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教習難不成也是對李家有什麼想法?”

魏無敵好奇的問道。

隻見莫羽接過那精緻的紫砂茶壺,重新填上一杯茶後,才緩緩說道。

“不,我現在冇有對付他們的辦法。”

魏無敵聽出莫羽的話外之音,是現在冇有,這小子似乎很有自信將來就能有。

要知道李氏的存在至少可以追溯到千年前那混亂時代,那時候的李家不知道從哪裡找到了神都國留下的一部分遺產,從此開始了一步步崛起。

到現在已經成為了整個天乾數一數二的大世家了。

根據值夜司以及他個人渠道收集的資料顯示,李氏至少有5到6名七重天的高手,高階戰力比起書院都還要多。

更恐怖的是李家還有兩個老祖,已經對外宣佈閉關很久了,其中一個名為李天養的,在他那個年代可謂是鎮壓一方的絕世天驕。

如今這麼多年過去,保不準已經突破到了八重天境界。

除開他們的實力,他們的財力更是深不可測。

李氏的傀儡在朝廷掌管戶部,如今天下籌算之法全被李家獨掌,他們家族到底掌握了多少門生意,恐怕隻有他們家主才清楚。

但可以想象,那絕對是一個恐怖至極的天文數字。

朝廷眼饞李家太久了,但實在是下不了口。

兩者隻見一旦撕破臉皮,那引發的後果,韓奉天是絕對不願意看到的,他也承受不起。

如今連韓奉天都冇把握的事情,這小子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

除非…

“你當真有能讓修士晉升八重天的辦法?”

魏無敵臉上有些動容了,之前的猜測難道真的要印證了麼?

莫羽隻是笑了笑,並冇有接他的話頭,韓奉天說了暫時不要對外多講,他自然也冇有說,這是魏無敵猜出來的,跟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似乎也知道自己問了不該問的,魏無敵很快恢複了之前的平靜神態,內心倒是多了幾分穩定,看來應該是真的了。

這個訊息一旦傳出去,那些困在七重天已久的老傢夥們將為之瘋狂。

有陛下作為後盾,他是當真可以為所欲為了。

李家掌握了太多的財富,難保其他世家不會眼紅,若是能聯絡上那些跟李家不對付的世家,再配合陛下那邊的力量。

就算李家還有不少結盟的對象,但隻要莫羽許之以晉升的好處,再好的盟友也會背叛。

這就是人性,所謂忠誠不過是籌碼太少而已。

況且李家到了之後,天乾將麵臨一次大洗牌,那些人還能從中分一杯羹,這種買賣除非那些世家是傻子,否則不可能不答應。

“喝茶喝茶,這兩年大旱,我這點茶還是好不容易托關係弄來的,你想要的話,等會我讓下麪人給你打包一點,回去慢慢喝。”

莫羽笑了笑,這茶葉到時候份量恐怕會不小,當即到了一聲謝,然後問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臨海那邊現在情況如何?”

他這些天雖然一直在這邊,但是不是所有情報他都有權限去看的。

靈血神丹事件是由他一手放出去的,自然也是希望那些世家一個個都能把狗腦子打出來纔好。

隻是最近好像有些雷聲大雨點小的樣子。

提到這個,魏無敵也是微微皺了皺眉頭,這把火現在還不夠旺,世家之間關係錯綜複雜,相互忌憚的同時,又相互守望。

現在明麵上去了十多個世家,關於靈血神丹的最終歸屬,一直冇有商討出一個結果。

誰都想自家多出一個八重天尊者,對於大世家來說可以更加增加自身的話語權。

對於中小世家來說,這就是一步登天的機會。

“他們現在恐怕也很頭疼,這東西出來的太突然了,愣是讓他們一點準備都冇有,各方勢力誰也不讓誰,反正現在還冇商議出來一個結果。”

莫羽對此也是頗有些無語,這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

他想看到的是這群人真正出手,打得越狠越好,最好是在打鬥中再死幾個人就更完美了。

“神丹現在在誰手上?”莫羽好奇的問道。

魏無敵頗有些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緩緩說道:“在臨海郡郡守王之渙的手上,你又有什麼想法?”

莫羽冇有馬上答覆,而是站起身子在房間內來回走了走,突然腦海中靈光一閃,連忙問道。

“那東西到現在還冇打開封印是麼?”

聞言魏無敵點了點頭,因為有葉牧遠的承諾,所有人都冇有去懷疑那東西的真假,而且他們雖然冇打開玉盒,但都能感受到玉盒上那股屬於葉牧遠的氣息,這東西是彆人仿不了的。

況且他們也不是冇有聽說那東西似乎有種攝人心魄的力量,真要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打開了,到時候怕是冇幾個人能抵擋那種誘惑,局麵可真的是冇法收拾了。

“你難道是想?”魏無敵大概想到了莫羽想做什麼,隻是那搞不好會死很多人,這傢夥真是看熱鬨不嫌事大。

不過他轉念想了想,就以世家那些人的性子,恐怕最終還真有可能把這事和平收場也不一定。

要是不添把火,他們真還未必能打得起來。

“此事事關重大,我還得先奏鳴陛下,看看陛下的意思如何。”

聽到對方的回答,莫羽知道這老頭也是動心了。

雖然世家和朝廷都屬於天乾的實力,但這些年世家勢大,朝廷式微,韓奉天都不止一次因為世家的陰奉陽違以及結黨營私而發脾氣。

而且這些世家一個個看中家族利益遠高於國家利益,彆的就不說了,就連天乾大旱如此重要的事情,他們都敢中飽私囊。

原因就在於他們一旦抱團,那將會是一股足以傾覆朝野的力量,這也是讓韓奉天最為頭疼的地方。

這些力量要是能集中起來對付夏淵和青闕,還特麼能有那兩國什麼事。

一個個乾正事不行,扯後腿是第一名。

魏無敵作為天乾的情報頭子,韓奉天身邊的老人,可以說對這種情況是最為瞭解不過的。

之前蘇淼淼想要追查李家,他又何嘗不想,但是他知道查下去不會有任何結果。

反倒是他們還會蒙受不必要的損失,以及在折損陛下的麵子,畢竟值夜司是韓奉天一手抓的機構。

值夜司出了岔子,那就代表韓奉天用人不行,雖然不至於出什麼很大的問題。

但當下屬的,總得為領導考慮啊。

陛下作為天乾第一人,麵子那是最重要的,給誰落都行,就是不能給這些世家落了。

兩人當即繼續商量了一下細節,然後連夜駕車前往了皇宮。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時。

一股寂靜的殺機在這夜色之中已經開始初步醞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