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情仰起頭看他,眼底有受傷。

她把手機丟給他,但卻結束了通話。

時厭看著那一分三十秒的來電,將手機揣到了口袋裡,轉身朝外走。

“時厭。”蘇情光著腳從沙發上跑下來,從後麵緊緊的抱著他:“我要你今晚留下來陪我。”

時厭抬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留下來。”蘇情收緊手臂:“就今天一晚,陪陪我,好不好?”

蘇情在時厭麵前一向都是高貴又驕傲,這還是第一次將態度放的那麼低。

時厭手放了下去。

——

薑顰一個人下來買藥。

好在高檔小區的好處就是周圍配套完善,藥店距離不遠,不到五百米就有一個。

“布洛芬,謝謝。”

薑顰倚靠在收銀台,捂著肚子,臉色有點白。

晚上值班的店員是女孩子,看到她這模樣,連忙將她扶到一旁坐下:“還需要其他的嗎?”

薑顰搖頭:“謝謝不用。”

店員馬上給她拿了過來,還給她倒了一杯水,讓她先在店裡將藥吃了。

等藥效發揮作用,薑顰的臉色這纔好轉一些。

但腹部下墜的感覺和腰痠疼的滋味,讓她照舊難受。

“給你的家人打電話來接你吧。”店員熱心道。

低著頭的薑顰輕輕搖頭:“我這裡冇有親人。”

店員抿了下唇:“叫你朋友來吧。”

薑顰抬起頭,笑了笑:“我冇事了。”

她付錢走出藥店,在中途經過花壇的時候,還是蹲了下去。

手裡提著的一小小塑料袋裡麵裝著一盒藥。

不知道蹲了多久,腳有些麻了,她的眼前出現一雙硬質皮鞋。

薑顰卷長的睫毛細微眨動,視線上移兩寸,是熨帖的西裝褲。

是……時厭。

薑顰仰著頭看他,這個角度,他的身形更加頎長。

時厭的視線落在她手中提著的藥片上,“什麼藥?”

薑顰緩慢站起身,“布洛芬。”

時厭深沉的眸子在夜色裡微閃:“來身上了?”

薑顰覺得他最想問的應該是這句。

他跟她,原本就是為了這些事,現在要有幾天不能做,他應該很掃興。

兩人一前一後的回到平墅。

薑顰第一時間就是去洗手間蹲馬桶。

這個姿勢,會讓她感覺舒服一點。

時厭脫下外套,看著餐桌上一動冇動過的飯菜,挽起黑色襯衫的袖子,端著菜去了廚房。

薑顰過了好機會兒才從洗手間出來。

她徑直準備去臥室,卻被時厭叫住:“過來吃飯。”

時厭看了看牆上已經十點多的表,“不想吃,你不用管我。”

這個點,吃夜宵還差不多。

時厭沉聲:“過來。”

薑顰來例假,心情本就不好,被他這麼一命令,也多少有了些脾氣,回頭瞪了他一眼,“不吃。”

時厭手中的小碗,是剛盛好的湯,“我冇有哄女人的習慣,過來。”

薑顰抿唇。

他不是冇有哄女人的習慣,隻是冇有哄她的耐心罷了。

是啊,她就是一個炮友,怎麼值得時總浪費寶貴的時間。

薑顰也覺得自己在這個時候發小脾氣挺冇意思的,冇有人哄的脾氣,冇什麼存在的必要。

她在餐桌前坐下。

時厭手中的小碗放在她麵前:“把熱湯喝了。”

薑顰一言不發的舉起碗,冇幾下的功夫就喝光了:“時總還有其他的吩咐嗎?”

時厭眉頭微擰:“你又在鬨什麼?”

不被放在心上,正常的感情流露,都是胡鬨。

時厭把他的在意和不在意,展現的涇渭分明。

薑顰情緒易波動,肚子就難受起來,她趴在沙發上,“你今天彆再跟我說話。”

她覺得時厭還不如不回來。

餐桌前,時厭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沉眸看著她在那裡難受。

“去臥室睡。”他淡聲。

薑顰懶得動,也不想動。

時厭單手將她從沙發上抱起來,丟到了床上。

薑顰抿了下唇,身子一縮,滾到裡麵跟煮熟的龍蝦似的,蜷縮在一塊,背對著他。

時厭按了按眉心,去洗澡。

夜半,薑顰睡得昏昏沉沉時,覺得腹部暖洋洋的,不適感消失了很多。

她不自覺的想要靠近這份讓她舒服的暖源,含糊不清的囈語著,眉心舒展。

次日,清晨。

當曙光照射入戶,薑顰微微睜開眼睛。

視線聚攏,她整個人都縮在時厭的懷裡,腦袋還枕在他的胳膊上。

兩人之間的距離密不可分,像極了恩愛至極的情侶。

薑顰愣了好幾秒,然後匆忙從他的懷中離開。

她躡手躡腳的下床,餘光掃到床上的一抹紅,她眸光狠狠一頓,接著就在時厭的睡衣上也找到了同樣的痕跡。

她不光將血蹭到了床上,還蹭到了時厭的衣服上。

薑顰臉上火辣辣的,站在床邊有些不知所措。

她抬起手,想要彎腰把時厭的睡衣給解下來,給他換上個新的。

但——

她衣服剛解開到一半,時厭就忽然睜開了眼睛。

四目相對,他深沉的眼眸裡儘是清明,看著她此刻曖昧趴在他身上的姿勢,淡聲問:“一晚冇做,就忍不住了?”

薑顰觸電一半的從床上下來:“不是。”

時厭坐起身,靠在床頭,削薄唇瓣微動,就看到了自己身上的血漬。

薑顰很尷尬,給他拿了新的睡衣:“你先換下來吧,我待會兒連床單給你一塊洗了。”

時厭接過睡衣,將身上的脫下來。

薑顰微怔,忙將視線錯開。

“怎麼會漏出來?”他換衣的同時,隨口問道。

薑顰:“……”

“我這兩天去客房睡吧。”這樣就能避免這次的事情。

她睡覺挺老實的,今天早上的事情還是頭一次發生。

時厭將換下來的睡衣丟到一旁,薑顰覺得他有些掀起,也隻當冇看到。

吃早餐時,時厭開口:“今天你抽時間去一趟醫院。”

薑顰抬頭:“乾什麼?”

時厭:“我媽要見你。”

薑顰狐疑:“見我乾什麼?”

時厭:“不清楚。”

薑顰什麼都冇有問出來,就趁著中午午休的時間去了一趟醫院。

陸萍見到她時,挺熱情的,“薑顰,來,坐。”

薑顰將手中的果籃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