,畢竟他代表朝廷,不會說可以偏袒任何一家。

這玩意一放就是差不多一個多月,十五個世家閥門到現在為止都還冇有商討出一個具體結果。

而且看這架勢,恐怕還不知道要多久的時間。

搞得他現在天天跟孫子一樣,不但要幫著保管那靈血神丹,還要看一大群大宗師的臉色。

說到底,還是他實力不夠強,要是他也是大宗師,又何必受這種氣。

“哎,這日子啥時候是個頭啊。”

胡廣成歎了口氣,他對靈血神丹這東西是真冇有半點想法,這東西不是說吃了立馬就晉升八重天了,還是得有一個過程。

他連想都不想,這玩意他要敢吃,不出一刻鐘他絕對會身首異處,甚至會被宰了還拉去練成人丹。

為了晉升八重天,這些老怪物可都是什麼都不管不顧了的。

“大人,肖家老祖肖擎天過來拜訪,說想見您。”一名下人走了過來,輕聲說道。

胡廣成臉色一凝,思索了片刻,還是冇想明白這個節骨眼這他過來乾什麼。

但畢竟人家是大宗師,他也不能太不給麵子,想了想還是開口道。

“來者是客,請肖大宗師來會客廳一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