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厭跟楊君懷幾乎冇有什麼交流。

他跟一個班的都不熟,更何況是其他班級的。

隻是高中時期的楊君懷是絕對的風雲人物。

媽媽是初中部的副校長,爸爸是高中的校長,爺爺奶奶也都是飽讀詩書,這樣家庭教育出來的孩子,想在學習上不優秀都不行。

更何況他還彬彬有禮,陽光向上。

這樣的男生完美到是校園男神的存在。

那時候,薑顰和楊君懷多次跟他一起作為活動的主持人登場。

就連老師都說,這兩人站在一塊,郎才女貌,是金童玉女。

兩人配合默契,重要場合,都是男女主持人的首選。

“想去找他?”

時厭修長的手指徐徐捏著薑顰的麵頰。

薑顰推開他的手,什麼話都冇說,可她神情裡都是遺憾。

過去的事情,到底還是過去了。

第二天,薑顰在上班的時候,收到了周己驚喜的訊息:【我又碰到那警察小哥哥了,好巧,他也姓楊,楊宇】

薑顰看著周己發來的楊宇執勤的照片。

本就長相不錯的男人,再穿上警服後,更加的器宇軒昂。

渾身上下都透著正氣淩然。

眼神裡的堅毅,讓人隻是看著就會覺得心安。

昔年陽光少年,站在校園的天台,被迎風吹動校服褂子,他說:“我將來想做一名人民警察,除暴安良,守護一方平安。”

須知少時淩雲誌,曾許人間第一流。

時至今日,薑顰都還能記得他說這句話時的模樣。

在多數人都還對未來迷茫的時候,楊君懷是第一個有如此明確目標的學生。

“薑顰?”

“薑顰?”

沉浸在過往裡的薑顰,被同事呼喚了好幾聲之後,這纔回過神。

同事:“董總找你。”

——

“十月是紅色月,公司準備對區警察局進行參觀學習,你安排一下。”

薑顰頓了頓。

區警察局,不就是……楊宇所在的警局。

薑顰心中莫名的生出了幾分的期待。

她也想要見一見,這個楊宇是否真的如照片那麼像楊君懷。

像,那麼好的楊君懷。

董鋒簡單的安排了後續的事宜後,說了句題外話:“時厭最近都冇有回時家,我哥的意思是,讓你們回去一趟。”

薑顰的心思還在楊宇的身上,“……我……們?”

董鋒點頭,讓她確定自己冇有聽錯。

薑顰想拒絕。

董鋒:“準備準備吧,就定在兩天後,那天正好去警局參觀,下午三四點就能結束,比平時下班早。”

這下,薑顰連拒絕的理由都不好找。

周己知道薑顰要去警局參觀的事情後,讓她如果見到楊宇後,多拍幾張照片。

薑顰答應了。

但她覺得見到的可能性不太大,警察都忙著為人民服務,怎麼會那麼巧的就讓她碰到。

但當天的事情就是那麼湊巧。

薑顰不但見到了楊宇,全程都還是楊宇在為他們做嚮導。

為他們一行人講解。

薑顰因為是帶隊人,所以就站在楊宇的身邊。

與他前後的距離也就兩米。

薑顰好幾次視線都忍不住落在他身上,具體講的什麼卻冇怎麼聽清楚。

楊宇知道她來帶隊,跟她的交流也很多。

後麵薑顰趁他背過身講解時,偷偷站在一旁,拿著手機拍了好幾張。

但——

出於職業的敏感度。

拍到第三張的時候,薑顰就被抓包了。

楊宇笑著對她說:“薑小姐,如果不外傳的話,就不要求你刪除了,但請記得模糊警號。”

薑顰臉一下子就紅了,“hao……好。”

同她一起來的同事也在此時起鬨。

楊宇此刻笑起來的模樣,與楊君懷更相似了幾分。

後麵的參觀過程,薑顰的神經一直都挺繃著的。

等結束時,她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薑顰。”

楊宇驀然在她身後喊道。

薑顰回過頭。

同事們在一旁玩味的看著,“那薑特助我們就……先走了?”

薑顰也不知道楊宇找自己什麼事情,就點了點頭。

兩人站在警局門口有些眨眼,旁邊有個奶茶店,楊宇就邀請她去喝了一杯奶茶。

“我看過你們跟君懷哥的照片。”楊宇說道。

喝著奶茶的薑顰微頓:“你跟楊君懷是……”

楊宇:“他是我表哥。”

薑顰沉默了良久:“難怪……你們那麼像。”

楊宇:“我很早時候就看過你的照片,你跟以前上高中的時候冇什麼變化。”

薑顰:“你……為什麼會選擇做警察?”

這回輪到楊宇沉默:“因為……這是我哥的願望。”

薑顰握著奶茶的力道有些失控,奶茶從吸管裡流出,沾濕了她的手。

“我去一趟洗手間。”

楊宇:“好。”

洗手間內的薑顰,用水流衝擊著手掌,眼睛卻慢慢的紅了起來。

等她出來時,楊宇拿出了當年他們的合照。

“第一次碰到周己的時候我覺得在哪裡見過,後來回去就對著照片看了眼,我哥身邊的女孩兒,照片左邊的女孩兒是你,右邊是周己。”

這張泛黃的照片,薑顰已經很多年冇有敢去細看了。

“這些年你過的好嗎?”楊宇問她。

這一瞬,薑顰好像看到了跨域時空的楊君懷坐在自己麵前,笑著問她:“薑顰你現在過的好嗎?”

薑顰垂下眼眸,遮蓋住眼底的悲傷:“挺好的。”

楊宇:“如果坐在這裡的是我哥,我想他最想要聽到的也是這句話。”

薑顰忽然有些膽怯,再去跟他談下去。

她想要已還有事為由離開,手機就響了起來。

時厭站在奶茶店外,隔著玻璃,目光沉靜的看著他們。

薑顰拿起電話,有了跟楊宇告彆的理由,起身的瞬間,看到了窗戶外麵的時厭。

楊宇也順著她的目光,看到了外麵薄冷的男人。

“是你朋友嗎?”楊宇問。

薑顰略微點了點頭。

楊宇卻說要出去打個招呼。

薑顰眉頭微微皺了下,冇說什麼。

楊宇主動的伸出了手,詢問時厭跟薑顰的關係。

時厭冷冷的站著,冇有伸手。

楊宇也不在意,回頭對薑顰說道:“今天我還有些話想跟你說,留個聯絡方式吧,等你什麼時候有時間,我請你……和你男朋友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