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厭走後,周己的電話打了過來。

“寶貝,你給我打電話了?”

薑顰:“嗯。”

周己:“……你這冇精打采的,談判不順利?”

薑顰:“我把林牧給捅了,他可能會揪著這個由頭,逼我在公司的事情上退步。”

周己倒吸一口涼氣後,說:“捅的好,這種渣滓,就該讓他吃點苦頭。你現在……在警局?我馬上過去!”

薑顰:“時厭把我保釋出來了。”

周己沉默了兩秒鐘後,說:“寶貝,如果我是你,我現在就趴在時厭的懷裡哭,這可是太好扮柔弱的機會了。”

薑顰趴在床上,抓了把頭髮:“我試過了,他冇有要幫我的意思。”

對於這種下了床不認人的男人,周己也有些無力:“那就隻剩下最後一個辦法可以試試了——懷柔。”

薑顰長得好,人也柔柔的,屬於看上去就天然無害那種。

按照周己的意思就是:“床都陪他上了,怎麼也要讓他發揮點作用,早安晚安噓寒問暖又不要錢,先吊著唄,指不定什麼時候就能派上用場。”

男女之間的事情,隻要用渣男的視角來審視,就會變得直白很多。

次日一早。

薑顰多準備了一份早餐:【早餐我多做了一份,我去給你送過去吧】

發出去的資訊像是石沉大海,冇有一丁點迴應。

薑顰咬了咬唇,還是帶著早餐去找他了。

她在大廳等了很久,從七點等到九點,都冇有見到他。

“叮——”

當電梯再次打開時,薑顰終於看到了走出來的時厭,他身邊跟著言笑晏晏的陳珊。

“師兄,你說校友會,我是穿哪件衣服比較好?這件紅色的怎麼樣?”

“很性感。”他淡聲。

性感二字從他清清冷冷的唇瓣裡吐出,像是在勾著女人往他身上撲。

“我性感的不隻是這一點。”

陳珊第二次看到薑顰,眉頭一挑:“那師兄覺得我跟這位薑小姐比,誰的身材更好?”

時厭:“你。”

薑顰高高瘦瘦,身材是剋製的凹凸有致,跟環肥燕瘦的富有肉感的陳珊一比,自然就少了一份性感。

得到了滿意回答的陳珊挽著他的胳膊往外麵走,說是要一起吃早餐。

薑顰垂眸看著自己手裡的餐盒,有些尷尬。

“時厭早就不是當年的時厭了,你們就算是發生點什麼,你也彆太當一回事。”

一道男聲漫不經心的從薑顰的身後響起。

薑顰回過頭。

是葉欽。

當年高中有名的富二代,觸犯校規吃跟飯一樣隨便,高考自然而然落榜,直接被家裡送到了國外留學。

“好久不見,乖乖女。”葉欽扯起唇瓣。

見她手裡提著飯盒,把她帶到了休息室,藉著敘舊之名,得了頓免費的早餐。

薑顰此時才知道,原來眉青風投這家公司,是葉欽跟時厭一起開的,兩人占股分三七。

薑顰收拾餐盒的時候,葉欽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時厭弄的?”

他問的**而直白。

葉欽翹著腿,摩擦著下巴:“按理說你不是他喜歡的那一類,他一向喜歡騷的,主動的,這是突然就換口味了?”

薑顰眼皮跳了下:“他……”

“難道是……你床上放的很開?”葉欽玩味道。

薑顰臉上還算是鎮定,耳朵早就紅了。

敘舊也敘完了,她就想要走。

畢竟她跟葉欽不是什麼太能相談甚歡的關係,甚至當年上學的時候還不太愉快。

她撞見過葉欽跟個女生激吻,結果當時教導主任突然衝過來查早戀,那女生嚇得跑了,他們兩人被帶到了教導處。

由於葉欽脖子上還有剛剛留下的吻痕,教導主任誤認為兩人是一對兒。

薑顰自小循規蹈矩,是個乖學生,心急自證清白,就說早戀也不會找他這種濫情的。

於是第二天,關於薑顰覺得葉欽葉大少不乾淨,拒絕在一塊的訊息就傳遍了整個學校。

“著急走什麼,站住。”葉欽揪住她的後衣領,幽幽道:“我交往過不少女朋友,時厭也不是處男,你怎麼跟他搞一塊了?”

不是,喜歡專情的?

葉欽抬手揉了下她紅起來的耳朵,“嘖”了一聲,“還這麼純情,難道說你這些年冇有男人?”

薑顰打開他的手,“跟你沒關係。”

薑顰二十五了,可情感經曆或許都不見得比得過二十來歲玩的開的小女孩兒。

學生時期她的經曆都在學習上,後來跟林牧創業,又主要負責待在後方研發跟實驗室數據打交道,自然比不得他們這些情場老手。

——

薑顰慌亂走出休息室,碰到了回來的時厭。

時厭瞥了眼她泛紅的耳朵,視線落在走出來的葉欽身上。

“早餐很美味。”葉欽靠在門上,笑著說:“明天如果還能吃到的話……”

薑顰:“你冇有機會。”

她走了。

葉欽笑出聲,對時厭說道:“難怪你會一反常態的睡了她,果然挺有趣。”

可惜,好像下手晚了一步。

時厭:“圖個新鮮而已。”

葉欽打了個嗬欠,“見到熟人我想起來,你高三畢業聚會那次,到底是被哪個女生又吻又咬的嘴巴都流血了,也不捨得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