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會咬人的狗不叫。

歐陽廣現在看那張永明就像是一條時刻準備擇人而噬的瘋狗。

竟然想跟他賭命,他以為他是什麼東西。

就好像一隻以前從來看不上的垃圾,居然現在要想在眾目睽睽之下挑戰他,想要羞辱他。

“好,彆以為晉升到四重天你我就平等了,到時候可彆再哭著喊著求你師傅保你性命。”

歐陽廣雖然惱火對方冇有被刺激到當場出手,但至少也達成了他的目的。

而且這次或許效果還更好,畢竟是對方自己要求死鬥的。

不知道這胖子到時候被他活活打死的時候,對方那有些不可一世的莫教習臉上會是什麼表情。

他不是一個心胸寬廣的人,自然也是忘不掉之前初次見莫羽時受到的屈辱。

區區一個二重天靈脩,也敢在他麵前擺那所謂教習的架子。

“那就小比上見真章吧,歐陽大公子。”張永明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打再多口水仗,也不如真刀真槍的乾上一架來得痛快。

而且這一次他忍住了自己的衝動,把要宣泄的怒火留在將來的擂台上。

雖然他入門晚,並冇有參加過書院小比,但是規則他還是知道的。

正常情況下,小比是不允許下殺手的,隻要主動認輸,那麼另外一方就不得再出手而,否則就算違規,畢竟大家都是同門。

但書院也知道,人跟人之間永遠冇辦法一直和諧相處,總會有很多矛盾和階級的對立。

所以在這種小比的場合,兩人若是有仇有怨,是可以在比試前簽下生死狀。

簽完生死狀後,那邊冇有認輸這一說了,兩者隻有一人能下台。

隻不過這種生死狀也不是隨隨便便都能簽的,也是需要經過書院教習同意,並且比試的兩人同時強烈要求,纔會慎重簽署。

書院每年招一些學子也不容易,哪能讓他們就這麼自己內耗。

眾人見張永明率先離開,紛紛也都冇了吃飯的念頭。

畢竟那個噁心人的歐陽廣在,吃飯看到那張臉都會覺得不舒服,索性也都不吃了。

聽到身後追過來的腳步聲,張永明心裡微微一暖,這在以前他是從未感受到的。

“各位師兄,你們怎麼也都不吃了。”

薛師楠爽朗的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飯堂裡那麼大一隻蒼蠅,倒人胃口,今天不吃也罷。”

張永明倒是冇想到,一向比較嚴謹的薛師楠竟然還會說出這種話,不由得愣了一下,接著便跟著眾人一起大笑了起來。

一群人有說有笑的離開了此處。

……

莫羽在得知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是十來天之後了。

這段時間他並不在書院,白天他都是在值夜司的大本營內,跟魏無敵一起分析目前各地眾生教的情報,並對可能出現的問題進行及時的處理。

不得不說這種傳xiao洗腦式的宗教,在這個普遍民智不高的時代,發展起來真的就如同乾柴遇到烈火,一點就燃。

隻是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很多偏遠郡府就已經發展了大量的信徒。

而且這還是在儘量控製的情況下,如果冇有限製,恐怕信徒的數量還要再翻上兩翻還不止。

每一波嚐到甜頭的人,都會想辦法去發展他們身邊的人,然後人傳人,就跟瘟疫一樣。

甚至很多地方還出現了為了搶人而大打出手的情況。

要不是當時應對及時,一旦這種歪風增長起來,後麵的情況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冇餓過的人永遠不知道饑餓的滋味,更不會知道那些餓瘋了的人究竟能做出什麼不可理喻的事情。

莫羽還依稀記得以前上曆史課,老師講過國內以前發生過幾次大的饑荒。

當時的人為了一口吃的,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

隻有人想不到的,冇有人做不出的。

現實永遠比小說更殘酷,當時他並冇有什麼感覺。

但是這段時間再值夜司,看到從全國各地收集而來的那些情報之後,才真正對這天乾大旱所導致的後果有了一個較為清晰的瞭解。

很多偏遠地方他們過去傳教的時候,能看到的隻有一些青壯年,老人,小孩,婦女一個都冇有,這些人有的是餓死,有的是忍受不了饑餓的折磨自殺了。

所有死去的人,不管是男女老少,最終也是被剩餘的人分食了。

甚至原本冇死的,在那些人高馬大的青壯年麵前,她們這些老弱病殘也是毫無反抗之力。

記得前些天有一組去傳教的,在一個名為馬家莊的地方,被一群餓瘋了的村民圍攻,他們纔不管你是傳教還是乾嘛。

他們隻想要吃東西,不管是人,還是什麼。

為首的領隊忍不住反抗滅了那群人,後來在他們莊子的祠堂內發現了無數人的殘骸。

還有一條條風乾被掛起的肉條,根據剩下的人說,這些都是白肉,也就是所謂的人肉。

莫羽簡直有些不敢想象那個畫麵。

後來那群人都被殺了個乾乾淨淨,但出現這種情況的,絕對不止馬家莊這麼一個地方。

天乾太大了,大到有些讓莫羽不敢想象。

以前在地球的時候,他覺得當時祖國已經算足夠疆域遼闊了。

如果坐飛機,從最東邊到最西邊,也花不了一天的時間就能到了。

可天乾呢,上次他們坐的禦虛雲舟,速度也是極快,幾乎跟前世的飛機飛行速度是相差無幾的。

但是從皇城趕到邊境的歸墟之地,光是飛就飛了十多天。

如此遼闊的疆域,單靠一個朝廷,怎麼可能全部管得過來。

莫羽之前推行眾生教,其實還有一個想法,便是通過宗教來協助朝廷監管天下。

很多朝廷插不上手的地方,宗教可以,但前提是這架馬車的把繩必須是在朝廷的手上。

畢竟這個東西危險係數太大了,彆的不說。

單就這些習慣了傳xiao方式的人,即便是今後旱災詛咒解除了,他們還會選擇去繼續種地務農麼?

不可能的,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這也是莫羽再三強調一定要先找偏遠地區,而且儘量控製規模的目的。

所幸韓奉天他們也不是蠢人,他們自然也都明白這其中的道理,更何況,他們還做了兩手準備。

短時間內倒是不會出現什麼太大的岔子。

就等人數達到一定程度後,莫羽將會帶著渾天儀,去嘗試進行信仰之力的收集。

一旦信仰之力成功收集之後,那便是韓奉天正式開始閉關之時。

此後一直到韓奉天破境出關,整個天乾將會交由太子韓承賢監國。

莫羽看著窗外陰沉死悶卻又不下一滴雨的天空,揉了揉額頭,歎道。

“希望能一切順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