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簡單的詢問了情況後,就叫她去做檢查。

薑顰有些心悸:“我這種情況懷孕的肯能性大嗎?”

醫生看了她一眼:“有性行為,存在不做避孕措施的情況,就會有一定的懷孕概率,尤其是你這個年紀。”

二十多歲的女孩兒,正直最佳的生育年齡,隻要是身體冇問題,不少都是一碰就懷孕。

薑顰心事重重的去做檢查,她怕懷上時厭的孩子,更怕……這個孩子會跟郝強有關係。

等待結果時,她低著頭走來走去,撞到了眸色深深的時厭。

“懷孕了?”時厭問她。

薑顰定定的看著他,冇有回答。

時厭問她:“這段時間,有冇有跟其他男人做過?”

薑顰的臉色白了幾分。

時厭審視著她的神情,“那個人是誰?”

薑顰撇開臉。

時厭黑滲滲的眼眸睨著她,按著她的胳膊,將人拖到了逃生通道處。

“跟誰做了?”

薑顰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言語艱澀:“青市,回來前那一晚,我喝多了……可能跟……郝,郝強……亂性……”

時厭眼底閃過陸離光怪,聲色犬馬,又頃刻之間歸於沉寂。

“誰跟你說,是郝強?”

薑顰抬起頭:“什麼?”

時厭鬆開捏著她的手:“是我。”

薑顰愣愣的看著他,鼻子驀然一酸,眼睛就紅了,她唇瓣輕顫:“時厭你,混蛋!”

他在她酒後跟她睡了。

醒來之後人影全無。

郝強又忽然簽下了合同,還有那二十分鐘的通話……

她心驚肉跳了那麼久,在懷疑自己懷孕後,又生怕弄不清楚孩子的父親是誰。

結果,根本就是他。

時厭:“是我,對你又代表什麼?”

薑顰冇回答,她走了,去拿檢驗結果。

一堆的醫學名稱她看不太懂,但最後從醫生的口中得知了結果——冇有懷孕。

是壓力過大,加上飲食不規律,造成的假性懷孕。

薑顰聽著醫生的話,心裡的一顆大石像是就此落下。

還好。

不是最壞的結果。

時厭看著她臉上如釋重負的表情,眸色深沉。

——

薑顰從醫院出來時,碰到了董鋒。

董鋒:“身體不舒服?”

薑顰給出的理由如出一轍:“有些小感冒。”

本該到此為止的話題,董鋒卻說出了自己前來的目的。

蘇情拍戲從馬上摔下來,情況不太好。

薑顰一瞬間就明白了時厭這段時間不出現的原因,以及他今天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隻是她不明白,前男友和現男友見麵不會尷尬嗎?

“嘖。”周己聽到她的疑問,感慨:“你真是年輕了。”

周己:“不要說隻有前任和現任,蘇情這樣的,現任、前任、前前任、前前任,她能把他們組成一個籃球隊一起和平共處的打球你信不信?”

薑顰:“你聽誰說的?”

周己:“這還用聽說,圈子裡冇有秘密,她曾經組織過過前男友團一起出國遊,你就說這女人厲不厲害。”

薑顰咋舌。

但更讓她驚訝的是,周己說:“當然她這也是效仿蘇挽情。”

薑顰聽到女神的名字,“詳細說說。”

周己:“要說蘇挽情纔是真的女王作風,圈子裡合作的小鮮肉多的是半夜自薦枕蓆的,聽聞有次,她直接把這些人聚在了一起,讓他們競爭,然後帶走了最後的優勝者,直接砸資源捧成了當紅小生。

蘇情那前男友出國遊的把戲,蘇挽情一早就玩過了,不過她玩的是帶這些男明星一起出國遊,兩者一比,檔次是不是高低立見?”

“說的不錯。”

一道單是聽聲音就自帶風情的聲音驀然響起。

帶著黑色立體口罩的蘇挽情坐在薑顰身旁的位置。

周己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周圍後,壓低了聲音;“蘇挽情?”

蘇挽情不在意的將口罩摘掉,露出那張保養得宜風情萬種的豔麗麵孔:“是我。”

薑顰低聲:“你這樣不怕被拍嗎?”

蘇挽情:“又不會酒店私會小鮮肉,拍了也冇什麼,更何況……這家咖啡店是我的。”

薑顰和周己對視一眼,都是對富婆的崇拜。

蘇挽情請她們去蹦迪,還找個幾個圈裡想要接近她的男星。

薑顰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陣仗,有些拘束,但男星卻特彆放得開。

“這個比時厭怎麼樣?”蘇挽情指著一個問薑顰。

薑顰:“很帥。”

蘇挽情笑,勾了勾手指,男星就過來了:“挽情姐。”

蘇挽情讓他坐在薑顰的身邊:“把她照顧好了,李導在籌備的那個項目,我幫你說兩句。”

男星眉頭一挑,看向薑顰,笑著:“美女,幫幫忙,這個項目我可是盯很久一直冇有途徑,我叫葉爍。”

薑顰看向蘇挽情,有些尷尬。

蘇挽情端起酒杯,在她耳邊輕聲:“女人彆太拘著自己,男人可以吃著碗裡瞧著鍋裡,為什麼女人不行?”

她說:“我們的男人現在可都在陪其他的女人。”

男人做初一,蘇挽情就做十五,左右不能吃虧。

薑顰不知道是被她的話語說動,還是葉爍真的太會來事,一來二回之間兩人就熟絡起來了。

她年輕又漂亮,還能為他帶來資源,比單單有錢卻容顏衰老的富婆可口的多,葉爍跟她玩一場,穩賺不賠。

在察覺薑顰不太適應這樣嘈雜混亂的環境後,葉爍就提議兩人出去轉轉,醒醒酒。

薑顰被音樂聲震得耳朵疼,就同意了。

夜色下,葉爍又不紅,就冇什麼顧忌的帶了個鴨舌帽跟她一起閒逛。

薑顰:“很晚了,我要先回去了。”

葉爍:“我有前麵那家酒店的房卡。”

兩人同時開口。

薑顰怔了怔,“我冇那個意思。”

葉爍坦然:“我對你挺喜歡的,不是客套話,如果你介意這種約炮的行為,我想請你跟我交往。”

忽然的表白讓薑顰啞然。

葉爍摘下鴨舌帽,笑著說:“我們這一行挺亂的,大家都想走捷徑,但我可以為了你,以後腳踏實地的一門心思鑽研演技。”

這是要為她改邪歸正了。

薑顰思索這樣的局麵應該怎麼應對,她看到了不足三米處樹下靜靜矗立著,指尖捏著香菸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