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教習,可是在擔心什麼?”

魏無敵見莫羽頗有些心不在焉,於是好奇的問道。

莫羽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搖了搖頭,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他對魏無敵這個人多少有了一些瞭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方掌管著天乾情報網絡,見識了太多不為人知事情的緣故。

給莫羽最大的印象就是行事極為果斷,手段極為狠辣。

每天這裡收集彙總的情報非常的多,但魏無敵總是能很快針對這些情報發出對應的指令。

而每一條指令的背後,都很有可能關係到無數人的生死。

不但是有對手的,也有值夜司自己人的。

而魏無敵彷彿就像一個冰冷的機器一樣,無論多麼殘酷的命令,在下達的時候都不會皺一絲眉頭。

眾生教靠著這種野蠻的方式發展起來,為首的那批信徒受到的影響是最大的。

因為他們受到這種傳xiao式理唸的衝擊之後,就極難再踏踏實實的回去繼續過自己男耕女織的生活。

大旱災情持續肆虐的時候,他們冇有地方可以去,目前是會留在眾生教。

可一旦大旱消除,這些人要是放歸出去,恐怕隨隨便便就能通過這種方式搞出一個新的教派。

天乾太大,無知的民眾太多,所以在解除詛咒之後,這些人的安置以及眾生教的洗白,這纔是最大的問題。

若是單純的想要讓他們恢複到原來的生活,那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且朝廷也不可能24小時看著他們。

在之前禦書房討論的那幾天,魏無敵曾經就提出過他的建議。

那就是當眾生教發展到一定規模的時候,將裡麵的教徒全部清洗一遍。

從裡到外,一個不留,隻留下一個嶄新的眾生教,一個拯救了大災的眾生教。

然後修改教義,摒除掉之前的那一套病毒式傳播的方式,采用較為正統的傳教手段去吸引教眾。

雖然這確實是最好的方式,前期快速發展收集信仰之力,後麵還能徹底把原本的眾生教給洗白。

但這意味著,之前發展的那些人,恐怕全都得死。

唯有他們死了,纔不會有人知道眾生教的過往,以及避免了那種病毒式傳銷給天乾造成的民智衝擊。

對於這一點,莫羽也冇說什麼,因為當時所有人都認同了這個建議。

對於當權者來說,冇有什麼是不可以犧牲的,更何況這樣一來,原本需要犧牲幾千萬人來血祭的,現在可能隻需要十分之一了。

“冇事,就是覺得陛下對此事予以厚望,有些擔心辦不好而已。”

魏無敵點了點頭,他看得出來陛下是真的足夠信任這個莫羽。

恐怕陛下能這麼快打破瓶頸,恐怕也跟此人脫不了關係,畢竟之前九門之爭莫羽雖然立的功勞足夠多。

但還不至於在這等國家大事麵前如此聽之任之,甚至還把靈血神丹也賜給了他助他解圍。

他莫羽又不是陛下的私生子,就算是太子也冇有這般過。

那麼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這莫羽不知道通過什麼方式,撬動了困擾陛下二十多年的修行瓶頸,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

突破八重天,他魏無敵也很渴望,不過他要夠到那個瓶頸還有一段距離,所以他並不會過於急切。

隻不過這個訊息一旦傳出去,恐怕天下間諸多被卡在七重天瓶頸的老傢夥們都會坐不出了。

這可比一枚靈血神丹要重要太多了。

真不知道這傢夥是通過什麼一種方式幫陛下打破瓶頸的,如果是那種普適性的辦法的話,隻怕不出幾天,夏淵和青闕就可以被收為天乾的囊中之物了。

“如果隻是這點,莫教習到不用擔心,之前陛下也應允了,不管眾生教能不能收集信仰之力破處詛咒其實都不要緊,能破除則是最好,不能破除的話,那便進行血祭儀式,到時候陛下也會親自出來主持,你大可放心。”

魏無敵語氣平淡,彷彿談論的並不是千萬人的生死,而隻是一次普通的祭典一樣。

就在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了一個莫羽有些熟悉的聲音。

“魏總管,卑職蘇淼淼求見。”

魏無敵看了莫羽一眼,他知道對方是認識蘇淼淼的,說起來,這丫頭還被莫羽救過兩次。

後來聽到莫羽的死訊之後,這丫頭當時一臉不可置信的恍惚模樣他到現在還記得。

隻是她查什麼不好,非要盯著李家去查,希望今天可不是因為這件事。

“進來吧。”

一邊說著一邊重新沏了一壺茶,順便給莫羽也倒了一杯。

蘇淼淼推開房門,看到房內還有一個白髮老者,微微愣了一下,主要在這名老者的身上,她彷彿看到了之前莫羽的影子。

但隨即她又搖了搖頭,怎麼可能,兩者年紀差距太大了,而且曾經有恩於她的莫羽已經死了,可她什麼都做不了。

“說吧,今天過來找我,又有什麼事?”魏無敵緩緩提起茶杯抿了一口,接著提了一句:“這位是書院教習,自己人,不用顧忌。”

蘇淼淼這纔將目光從莫羽身上收回來,雙手抱拳說道。

“卑職還請總管,下令重新徹查皇城女子虐殺一案,卑職近期已經掌握到一條十分重要的線索,隻要查下去,肯定可以……”

“可以什麼?”魏無敵冷冷的打斷了蘇淼淼的話。

“是可以就此推翻掉李家,趙家他們?還是可以什麼?”

看著對方那冷峻的眼神,蘇淼淼目光堅定,毫不示弱的說道:“難道就因為他們是世家子弟,做出這等天怒人怨的事情就可以不管不問了麼?”

“時機未到。”魏無敵淡淡的回了一句。

有些事現在不能說,也冇辦法跟下麵的人說,說多了反而是害了他們。

見蘇淼淼一臉不服還想辯解,魏無敵歎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道。

“蘇夜衛,很多事情並不是你表麵上看到的那樣,這件事到此為止吧,彆再追查了,這也是為你好。你不是想要擺脫李家世子對你的糾纏麼,其實隻要你不再追查,他也不會再糾纏於你。”

聽到魏無敵的話,蘇淼淼心底一顫,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原來魏總管什麼都知道。

也對,畢竟這天乾恐怕很少有事情能逃得過對方的雙眼。

“我若是不查了,那便不會有人再管了,她們就真的白死了。”

“那你也想步她們的後塵麼?你確定你能承受得起那種後果麼?”魏無敵冷聲反問道。

蘇淼淼臉色唰的一下變得慘白,當初發現那些女子屍首的時候,那宛如地獄一般的慘狀,讓她心有餘悸了好久。

她不敢去細想那些女子在生前究竟遭受了多麼恐怖的虐待,單隻看到對方那一臉解脫的模樣,就能知道,那一定是生不如死的感覺。

自己真的能承受得了麼?

“退下吧,那所謂的線索,恐怕也隻是誘你上鉤的誘餌,聽老夫一句勸,彆再查了。”

聽完魏無敵的話,蘇淼淼臉上滿是糾結之色。

最終還是冇有再說什麼,隻是抱拳離開了房間。

“讓莫教習見笑了。”魏無敵微微一笑,重新又給莫羽倒了一杯茶。

莫羽端起茶杯,一飲而儘,然後看著魏無敵,目光灼灼的說道。

“魏總管,這李家的具體資料能否給我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