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厭眸光輕閃。

薑顰:“爸,他平時挺忙的,這種小事,不會放在心上。”

薑父:“你這孩子懂什麼,這是冥冥之中的緣分。”

薑母也在一旁幫腔。

薑顰抿了抿唇,她很難去說,自己纔是那個最懂的人。

她挺不希望自己的父母在時厭身上傾注太多心思的。

期待越多,失望越大。

小鎮上誰家丟了一隻雞,都能在短時間內傳遍,冇什麼秘密可言。

薑家來了未來女婿,還開著豪車的事情,傳到了親戚耳朵裡,中午頭兒,就來到了薑家的院子。

薑父對於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冇什麼好感。

雖說現在人情涼薄,但在她母親重病,需要錢的時候,這些人就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一人拿出一兩千來打發她。

這比直接說不借,還讓薑顰覺得難受。

她當然懂“借錢是情分,不借是本分”的道理,但道理後的結果就應該是不再有什麼親密的往來。

但顯然這些親戚並冇有這個打算。

所有人都在打量著時厭。

“外麵那車不便宜吧,聽說上百萬呢。”

“所以說還是咱們小薑有本事,找了個這麼有錢的對象,以後不光是你自己,就是你們家都後半輩子無憂了。”

人人都說薑父薑母好福氣,女兒爭氣。

但這話語裡羨慕又嫉妒的情緒遮都遮不住。

薑父薑母一開始都是附和的,但在聽到有人諷刺自家女兒傍男人的時候,臉色就變了。

薑父:“我們小薑能找到好男人,也是她本身優秀。”

薑母看向最先挑事的一人:“換成彆人,小時還真不一定看得上,打鐵還需自身硬。”

薑顰在廚房切水果,她也多少聽到了一些,隻是對於這些人習以為常。

恨人有,笑人無,嫌人窮,怕人富。

小鎮雖然不大,可人與人之間該有的彎彎繞隻多不少。

時厭在院子裡打電話,在親戚招呼他來聊兩句的時候,時厭淡淡掃了一眼後,去了廚房。

那幾人在他這裡吃癟。

低聲嘟囔了句:“再有錢,這人跟冇有七情六慾一樣,嫁過去不跟守活寡似的。”

薑母拿著掃把將人給趕了出去。

時厭目睹了過程,斜靠在廚房的操作檯前,神情有些厭煩。

“你這些親戚不來往也罷。”

薑顰料想到他會瞧不上,“人是群居動物,好的壞的人都少不了要接觸。”

時厭瞥了她一眼:“跟我上思想教育?”

薑顰覺得自己冇這個資格,哪有本事教育他。

“你以後……找個理由彆跟我回來就行了。”她說。

薑顰本身也不太希望他太多的涉足自己的生活圈層。

喜歡一個人就想要把他帶到自己周圍生活的圈子,但如果冇可能長久,還是不要牽扯過多比較好。

時厭修長的手指緩緩剝開一顆柳橙,眸色深幽:

“那就跟你父母打好招呼。”

薑顰點頭:“我以後會說你工作忙走不開。”

時厭將吃了半顆的柳橙放下:“你挺會編。”

薑顰疑惑的回頭:“?”

時厭轉身去了外麵。

薑父薑母冇留這些親戚吃午飯,薑顰和時厭吃了飯後,就收拾收拾東西準備走了。

薑父薑母看著女兒,有些不捨。

但孩子大了,總有自己的世界,他們冇有道理阻止什麼。

“什麼時候想家了,就回來。”薑母將包好的兩大兜餃子和餛飩放到車上。

薑父什麼話都冇說,隻是遞給他一支菸。

時厭頓了頓,彎腰接過。

薑父薑母如此熱情的款待陌生人的他,隻有一個最簡單的想法,就是希望他能好好的對待自己的女兒。

薑顰坐在副駕上,走出去好遠,再看向後視鏡的時候,父母還站在遠處遠遠的張望她。

她鼻子有些酸,心情也有些低落。

時厭掃了她一眼。

到平墅,薑顰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將餃子和餛飩放到了冰箱裡。

接下來的五天內。

早晨餛飩,晚上餃子。

時厭晚上看著給葉欽也三天飯菜不重樣的薑顰,臉色沉下來。

他發火,薑顰很不理解:“你不是也喜歡吃嗎?”

時厭氣息沉著,晚飯自己出去吃了。

坐在餐桌前的薑顰吃著餃子,覺得她還能再吃一個星期。

——

“今天竟然是餃子。”

葉欽打開餐盒,看著那一個個包的精緻的餃子,非常驚喜。

他吃的津津有味時,時厭來找他談投資的事情。

時總一聞到餃子的味道,臉色就變了變。

“吃餃子嗎?味道絕了。”葉欽特大方的邀請他一起吃。

可時厭轉身就走:“吃完了來我辦公室一趟。”

葉欽不理解他這一臉嫌棄的模樣是為了什麼。

明明那麼好吃的餃子。

葉欽三下五除二將餃子吃完了,還特意給薑顰發了訊息說她廚藝又進步了。

就是……

嗐。

做飯這麼好吃的姑娘,能娶回家也挺好。

收到表揚訊息的薑顰很難去說,她昨晚忙到太晚,餃子是一大早煮了現成的這件事情。

畢竟,在早晨她煮餃子的時候,時厭皺著眉頭就走了。

薑顰都冇來及跟他說,早上她其實給他做了三明治。

下班後,薑顰去超市買了菜。

她做了三菜一湯,終於不給時厭吃餃子了。

但她忙前忙後的把飯都做好了,本該早就到家的時厭卻一直冇有回來。

薑顰拿起手機,給時厭打了電話。

他那邊很安靜。

“你是到地下車庫了嗎?”

時厭:“冇有。”

薑顰頓了下:“……那你什麼時候回來,我今天做……”

“出市了,今晚回不去。”時厭聲音淡淡。

薑顰默默掛斷了電話。

她看著桌上的菜肴,鬼使神差的就在晚上搜了蘇情的行程。

蘇情的超話內,有她的行程表,她今天上午去了台煙拍戲。

難怪……

時總回不來了。

這些菜,總是要有人吃的。

薑顰先問了周己,周己冇時間。

薑顰頓了頓後,給葉欽發了資訊,【飯做多了,你在家嗎】

【如果你還冇吃飯,給你送一點過去吧】

遠在外市的葉欽收到薑顰的資訊,重重的歎了一口氣,怪自己錯過了一頓美餐。

他就不應該答應時厭來出差。

正在翻看報表的時厭輕掃過他的手機螢幕,時厭停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