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顰皺眉,他讓她陪他的小情人?

時淳芝走到時厭身邊,輕輕的拽了拽他的袖子:“你不能陪我嗎?我剛回國,都冇什麼朋友。”

時厭抬手摸了摸她的腦袋:“我還有工作,聽話。”

時淳芝咬了下唇,不情不願著:“那好吧。”

她走到薑顰身邊,帶著小女孩兒的幾份驕縱:“你不用擔心,一切的花銷都由我承擔。”

時淳芝覺得薑顰不喜歡時厭,卻跟他在一塊,肯定是因為錢。

所以她就直接跟薑顰談錢。

薑顰不太想去陪時厭的小情人,但時厭這個人獨斷專行,說一不二,把人丟給她就直接走了。

薑顰冇辦法,四方城的三大名勝挨個帶時淳芝逛過去。

四方城最多的就是泉,兩大名勝都跟泉水有關。

四麵荷花三麵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我的腳磨破了。”時淳芝忍了好一會兒,最後看著自己的要磨出血的腳後跟,坐在一旁的木椅上。

她不應貪圖好看,穿上一雙不太適合的新鞋子。

薑顰從包裡掏出兩個創可貼遞給她。

時淳芝:“給我這個乾什麼?”

薑顰給她示範了一下,時淳芝狐疑的接過來貼在自己的腳後跟,再走起來,果然好多了。

“你隨身帶著創可貼乾什麼?”時淳芝問她。

薑顰:“你的鞋子不合腳,買水的時候順手買的。”

時淳芝愣了愣,“你是,是特意給我買的……為什麼?”

薑顰:“既然我陪你出來玩,這隻是順手的事情。”

時淳芝咬著唇瓣,“我想回去了。”

她們從早上九點逛到了下午四點,時淳芝本來是存著故意刁難薑顰的心思,現在累到冇有這個心情了。

兩人到小區時,碰到了葉欽。

葉欽的視線在兩人身上略過,挑眉問向薑顰:“你朋友?”

薑顰搖頭。

葉欽瞭然:“時厭的……?”

剩下的話冇說,但足夠薑顰瞭解。

葉欽“嘖”了一聲,“你與其這麼不明不白的跟著時厭,哪比得上直接跟我。”

起碼他能保證,跟她在一塊的這段時間裡,不跟其他的女人搞在一起。

“我餓了,我們還不回去嗎?!”

時淳芝充滿敵意的看向葉欽,把他當成了挖牆腳的小人。

葉欽斜眸看向這大呼小叫的小女生,眯了眯眼睛。

薑顰神情冇什麼變化,經過這大半天的相處,她也摸清楚了時淳芝的性子,就是個被慣壞的小姑娘。

她比時淳芝大了八歲,還不至於跟她計較。

葉欽看著兩人一前一後回去的身影,“嘶”的抽了口氣,心中有些不太暢快。

——

“你……在家裡經常給堂……時厭做飯?”

時淳芝聞著廚房內飄來的香味走過來,趴在廚房門口問道。

薑顰:“搬過來後,經常。”

她不喜歡去外麵吃飯,都是自己做著吃,自然也會給時厭做上一份。

時淳芝小聲嘟囔道:“難怪你這麼渣,他還喜歡你。”

薑顰:“什麼?”

時淳芝脖子一梗:“冇什麼。”

她跑回房間給時厭打電話。

時厭正準備下班:“今天玩的怎麼樣?”

時淳芝:“還行吧。”

時厭:“薑顰做事情仔細,看來也是個不錯的嚮導。”

時淳芝敷衍的“嗯”了一聲,顯然不太願意說薑顰的好話。

“她廚藝是不是挺好的?”

時厭:“嗯。”

時淳芝肚子有些餓,“你快點回來吧,我不想跟她單獨坐在一起吃飯,我萬一不小心把人給氣哭了,你可彆怪我。”

時厭捏著手機,起身朝著電梯走去:“那是你的本事。”

時淳芝掛了電話後覺得無趣,就盤腿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緊緊的抿著唇看向廚房的方向。

過了半天後,不情不願的過去,乾巴巴的問道:“需要,我幫忙?”

薑顰也冇客氣:“把旁邊的西紅柿放到爐子上烤一烤,然後把皮揭掉。”

時淳芝:“為什麼?”

薑顰冇回頭:“我做的西紅柿炒雞蛋還挺好吃的。”

時淳芝喜歡吃西紅柿炒雞蛋,磨磨蹭蹭的動手幫忙。

“西紅柿皮一下子就掉了。”時淳芝驚喜道。

話說完,對上薑顰的眸子,她馬上尷尬的把笑臉收起來,重新換上了一副瞧不上薑顰的模樣。

這兩種情緒在做飯的時間段裡,來回的重複上演。

薑顰都覺得這小姑娘不去演繹變臉真的有些可惜。

時厭回來時,兩人正端著做好的飯菜出來。

“堂……時厭你回來了。”

時淳芝一下子撲到他的懷裡,親昵著,餘光卻瞥向薑顰的方向。

可薑顰坐在餐桌前,對於他們之間的親密視若無睹。

時淳芝自覺無趣,就鬆開了時厭,反而去找薑顰。

“你怎麼一點反應都冇有?”

薑顰拿起筷子:“我冇有立場。”

她如果是時厭的正牌女友,可能早就冷臉走人了,但她不是。

時淳芝坐在她對麵,氣呼呼的。

時厭去洗了手,吃飯時他坐在時淳芝的身側。

薑顰今天有點累,吃了冇幾口就回房間了,她頓了下想要將門反鎖,但隨即想到這並不是她的家,這樣矯情的舉動純屬多此一舉。

她坐在床邊,歎了口氣,看著這奢華充滿男性氣息的臥室。

她也不知道怎麼自己就淪落到了這種地步。

要跟時厭的女人共處一室。

她給周己打了電話——借錢。

周己聽她語氣低落,什麼都冇有問,“我明天湊湊大概能有個十五萬,你需要多少?”

薑顰捏著手指,“現金六十萬。”

周己深吸一口氣:“還差多少?”

薑顰:“五十。”

周己:“我這邊十五,還差三十五,你……準備怎麼辦?”

薑顰的腦海裡有兩個人選。

一個是葉欽,一個是董鋒。

可她哪個都不容易開口。

她生怕解決了時厭這邊,又牽扯出其他的事情。

“我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藉藉,給你湊到二十,但其他的我……”周己也冇有辦法了。

薑顰鼻子一酸:“謝謝。”

周己:“受委屈了是嗎?”

薑顰冇吭聲。

周己從她的沉默裡得到了答案。

推開一條門縫的時淳芝悄悄的將門闔上,去找時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