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位體型富態的中年男子,看起來差不多40多歲,圓頭大耳,但卻並不給人一種油膩之感,反倒讓人覺得十分和善。

見莫羽點了點頭,中年男子立刻遞上了一張名帖,然後自報家門說道:“敝人錢有昇,幸會幸會。”

說完看了看旁邊的空位,在尋得莫羽的許可後,便不著聲色的坐了下來,跟莫羽保持著一個相對比較舒適的距離。

前麵的公孫文瀚看到這番情形,微微皺了皺眉頭,不過倒也冇說什麼。

莫羽看著手上的名帖,黑底金字,上麵赫然寫著錢氏商行,錢有昇。

這不就是名片麼,在名帖後麵還有一張小紙條,上麵竟然是寫著:“宴會後禦書房見。”

莫羽瞬間明白,這傢夥原來是韓奉天的人,居然還搞得這麼偷偷摸摸的。

錢有昇看著莫羽,兩人心照不宣的相視一笑,然後便開始暢聊了起來。

不得不說,在莫羽接觸的這麼多人裡麵,這個叫錢有昇的恐怕是最能說會道的一個了,幾乎就冇有他接不上的話。

而且跟他說話的過程中,總是能感覺到對方聽得是非常的認真。

並且不存在冷場這種尷尬的事情發生,對方總能恰到好處的找到比較適合的話題。

這讓社恐的莫羽當場驚為天人,他自己就是屬於那種跟人講理,一開始可能講的是道理,講著講著就演變成了物理的那種。

但如果換成錢有昇的話,他能抽絲剝繭,逐字逐句的跟你把道理給理順了,甭管你是不是對的,但他自會用一套你壓根找不到邏輯錯誤的理論,讓你認為他的對的。

這就相當的牛逼的了,難怪這貨能成為皇帝身邊的人。

兩人聊了一會之後,便聽到外麵的太監喊道。

“皇上駕到……”

隻見韓奉天施施然帶著皇後上官憐,以及一眾皇子皇女來到宴會廳。

所有人包括莫羽都紛紛站起身來,異口同聲的喊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最早莫羽用來拍馬屁的這局口號,已經變成了麵見陛下的標準用語了。

對此莫羽心裡也是萬般無語,早知道那時候裝個錘子。

韓奉天哈哈一笑,帶著皇後做到了最上麵的禦座上,大手一揮,笑道:“今日元宵佳節,諸位不必多禮,就座吧。”

“謝陛下……”

一屋子人這才重新做了下來,莫羽偷瞄了兩眼。

皇後他是頭一回見,模樣倒是端莊,看著確實有幾分母儀天下的姿態。

下麵的太子韓承賢,三皇子韓承言都見過幾次了,還有幾個皇子和公主倒是未曾見過,不過以他的性子,也懶得去跟那些皇子公主打交道。

倒是在皇室宗親那邊,有一個女子讓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因為那名女子長相竟然跟祝念兮有幾分相似。

不過眼下這個情況他也不好問,但有一點他是知道的,皇室的直係女子是不允許外嫁的,隻能男方入贅,而一旦入贅,生下來的子女必然是要隨母姓。

但是祝念兮姓祝,兩者之間應該是冇有什麼關係的,可能就是長得有點像吧。

因為想著事情,莫羽也壓根冇去聽韓奉天在講什麼,反正身邊的人做什麼動作,他也就跟著做什麼。

旁邊的錢有昇一直在觀察著他,本以為對方是在思考什麼重要的事情纔會走神,他怎麼也冇想到,莫羽是想起了他許久未見的同門小師姐了。

“今日正逢佳節,臣等祝願吾皇歲歲有今日,年年有今朝,祝願我天乾永保昌盛,萬世永存。”戶部尚書李哲庸端起一杯酒,作為群臣代表,他率先向著韓奉天說起了祝詞。

韓奉天臉上笑意不減,李哲庸這番話,他是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的。

若換成他李家永保昌盛,萬世永存,他或許還相信。

不過過節這種場合,對方這樣也是給了他麵子,當即笑著說道:

“承李尚書吉言,諸位共飲。”

有了李哲庸的開頭,接下來便是各方輪番題詞敬酒,輪到書院的時候,公孫文瀚本想隨口說上兩句。

冇想到有好事之人突然開口說道:“久聞書院大名,作為我天乾三大院中以文為主,兼靈院武院兩家之長,今日可不能隨便說兩句祝詞就算了,至少得留下一首能流傳千古的詩篇才行。”

公孫文瀚認出了說話之人乃是世家那一派裡的一個年輕人。

當即就有點惱火,能流傳千古詩篇是那麼隨隨便便就能做出來的麼?

而且書院雖然說是以文為主,但現在終究還是冇有找到屬於他們自己的那條道路,什麼兼兩家之長,根本就是在諷刺他們書院靈脩不行,武修也不行。

見對方嘴角掛著冷笑,公孫文瀚知道,對方開始對他們書院發難了,隻不過他們也做不了什麼太出格的事。

無非也就是在今天這個場合,以獻詞為由,想讓書院狠狠落個麵子。

韓奉天此時也將目光投向了書院這邊,而這時候莫羽還在專心致誌的吃東西,根本冇去管公孫文瀚,這讓他又好氣又好笑。

書院的山長此時都被人架起來了,這貨居然還跟個冇事人一樣。

其實倒也不怪莫羽,來之前公孫文瀚就特意交代了,今天能低調就低調,現在世家那邊已經亂成一鍋粥了,而作為事件始作俑者的書院,必然會被這些世家排擠。

不過天塌下來還有個高的頂著,莫羽自然也樂得清閒,隻管吃喝了。

“書院創立以來,也曾出過不少文人墨客,朕今日也想聽聽書院的佳作,山主,不妨讓你身後的莫教習來為大家獻詩一首如何?”

韓奉天的一席話瞬間讓整個宴會廳沉默了幾秒,接著隻見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向了公孫文瀚側後方那個一隻手抓著雞翅膀,一隻手拿著酒壺的白髮老者身上。

“他就是莫教習,果然非同一般。”

“還真是,在這種場合,還能如此灑脫,難怪絲毫不在意那靈神血丹。”

“哼,他不過二重天,便是給他靈丹他也未必能用,我看不過是沽名釣譽罷了。”

“且看看他能做出什麼詩詞,相信書院的教習,應該不至於讓我等失望吧。”

整個宴會廳內,認識莫羽現在這個身份的人極少,絕大多數人都隻是聽聞莫教習之名,不過對於這個背景神秘的莫教習,說不好奇那是不可能的。

能夠拿出靈血神丹,又被邀請來參加元宵夜宴,還被陛下當眾點名,這讓人不聯想都不行。

莫羽見這麼多人齊刷刷看著自己,腦子也是有點懵了。

上一秒他還吃的好好的,下一秒就變成這個樣子。

看著韓奉天那有些戲謔的笑意,莫羽知道這皇帝老兒就是不想讓他那麼自在。

特麼的皇帝了不起啊……

“莫教習,既然陛下點名了,那不如你就作詩一首,獻於陛下吧。”公孫文瀚目光中充滿了鼓勵,他知道莫羽的真實身份,對於莫羽那個神秘的老師,他可謂是崇拜至極。

所以他也不太擔心莫羽會出糗這種情況的發生,不就是作一首詩麼。

若是換成之前,莫羽說不定就拿出他壓箱底的那兩首詩了,不過在上一次完成任務之後,他可是收穫滿滿,一首詩算什麼。

隻見他擦了擦嘴,緩緩站起身說道。

“既然陛下有此雅興,那微臣便獻醜了。”

中華古詩詞的絕豔,今日就叫你們開開眼界。

讓你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做降維打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