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十二。

距離訂婚之期還有三天,但是此時元海之上已經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以往的元海,幾乎是蒼龍一脈的私屬領地,偶有強者路過,都會被蒼龍一脈監視,但是如今蒼龍一脈卻彷彿大開方便之門,任由人族與妖族往來元海之上。

昔日那無法觸及的禁區,如今卻對所有人都敞開了大門。

是大玄這邊給的壓力嗎?

有對天下大勢敏銳之人瞬間就感覺到,龍族內部似乎發生了什麼變化。但是此事卻無處求證,隻能暗自留意,等待日後再慢慢查證了。

與此同時,一向編緲的雲龍天宮也施展大手筆,在數日之內,按照人族城市的模樣打造了一座雲上新城,稱曰雲城,用來作為此次大喜的舉辦之所。

這雲城並非幻術,而是施展法術凝雲成山,每一座雲山都有百丈高。

每凝一塊雲石,就需消耗一枚真龍鱗,為了建造這座能容納百萬人族的雲城,足足消耗了2200多枚真龍鱗。

雖然說龍族的龍鱗對龍族來說是可再生之物,但是畢竟也不是短時間就能長出來的,因此不少龍族化人之後,頭頂都不太平整,於是帶著一塊布以此遮擋。

雲龍天宮同時還宣佈,雲城將作為日後雲思遙的陪嫁之一,永久保留於元海之上成為人族與龍族交流的橋梁。

隨著訂婚之期的臨近,越來越多的觀禮者也都陸續到達了雲城,這座新生的天空之城也熱鬨了起來。

魷魚精的鐵板魷魚攤火爆異常,生蠔精一邊烤著生蠔一邊給客人表演現擠耗油,鯛魚精一招夜戰八方藏刀式邀請客人品嚐最軟糯的生魚片,就連修行深厚的鮑魚大聖也上演鐵鍋燉子孫,那散發出濃濃香氣的鮑魚羹,服之可捉升氣血之力……

彆的不說,雲城剛一成立,憑藉獨一手的貨源,已經將海鮮美食城的名號打響!

南荒青青草原有天下第一鮮的美譽,而雲城,則是毫無疑問的天上第一鮮了。

......

當然,除了美食,這幾日雲城中的較量也冇少。

首當其衝的是那些跟隨長輩前來觀禮的世家子弟。以往他們隻是從長者的口中聽聞龍馬的傳說,如今真的見到真龍,一個個都是激動無比。

尤其是那些龍女,與他們乎日裡接觸的人族和妖族女子完全不同。當然也有人族女子,對雲龍公子一見傾心。

於是,各種文會層出不窮,這些世家子弟們一個個都施展出渾身解數,就彷彿是開屏的孔雀一般,展示出自己的底蘊。

彆的不說,能夠跟隨長輩來此的世家子弟確實都是屬於精華的那一批,因此雲城之上錦繡頻現,優秀的詩詞層出不窮。

這種情況,隨著東蒼子弟前來雲城,頓時進入了白熱化!

在以往,雲龍神魂與儒門文華互補,因此雲龍多會選擇儒門天才共同修行;但是自從陳洛以白龍馬為媒介,授予雲龍神魂修行之法,這雲龍和紅塵氣的契合度便更高了一些。

尤其是武院那一幫尖子,身在道主時代,嚴格算起來,就是陳洛的第一批弟子,屢次受到大道反饋自然一個個神完氣足,底蘊深厚。

他們這一到瞬間就將世家子弟給壓了下去。除了少林一脈外,其他傳人都受到了雲龍的熱烈歡迎。

尤其是逍遙派那寥寥幾個弟子,據說已經收到了不少於十份真龍合修的邀請。

壓力給到了儒門子弟這一邊。

......

「人族英才,層出不窮啊。」雲城的高空之上,一位碧眼龍侯輕輕感歎,「這一次的世家子弟中,已經是有不少俊才,但是那些武道弟子,卻似乎更加優秀。」

「隻要陳洛踏足萬裡,百年之內,武道萬裡之人恐怕將呈現井噴之勢。」

「猶如當年孔夫子封聖,三千門人儘數正道那般。」

他身邊的另一名龍侯點了點頭:「本以為人族連續出了麟皇與武帝這兩位雄主,人族氣運已經到了巔峰,至少三百年蟄伏才能再出大帝。「

「冇想到,那隻是開始而已!」

「陳洛此子……說不清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

碧眼龍侯點點頭,隨後又是輕鬆一笑:「無論如何,經過這次聯姻,我雲龍一脈和人族算是綁在了一起。」

「思瑤得到造化真龍血脈,我龍族一統的時間也不遠了。在這上麵,還是需要藉助人族之力的。」

對麵的龍侯點了點頭看向遠方,說道:「他們來了……」

碧眼龍侯當即朝著遠方發出「哈哈」大笑聲,迎了上去。

......

這一次來的,不是彆人,正是陳洛立武院時,各武學門派的首任大師兄與大師姐。

如今在南荒執掌南少林,被妖族尊稱為「禪佛」的阿達摩!

迴歸越州,立劍翠微山,創「神劍山莊」,人稱「劍神」的昔日阿吉,今日謝曉峰!

當年因為歹人而家破人亡,誤練邪功,後被陳洛救口,被譽為武道仙子的峨眉大師姐--蘇淺淺!

八歲習得蘭花拂穴手,九歲悟出太極拳,如今不滿十歲,卻成為東蒼和道門共認的武當大師兄,天下最年輕的三品高手--宋無疾!

這四人,是武道中最早冒尖的天驕,更是在陳洛收覆水權時,一戰而動天下。

雖然武道弟子出自武院,但是在天下人的眼中,武院弟子皆為陳洛門人,而這四人,更是陳洛的親傳弟子!

做師父的訂婚,他們自然是要來打前站的。

而跟在他們身後的,還有著名的「浪子回頭」秦鬱、「鬥轉星移」王勝方、「渾身不祥」葉辰等人。

對於這些武道天驕,雲龍一脈也不敢輕視,專程備好了休息之處,等碧眼龍王將他們送到之後,便開始拜訪一些到達的賓客。

「公子和六先生兩情相悅,結成夫妻本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聽那碧眼龍侯的口氣,怎麼像是人族和龍族的聯姻。」留守的蘇淺淺喝了一口茶,輕輕歎氣道。

作為東蒼城的老人,蘇淺淺與雲思遙交情頗深,作為女子,自然是希望雲思遙得到最純粹的祝福,但是一路上碧眼龍侯都在談論未來雲龍一脈與東蒼乃至大玄的合作

之事,讓她心中有些鬱悶。

「這也正常!」同樣因為年紀太小而留守的宋無疾吃著水果,說道,「陳師和六先生的身份註定了他們會有這層看法。」

「尤其是龍脈三分,雲龍孱弱之際,陳師對人族的影響力給了雲龍一族極大的信心。」

「將這次喜事看做聯姻對他們的利益更大。」

蘇淺淺點點頭,望向窗外,感受著整座城市的濃濃喜色,眼中帶著一絲嚮往。

「真好!」蘇淺淺感歎了一聲。「

宋無疾抹了抹嘴,說道:「蘇姐姐,你自己待著哈。」

「我去看看,能不能拐一隻雲龍回去!」

蘇淺淺看了看宋無疾:「你啊,再長個十年,肯定有一群雲龍撲上來,至於現在,你去找個龍蛋還差不多!」

宋無疾輕輕一笑:「我裝成六千裡的小天才,冇準有喜歡養成的呢?「

蘇淺淺:(·へ·十)

小小年紀,不學公子的武道,學起公子的心眼了。

他現在還是三品,自己得趁早打!

這麼想著,一股紅塵氣從蘇淺淺體內爆發出來。

此時,距離二月十五之剩一日。

.....

南荒,麒麟域。

一支豪華的車隊從麒麟域中飛出,朝著元海的方向飛去。

車隊最前方的車廂中,甘棠有些無奈地看著麵前掛著一串碩大的金鍊子,歎了一口氣。

「老爹,您好歹也是半步帝妖,不用如此謹慎吧!「

那金鍊抖動,傳出麒麟王的聲音——

「哎呀,離開麒麟域,你老爹我冇有安全感啊!」

「你是不知道我得罪了多少人!」

「說不定老青龍都要追出來揍我!」

「小心為上,小心為上!」

甘棠無語,說道:「既然如此,您就不必去雲城了。我幫您傳信不就行了嗎?「

「那怎麼行?」大金鍊子繼續抖動,「臭小子這麼大的事,我這個當老爹的不登場合適嗎?」

「老竹子在天外,那臭小子冇有親近的長輩壓陣,怎麼可以!」

「再說了,我還給兒媳婦準備了改口紅包呢!這東西得親自給!「

甘棠退而求其次:「那也不必變成這個玩意兒吧?我總不可能帶著這個出門吧?」

「這多好啊!金燦燦的……」那大金鍊子狡辯了一句,說道,「行吧行吧,變一個你拿著順手的物件!」

話音落下,那金鍊子立刻「砰」的一聲,變成了一隻蒜妖。

「這會可以了吧!」麒麟王得意道。

甘棠拍了拍額頭。

算了,毀滅吧,挺累的!

......

中京,安國公府。

陳萱望著被洛紅奴精心裝扮過的陳洛,滿意地點點頭:「還是紅奴手巧。」

洛紅奴在一旁連忙擺擺手:「公子是錦繡英姿,怎麼打扮都好看,和紅奴冇有半分關係。」

陳洛看了看腰間配上的寶玉,歎了一口氣:「和平常一樣不好嗎?現在這樣子,我自己都覺得彆扭。」

「不可以!」陳萱嚴肅道,「這樣的大日子,怎麼能和平常一樣呢?」

陳洛想要說什麼但最後還是放棄,點點頭:「聽你們的。」

洛紅奴捂嘴一笑,說道「我去看看其他的準備」就離開的大廳,將空間留給了陳萱和陳洛這一對姐弟。

陳萱隻是不住地打量陳洛,最後說道:「是長大了啊!」

「我記得我剛見你到你的時候,你隻有這麼大。」陳萱說著,用手比了個大小,「現在都要成家了。」

「你那幾位師兄呢?」

「這樣的日子,怎麼冇見到他們人影。」

陳洛解釋道:「六師姐雖然是以雲龍公主的身份與我訂婚,但也是竹林弟子。」

「所以諸位師兄說好,訂婚前他們作為女方家人,去陪六師姐;等明日,他們再作為男方的人。」

「現在應該在雲龍天宮了。」

陳萱聞言點了點頭。

「你訂婚之後,我要開始閉生死關,衝擊道尊了。」陳萱輕輕說道,「先和你說一聲,免得錯過了,讓你擔心。「

陳洛微微皺眉:「這麼快?要不要再積累一些底蘊?」

陳萱搖了搖頭:「希夷先生說我有些古怪。」

「按理來說,即便是當年道門大師姐清羋道君,也不過就是陰陽境。我憑藉她的一段道韻就能晉級如此迅速,有些匪夷所思。」

「而且我在進入陰陽境後,修為進度並冇有減緩,反而越發迅速。時至今日,確實有了衝擊道尊的底

蘊。」

「我思來想去,隻有可能和紫霄宮有關!」

「紫雪宮……」陳洛微微一怔,隨即想起了自己在祖龍聖居中見過的祖龍,祖龍的話不多,但是卻透露著不少資訊。

首先,以祖龍的修為,居然會逃避什麼存在;另外,他還提到了一個叫做「歸墟」的地方!

天外,到底是什麼情況!

「有把握嗎?」陳洛將話題重新拉回來,關切問道。

陳萱微笑著點點頭:「七八成吧!」

「希夷先生也會為我做些準備。」

「道門修行本就危險,冇有人敢說十成把握!」

「但是我相信,我冇有問題。」

陳洛點點頭,這種修為的事情,即便是他和陳萱的關係,也不好多嘴,隻能報以信任。

「知道了!」陳洛輕輕說道,「萬事小心。」

「即便出了岔子,哪怕隻能保留一絲神魂,也要儘全力。」陳洛說道,「隻要我還在,我就能把你救回來!「

陳萱的笑容越發明媚,她再一次說道:「是長大了!「

「能夠保護姐姐了。」

「其實……你不用如此辛苦!」陳洛輕輕撇了撇嘴,「我現在也能保護你!」

陳萱冇有說話,而是起身抱住了陳洛。

「可是……我是姐姐啊!」

「無論何時,都應該是我保護你的!」

陳萱抱著陳洛,感受著對方的存在,在陳洛看不到那一雙眼中,滿是不捨,卻又充滿堅毅。

她道成之日,就是遠去天外之時。

她要搞清楚紫雪宮的真相,她要搞清楚父親到底在陳洛身上做了什麼。

希夷先生告訴過她,答案,或許就在天外!

那她,就去天外!

此時此刻,風兒輕,月兒明。

樹葉兒遮窗欞……

......

此時距離吉時還有八個時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