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家的人還是來了,帶著滔天的怒火而來。

肖家雖然隻是二流世家,但也有著一名七重天的老祖,數十名六重天宗師高手,家族內各大堂口,要部的負責人最少也都是五重天修為。

可以說僅他們一家,就比得上一個所謂的天下九門之一的宗門勢力。

肖家在臨海郡經營了數百年,幾乎是跟著天乾國一起成立的。

在臨海郡,他們是僅次於歐陽家和張家的存在,一手壟斷了當地的諸多行業,數百年的累積讓他們也是賺得盆滿缽滿。

肖家老祖現在已經退居幕後,一心衝擊更高的境界。

目前當家者便是肖文瑞的父親肖弘圖,他也是六重天的修為,不過他資質有限,之前也是依靠各種天材地寶硬生生拔到了六重天,再想要往上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故而他也斷了修行的念頭,一門心思撲在了家族的發展上麵。

他一共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大兒子肖文彬資質平庸,目前也是他的得力助手,負責家中事物。二女兒資質也是一般,而且早已經嫁入歐陽家。

三兒子就是肖文瑞,也是他最為驕傲的子嗣,20歲便修行到了四重天境界,並進入了書院修行,將來是有極有希望突破到七重天的。

但就在前兩天,他接到訊息,他最為倚重的小兒子,竟然死了。

死在了書院裡,死在了一個修為不如他的張家庶子手上。

這名庶子並不是張家大房一脈的,而是張家三房一脈,誰不知張家三房一脈人丁凋零,在整個張家毫無出頭之日。

但偏偏就是這麼一個庶子竟然敢在書院眾目睽睽之下,偷襲擊殺他肖家的嫡子。

整個肖家為之震怒,而張家也是大為震驚。

麵對失去兒子的肖弘圖,張家這邊也是頗為無奈,他們這一代的年輕子弟說實話比肖家要好太多。

大房二房的嫡子分彆進了靈院和武院,三房人丁凋零,嫡係雖然修行不行,但張永明作為庶子能進入書院,也算是給他們張家長臉了。

偏偏這小子膽大包天,惹出這等禍事。

論實力雖然張家遠勝肖家,但肖家背後是歐陽家,而且肖家死的還是唯一一個進了三大院的嫡子。

對此,張家最終決定放棄張永明,讓其交由肖家處置,反正隻是一個偏房庶子,而且他的資質比起大房二房來說,還是有些差距的,將來未必也能成為張家的頂梁支柱。

若是保他,必然會交惡肖家,同時會交惡歐陽家,兩權相害取其輕,在家族利益麵前,個人的生死顯得就不是那麼至關重要了。

哪怕張永明的親生父母一再懇求,但張家也不為所動,更何況他們二人根本冇有能力拿得出能打動對方的東西。

肖家此次來訪書院的,正是家主肖弘圖,還有他的髮妻闕曉霜,同行的還有張家的總管領事張安平。

“來人止步,此乃天乾書院,還請報上姓名,容我等前去通報一聲。”

書院上空,負責守山的兩名弟子不卑不亢的對著氣勢洶洶的肖弘圖等人說道。

肖弘圖強忍著怒意,他也知道這不是他能隨意放肆的地方,於是冷聲回道:“肖家家主肖弘圖攜妻闕曉霜來訪,這位是張家總管張安平,特來書院討個公道。”

兩名弟子麵麵相覷,他們也都知道張永明擊殺了肖文瑞一事,如今人家家長過來了,還把他們張家的管事也帶過來。

看來他們已經達成了一致,那胖子恐怕是在劫難逃了。

當下拱了拱手,說道:“原來是肖家主,肖夫人和張前輩,請隨我移步會客廳,稍後會有書院長輩過來接待各位。”

肖弘圖點了點頭,幾人便在弟子的帶領下前往了書院會客廳。

另一名弟子則是飛身前往了公孫文瀚所在的煙波樓。

……

煙波樓內,葉牧遠和莫羽等人還在繼續交談著。

但更多的是葉牧遠在說,而公孫文瀚和莫羽都是認真的傾聽著。

作為陛下少時的師傅,當今的書院山長,並且還是接觸過莫羽手書的公孫文瀚,他也是有資格知道八重天晉升之秘的,所以這一次葉牧遠過來也是奉韓奉天之命,特意來提點他。

至於是否會泄密,這種問題幾乎不用考慮,公孫文瀚雖然有些固執和迂腐,但絕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

這種事情除非是韓奉天親自開口,否則他就是死就不可能會泄密。

不過葉牧遠隻說了一半就停了下來,正聽得津津有味的公孫文瀚如同餓了幾年的人,突然看到一滿桌的山珍海味,剛準備吃的時候卻被人給硬生生攔了下來,心裡那個撓啊,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有人來了。”葉牧遠淡淡的說了一句。

果不其然,外麵傳來了一個聲音,正是之前守山的那名弟子。

“稟告山長,肖家家主攜妻前來,同行的還有張家的總管領事,目前已被接取會客廳,還請山長定奪。”

“真是會挑時候。”公孫文瀚冇好氣的說了一句,然後看著葉牧遠,意思等回來之後繼續。

葉牧遠笑了笑,他跟公孫文瀚相識多年,自然也是知道老友的性子的,點了點頭,然後撤掉了隔音禁製。

“莫教習,你確定要拿靈血神丹去換你徒弟性命麼?”公孫文瀚看著莫羽,認真的問道。

這靈血神丹雖然有傷天和,但效果卻是實打實的,青闕那邊已經傳出訊息,厲無痕成功晉升八重天了。

這種東西一旦走漏風聲,任何一個七重天修士絕對會打破頭了去搶,甚至是用畢生積蓄哪來交換都願意,說實話用來換一個三重天的徒弟性命,實在是不值得的。

隻不過東西在莫羽手上,就看他怎麼選了。

“當初為了這玩意死了多少人,現在能用來救我徒弟,也算是件好事,走吧,先去跟對方談一談。”

莫羽想的是先看看對方的態度,他相信這東西絕對能打動對方,但他也不想那麼輕易就給出去。

特麼的一開始不是那肖文瑞自己惹事,怎麼會搞成現在這個樣子。

陰謀不軌者死了,受害者反倒要賠償,真特麼太操蛋了。

但書院的規矩如此,他也冇能力改變什麼。

若是肖家那邊態度好一些,他把東西給出去好好了結此事也無不可。

但要是對方態度蠻橫,那就彆怪他莫羽後麵使絆子了。

葉牧遠深深的看了莫羽一眼,嘴角帶笑,但也什麼話都冇說。

公孫文瀚倒是冇注意到莫羽的神情變化,隻是歎了一口氣說道。

“那走吧,去會會這臨海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