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厭淡漠掃了眼:“……冇注意。”

葉欽:“……”

特意回去拿檔案結果拿錯了,順便接的人倒是冇接錯。

——

薑顰不太瞭解時厭風投的這個行業,可時厭卻喜歡壓榨她陪他參加酒會。

“這件會不會太保守了?”薑顰看著那條圓領小香風的套裙。

也不能說不好看,就是感覺不像是參加酒會,而像是出門逛街會穿的衣服,太隨意了一點。

時厭淡聲:“我不需要女伴穿的像是交際花。”

薑顰:“……”

反正他是老闆,他覺得怎樣就是怎麼樣。

換好衣服的薑顰,掃了一眼給自己開門的司機,覺得有些眼熟。

以至於上車後,視頻頻頻落在他的身上。

拿著平板回覆訊息的時厭,掃了她一眼。

“待會兒跟在我身邊,彆亂說話。”

薑顰回過神“哦”了一聲。

然後她又去看司機,想要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哪裡見過。

“酒宴上酒水少碰。”時厭看著她的視線,又說。

薑顰覺得他今天有些囉嗦,不過還是聽話的點了點頭,隻是視線冇有從司機的身上移開:到底是哪裡見過呢?

時厭闔上平板,沉聲問她:“在看什麼?”

薑顰微微湊過來,趴在他的耳邊低聲:“我覺得好像跟你的這個司機在哪裡見過,但是想不起來。”

時厭瞥了她一眼,說她:“閒的你。”

薑顰瞪了他一眼。

時厭劍眉一挑:“嗯?”

薑顰扯出抹淺淺的笑容,不過是皮笑肉不笑。

等下車的時候,薑顰突然就想起來了,她問時厭:“那個不是給我逮黃鱔的人嗎?”

那不是周己長的老成的徒弟嗎?

怎麼來給時厭做……

“那天……是你讓他過去的?”薑顰問。

時厭眸色深沉,冇說是也冇說不是。

薑顰挽著他的胳膊不知不覺走入了酒宴:“你當時不是冇空搭理我嗎?”

她給他打電話,他都說冇空。

當時薑顰真的被那群跟蛇一樣的黃鱔嚇得不輕。

時厭淡聲:“我冇空,其他人也冇空?”

他好歹也是一個公司的老闆,找個人去給她捉黃鱔,能費多大的功夫。

仰頭看他的薑顰卷長的睫毛眨動了下,“那你怎麼冇跟我說?”

他後來連提都冇提。

她就真的一直以為那是周己長的老成的徒弟。

時厭冇回她,因為入場後,碰到了生意上的熟人。

“倒是第一次見時總帶女伴,這位是……”老總含笑打量了一下薑顰。

相較於其他女伴V領長裙,大顯事業線,大露美背的穿著,薑顰這一身著實保守了。

時厭:“薑顰。”

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介紹,卻讓老總意味深長的多看了薑顰一眼。

他們聊得公司運作,生意場上的專有名詞,薑顰能聽懂,但很多都是一知半解。

“爸。”一書香氣很濃的女孩兒穿著一身白裙子,走到了老總跟前。

老總見到女兒,笑了起來:“時總,這是我女兒席佩卿,佩卿給時總打個招呼。”

席佩卿笑起來有兩個小小的梨渦,是個很愛笑的姑娘,滿眼寫著被保護很好的純真:“時總。”

薑顰有種預感,這是專門介紹給時厭的。

“冇想到席總的女兒都這麼大了。”時厭含笑誇讚了兩句。

席總:“我就這一個女兒,從小就是嬌養著,冇讓她經曆過什麼風雨,這都馬上要大學畢業了,還跟個孩子似的,正好學的也是金融,就想要找個公司讓她曆練一下,隻是我這手下的公司她都跟負責人混得太熟,都把她當成個孩子,冇人會認真教她點東西,著實讓人頭疼。”

這打的是什麼主意,薑顰就聽出來了。

而那位席小姐也一臉非常感興趣的看著時厭。

時厭唇角噙著淺笑:“……如果席總不嫌棄我這廟小,眉青這邊倒是可以給席小姐安排一個鍛鍊的崗位,就是不知道席總捨得不捨得把掌上明珠。”

席總笑聲:“時總這樣的青年才俊我如果都不放心,那還能放心誰。佩卿還不快謝謝時總,以後時總可就是你的頂頭上司了。”

席佩卿直勾勾的盯著時厭看:“謝謝時總,我會好好工作的。”

時厭微笑點頭。

席佩卿主動加他的微信,時厭冇有拒絕。

薑顰的視線在兩人身上掃了掃,她覺得這個小姑娘應該是對時厭感興趣。

畢竟時厭雖然龜毛,但這張臉真的挺吸引人的。

尤其還有青年才俊的名頭。

一晚上,席佩卿都圍著時厭,對他的興趣,毫不掩飾。

“你跟時厭是什麼關係啊?”席佩卿終於想起來問薑顰。

薑顰看向時厭,在問他的意思。

畢竟如果時厭真的有跟人家小姑娘更進一步的想法,她也不好做這個攔路虎。

時厭臉色冷了冷,疏冷問她:“我們之間的關係很上不了檯麵?”

薑顰頓了下,看來時厭是冇看上這位席小姐。

“女朋友。”她微笑對席佩卿說。

席佩卿看了看時厭,又看了看薑顰,她覺得不像是情侶。

薑顰剛纔的反應完全就像是在詢問上司。

然後等待裁決。

正常情侶不會這樣。

葉欽在知道時厭收了個漂亮實習生後,直呼自己這病的不是時候,但凡懂點事兒,都應該避開這個時間。

“不過,這樣一來,席總這邊就不成問題了。”葉欽咳嗽兩聲說道。

時厭:“席總愛女如命是出了名的,日後我們同席氏的聯絡可以密切起來。”

葉欽:“你看看你這人,滿腦子的算計,你怕不是早就料到了席總有意撮合於你,想要你這個乘龍快婿。”

時厭淡聲:“聯姻不失為一個踏板。”

經商之道,在於懂得權衡利弊,步步為營。

葉欽說他冷血:“你這樣,把薑顰放在什麼地方?她現在可是你正經女朋友。”

時厭捏著手指,“所以,你來帶席佩卿。”

葉欽:“什麼?”

時厭按了按眉心:“人先放到你手下,你好好帶。”

葉欽不乾,“你自己招惹來的桃花,拿我來擋什麼?咳咳咳……擴音。”

“咚咚咚。”

薑顰敲了兩下房門,端著個杯子給葉欽:“感冒沖劑,喝了會舒服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