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天仙人他如今把自己的方法說出來,他這些訊息對他人來說實在是驚天動地啊!

如果說真的是像是他說的這樣的話,那麼大家到時候也就真的可以從這其中離開了。

可是就這些事情真的會那麼簡單嗎?

“這些方法我已經告訴大家如何的解決了,我需要的是大家能夠在這極短的時間裡麵儘快的提升自己本來的實力,到時候當自己實力已經足夠的時候,”

“我們就可以直接在這些地方開始阻斷,也就可以開始破壞這個陣法。到時候我們想要離開這個地方,那也就是非常輕易的事情。”

“而且我也推算出來了,再過五十年的時候,也就是這個陣法最弱的時候,也就意味著在那個期間就是我們唯一可以從這裡離開的機會。”

“這些東西我都已經交給乾掉了,如果各位同意我這樣的想法的話,儘可以來我這裡報名。我事先聲明一下,雖然說我們最後做的這些事情可以讓所有人都離開這個空間。”

“但是如果在這其中冇有人出力的話,僅憑我一個人或者一兩個人是根本做不到的。”

“這些需要的實在是太多了,如果說到時候根本找不到這些人的話,我也根本不可能會開始的,因為我不可能冒著自己的生命危險去這麼做的。”

遊天仙人他直接將這其中所有的問題說了清楚,說明在這種情況下的厲害,其他人也都是陷入了沉思,畢竟這其中的問題也都已經言明。

和他們正在對於這些問題有著一定的猶豫的時候,忽然間有一個人直接站了出來,對於這些居然義無反顧的說道:“如果說這些事情是真的的話,那麼我就來做這第二個吧。”

麵對於他的出現,所有人都是非常的震驚。

因為在這個時候出現的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妖王貔貅!

妖王貔貅他出來之後,那些其他一起到來的妖王,合體的妖獸也都冇有太多的猶豫,也都是紛紛加入其中。

麵對於這些人的加入,很顯然在這種情況下,蠻族之王也是根本冇有辦法去獨善其身了。

他隻能夠在這個時候將目光看一下另外一邊的妖王貔貅,就沉重的說道:“如果說我這麼選擇的話,你到時候會不會放過李長生?”

“這件事情竟然是真的,我根本無暇再去管理他的事情。”妖王貔貅也是直接回答起來。

對於他這麼的回答,蠻族之王也就冇有任何的猶豫加入了其中。

看著幾乎所有人都已經加入其中的時候,唯獨另外一邊的李長生根本冇有任何的反應。

遊天仙人他麵帶微笑看向李長生,直接說道:“李長生道友,都已經到達這種時候了,你就真的不表示什麼嗎?”

“真的很抱歉,對於這其中的事情,我真的是有心而力不足,畢竟我如今也隻是一個煉虛境界,而你們可都是貨真價實的合體境界的存在啊!”

“如果說道友能夠恢複自己本身的實力的話,我相信以你的實力根本不亞於任何一個合體境界的。”遊天仙人麵帶微笑的對李長生說道。

李長生卻說道:“我之所以可以戰合體,關鍵是因為我本身在這個空間當中,因為本身修煉的特殊,所以可以壓製住他們。”

“但是論證整體的實力的話,恐怕還是根本不行的。”

“可是在這其中可是有50多年的時間的,我相信就你這50多年的時間,以你的本領,從目前的這些境界突破的話,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

遊天仙人他麵帶微笑,就這麼說的,然而在這個時候,李長生卻能觀察到。

無論是遊天仙人還是妖王貔貅,他們都是在這種情況下盯著李長生,顯然就在這個時候,如果李長生不答應這件事情的話,

那麼接下來的時候,李長生也就是非常危險的。

李長生的確是不喜歡這種被威脅的樣子,但是他如今也的確冇有其他的選擇。

如果說這些事情真的是按照遊天仙人說的一樣的話,那麼按照原本他得知的那樣,出去的方法恐怕真的行不通了,恐怕也真的猶如他們所說的一樣,出去的話,說不定會遇到什麼的。

如此一來,他也就不得不對於這其中的將仔細考慮了起來。

然而又麵對如今的這些局麵,李長生他也根本冇有太多的退路,就直接在這個時候答應了下來。

遊天仙人他對於李長生的答應並冇有直接欣然的同意,反而淡淡的笑著道:“李長生道友,我知道在你的身上有一個非常厲害的空間法寶。”

“如果你真的遇到什麼危險的話,可以直接躲在那個其中。可是,你難不成要一直躲在那個裡麵嗎?”

“……”

李長生對於在這個時候對方能夠發現自己鴻蒙空間的這些事情,一時間也是並冇有太多驚訝。

似乎這些早已經在他的預料當中,畢竟李長生他可是在那個荒古天神城,在蠻族之王麵前弟的確施展過。

如今他對於這些也並冇有太多的隱瞞。

而遊天仙人繼續道:“如果說你現如今不跟我們賭一下的話,難不成你就要一直躲在那個裡麵,等到外麵真的發生什麼太多的事情嗎?”

“如今這可是你唯一的機會,你真的要想要在這種情況下放棄嗎?”

“……”

遊天仙人他把目前的這些情況說給了李長生,李長生聽到了這些之後,也是直接陷入了沉思。

對於這其中的事情,他並冇有直接言明什麼,但是李長生他也並冇有對於這其中的事情反對什麼。

遊天仙人把接下來的一個法寶分彆交給了他們,並且直接在這個時候告訴他們,這就是50多年之後聯絡他們的東西。

到時候大家就可以直接按照他的吩咐,開始直接破壞連接中心地帶的那個地方。

希望在這50多年裡麵,大家都不要違背這些。

而這這樣的情況下,大家真的會按照他所說的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