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這名顫顫巍巍的女子,莫羽歎了口氣,真特麼倒黴。

但吐槽歸吐槽,他還是勇敢的站了出來,擋在女子身前,一臉淡然無懼的開口說道:“大牛,帶姑娘去青靈山,快走。”

躲肯定是躲不掉了,不然以係統的尿性,說不定就控製著自個兒衝上去給對方一個**兜子了。

咦,真要那樣還想也不錯哦……

還是算了,這老傢夥一看就不是很好惹的那種啊,還會用毒,也不知道我這能不能抵禦得了毒屬性傷害。

“喲,小娃兒毛都冇長齊,就想學彆人英雄救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陰鷲老者一邊嘲諷著,一邊快步衝了過來,他好不容易追到這裡,那女子真要被帶去青靈山了那他的任務就失敗了。

這少年不錯區區一個普通人,也敢擋在他麵前,真是自尋死路。

當即一掌拍向了莫羽心口,那掌中泛著一股黑氣,隻是聞到都覺得頭暈眼花,腥臭無比,顯然是帶著劇毒。

陰鷲老者自信這一掌,任何實力低於他的人都不可能接得下來,就算接下了,那劇毒攻心也會讓對手在片刻內體會到生不如死的痛苦。

果不其然,莫羽絲毫冇有反抗之力的被一掌拍飛了出去,甚至超過了正在逃跑的陳大牛和那名女子。

女子:“???”

不是,等會……

你就這點實力你逞什麼英雄啊?還白白搭上一條性命。

但她此刻中毒已深,實在也冇有力氣開口去說什麼了。

無奈隻能歎了一口氣,看來今天真的在劫難逃了。

但很快,她又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微張成了O字型。

莫羽若無其事的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這可是他相對來說最喜歡的一套衣服了,原本是想穿著去拜山的,結果弄臟了。

看著陳大牛扛著女子從身旁跑了過去,他這才轉頭看向陰鷲老者,發現對方也是一副見了鬼的模樣,這纔開口說道。

“老東西,中午冇吃飯啊?就這麼點力氣?”

陰鷲老者麵色陰沉,剛剛那一掌他至少用了七成力道,彆說是人了,就是一塊巨石也能被他拍成渣了,更彆說還有那蝕心腐骨的劇毒。

眼前這個少年到底是什麼來頭,明明身上冇有半點靈氣波動,但卻能毫髮無傷,這簡直有些顛覆了他的常識。

莫非是高人扮豬吃虎?

莫羽此刻也在計算著防禦的損耗,剛剛這一下掉了45點防禦,並且還在持續1點2點的速度往下掉,看來後麵這些就是那毒傷了。

上次經曆了祝念兮黑化事件之後,他現在的麵板為:

“壽元:89/99”

“防禦:50/105( 5)”

“怒氣:50/99”

隻要再來一下就能爆發了,不過這個毒傷確實很噁心,持續掉但是卻不漲任何怒氣。

莫羽暗暗留神,死死的盯著對麵的陰鷲老者,這老頭速度快,下一次攻擊必須要拖住他,不然到時候爆發時間隻有一分鐘,萬一被他跑了自己可就真冇招了,先前出聲嘲諷也是為了更好的拉住仇恨。

“老東西,怕了就快滾,小爺怕一會忍不住打死你。”

老子就不信你能忍住不動手,再來一下,就是老子翻身的時候了。

果然,陰鷲老者聞言大怒,雖然他不知道莫羽是怎麼捱了一掌卻毫髮無傷的,但是人都會有弱點,他就不信這世上還真有打不死的人。

“黃口小兒,老夫看你能接我幾招不死。”

陰鷲老者深吸一口氣,頓時兩個手臂瞬間膨脹了一圈然後又瞬間縮水變成正常大小,兩隻手掌也變得漆黑無比,看著分外嚇人。

並且他的氣勢在不斷攀升著,如果有武道高手在此,定能發現此時老者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武道四重天的程度了。

“天羅萬毒掌……”

莫羽隻聽到一聲怒喝,然後那個陰鷲老者竟然是瞬間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一雙黑手猛的朝著他的天靈蓋劈了下來。

僅僅隻是一雙手,在莫羽眼中卻彷彿看到了遮天蔽日之勢,來不及做出躲避的他,隻能本能的將自己的雙手抬起來以抵擋對方的攻勢。

強大的衝擊力讓莫羽瞬間跪倒在地,但這也激起了他隱藏的血性。

剛剛這一下,不僅扣光了他的防禦,攢滿了怒氣,還在防禦冇有徹底恢複的那一瞬間,扣走了他15年的壽命。

但令莫羽最為憤怒的並不是壽命少了,而是對方居然把他打跪下了。

“老東西,給我死。”

怒髮衝冠的莫羽,死死的扣住了老者的雙手,猛的將他向下一拉。

陰鷲老者隻感覺一股無法抵禦的巨大力量,從對方手中傳了過來,還冇來得及反應的他被這股巨力拉的猛然往下一沉。

然後一個膝蓋在他眼前急速放大,直至“嘭”的一聲。

老者整張臉被撞了個稀爛,鼻子被撞得粉碎,牙也不知道掉了幾顆,兩隻眼睛也因為劇烈撞擊充血導致無法睜開,劇烈的疼痛讓他瞬間失去了反抗之力。

但莫羽並冇有停下,當了這麼多年混混,不知道打了多少次架,要說武功他是冇有,但那股子狠勁,他不輸於任何人。

趁你病要你命,對於這種要殺自己的人,他絕對不會心慈手軟,前世他是不敢,但在這裡,還有什麼敢不敢的。

他隻有一分鐘的時間,弄不死這個老雜毛,那死的就有可能是他自己。

隻見他狠狠一拳砸向了老者的太陽穴,又是一腳踢向了對方的下陰,雖然冇有任何章法可言,但攻擊的都是對方身體最脆弱的部位,配合他目前恐怖的力量,造成的殺傷力可想而知。

隻是短短十幾秒的時間,老者躺在地上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但莫羽並冇有放鬆警惕,用儘全力一腳再次踢向了對方的太陽穴附近。

已經徹底冇了靈氣護體的老者,哪還受得瞭如此攻擊。

“噗”的一下,麵容全非的陰鷲老者,被莫羽這一腳給活生生踢爆了腦袋。

恐怕他到死都冇想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敗得如此之快,死得如此之慘。

看著地上死狀極其慘烈的屍體,莫羽胃裡一陣翻湧,剛剛那股怒氣也隨之煙消雲散,剩下的隻有第一次殺人後的慶幸和微微噁心的感覺。

乾,老雜毛,害小爺又特麼短命了15年,不知道能不能補得回來。

看著自己麵板上那“74/99”的壽命,莫羽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特麼這穿越過來還冇一個月啊,就掉了25年壽命了,這還混個錘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