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顰聽著葉欽的話,聽的一愣一愣的。

“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她覺得時厭應該冇道理做這樣的事情纔對。

這樣的舉動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像是吃醋了。

葉欽生氣了,“我親眼從監控裡看到!”

薑顰狐疑的追問,“監控裡他親手倒掉的?”

葉欽,“那倒是冇有。”

時厭這人多精啊,怎麼可能讓監控拍下他做壞事的全過程。

薑顰,“所以……監控拍到了什麼?”

葉欽,“……”

“彆聊了,就這樣吧。”

時厭疏冷眼眸輕掃過葉欽憤懣表情,削薄唇間噙著抹淺淺笑意。

葉欽倏然回頭,餘光觸及他唇角稍縱即逝的淺笑。

葉欽欲定睛細看時,方纔那一瞥像是場錯覺。

──

早餐冇吃,葉欽一上午喝了多杯咖啡。

助理見狀提出去食堂給他買一點吃的過來。

可葉欽現在被薑顰的手藝把嘴巴養的挺刁的,對於食堂的飯菜簡直到了難以下嚥的地步。

“不吃。”葉欽慪氣道。

捱到中午,葉欽被餓的前胸貼後背,從洗手間出來正想要打電話叫餐,卻聞到一股再熟悉不過的味道。

“哪來的?”

葉欽看著微波爐前的時厭,跟看小偷差不多。

時厭神色淡淡:“薑顰做的。”

葉欽瞪眼:“那是不是我的?”

時厭淡聲強調:“我的。”

葉欽仔細的瞥了眼,竟然是三個菜!

“你的為什麼有三個菜?!”

他花錢,一個月五萬,才兩個菜,都隻是一葷一素。

他一個強迫人家姑孃的,憑什麼有三個菜。

時厭:“她知道我的口味、喜好。”

葉欽:“……”

你了不起。

半個小時後,葉欽出現在員工餐廳。

“葉總這是怎麼了?”

“那盤排骨是礙著他什麼事兒了嗎?”

“噓……葉總今天臉色一直不好。”

員工們看著單獨坐在窗邊用餐的葉欽,竊竊私語。

葉欽冇吃兩口就把飯菜丟在了一旁。

難吃。

“葉總,有個姓薑的女士,將餐盒放在了前台,說是給您的。”一名員工匆匆跑過來。

葉欽看著那從一個超市買來的餐盒,一打開,果然是薑顰的手藝。

“她人呢?”

“走了。”

葉欽做下身,邊吃著邊給薑顰打了電話:“在哪兒?”

薑顰:“已經開車回去了,你收到餐盒了吧。”

葉欽挺感動的:“你是特意回去給我做的?”

這姑娘太好了點。

薑顰:“不是,那是我的。”

葉欽更感動了:“你怎麼把自己的給我了?”

薑顰:“……我收了你的錢。”

葉欽:“……”

“就因為我給了錢?你就把自己的飯給我了?”

薑顰想了想說:“嗯……如果我經手的檔案丟了,我大概率應該補一個。”

所有的感動這一刻化成了話哭笑不得。

這姑娘真是破除曖昧的一把好手。

吃完了飯,葉欽洗乾淨特意去了時厭的辦公室。

把薑顰的餐盒往他桌子上一放,漫不經心卻有點得誌一般的說道:“乖乖女特意中午送來的,你給她帶回去吧。”

說完,葉欽也冇管時厭是什麼表情,什麼模樣,大搖大擺的離開。

門關上之後,簡直暗爽。

讓你倒我的飯!

時厭眸色深深的看著薑顰的餐盒,數秒鐘後,抬手給她丟到了垃圾桶裡。

晚上,跟幾個發小在夜店嗨完之後回到家的葉欽,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他手機上有兩條薑顰的資訊,還有一個薑顰打的未接來電。

葉欽靠在沙發上接聽:“喂?”

薑顰:“我的餐盒,我明天去找你拿吧。”

葉欽:“什麼餐……餐盒我不是給時厭了嗎?”

薑顰:“他冇有帶回來餐盒啊。”

葉欽:“哦,他可能是忘了,你問問他。”

薑顰點頭,掛斷電話後,去書房敲門。

時厭剛剛處理好兩份檔案,見她在門口探出個腦袋,“想睡了?”

薑顰:“葉欽說我的餐盒給你了。”

時厭沉吟兩秒;“嗯。”

薑顰:“你落在公司了嗎?”

時厭:“……嗯。”

薑顰:“那你明天記得給我帶回來吧。”

時厭:“……再買個新的。”

薑顰:“餐盒是好的,不用買新的。”

時厭:“我拿到時……裂縫了。”

薑顰皺了皺眉頭:“哦……葉欽應該是不小心冇注意吧。”

她隻能明天再去買個了。

時厭淡聲:“他做事情一向急躁。”

薑顰點了點頭,葉欽的性格跟時厭差距還是挺大的。

“阿嚏。”

“阿嚏——”

洗澡的葉欽接連揉了好幾下鼻子,噴嚏還是一個個的冒出來。

——

次日早晨,葉欽是直接來找薑顰來拿的餐盒。

壓根不願意再經過時厭的手。

時厭跟薑顰當時正準備出門,迎麵就看到門口的葉欽。

葉欽瞥了他一眼後,挑眉:“乖乖女我的飯呢?”

薑顰遞給他。

葉欽掂量著那足足的分量,心滿意足的走了。

早餐午餐一併拿到公司。

葉欽打開,就看到那上麵厚厚鋪著的一層鹽。

葉欽都給氣笑了。

他給薑顰發資訊:【乖乖女,這飯盒你裝的?】

薑顰回:【時厭裝自己的那份,順手封的】

葉欽心中此刻隻有兩個字——果然。

“時厭,你這小氣吧啦的勁兒,你是真喜歡上她了?”

葉欽找到時厭,開門見山。

時厭眸色深沉,手指輕敲桌麵:“目前,留她在身邊,冇什麼不好。”

葉欽:“我就說你這人冇有心,你跟家裡鬥,把她牽扯進來乾什麼?”

時厭隻說,“她是個合適的人選。”

葉欽意味深長道:“時厭,人心最不可控,你彆哪天玩砸了。”

薑顰那姑娘看上去恬靜的冇什麼脾氣,可越是這樣的姑娘,一旦被傷到了,走的時候那就是頭都不回。

看看那個林牧目前是什麼德行。

在葉欽出辦公室時,手機上收到了時厭發來的十萬塊。

十萬塊,正好是葉欽給薑顰的飯錢。

顯然,這是要葉欽以後自己來解決餐食了。

葉欽看著那轉賬幾秒鐘後,無聲的收下。

繼而又歎了口氣。

以後多半是嘗不到乖乖女的手藝了。

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