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冇想到,時厭也會玩這種極限運動。

她一直以為時厭是那種會排除一切不定因素的人。

葉欽在這裡看到時厭,詫異也寫在臉上:“咱們時總這是怎麼了?工作狂也會翹班啊。”

真是新奇。

時厭捏著指關節,摩挲指上的戒指:“來放鬆。”

葉欽挑眉:“那就……來一場?”

時厭神情淡漠:“賭注。”

“我新買的那輛限量版跑車。”葉欽瞥了一眼薑顰,“我贏了的話,她欠你的賬一筆勾銷怎麼樣?”

薑顰猛然抬起頭看向他,“不用,我……”

葉欽按住她的肩膀,阻止了她後麵的話。

時厭眸色深深。

葉欽笑著問時厭:“怎麼樣?”

時厭捏著手指:“好。”

薑顰細微的皺了一下眉頭,葉欽一把將她拉到了副駕上,“帶你感受一下速度與激情。”

“我不行。”薑顰連忙拒絕,她做不來這些驚險刺激的遊戲,但葉欽直接把安全帶給她扣上了。

薑顰五官都緊緊的皺在一起,像是個包子:“你們,你們要撞車嗎?”

葉欽被她逗笑:“我們隻賽車,不自殺。”

時厭扣上安全帶,車子聯動,瞥了一眼對麵的跑車。

說好的不玩命,可是真噹一聲槍響,薑顰第一次感覺到風颳上臉的速度像是刀片。

嗡鳴的跑車聲震耳欲聾。

葉欽車速極快,可中途時厭直接衝了上來,猛地調轉車頭。

薑顰被嚇的尖叫。

葉欽興致大起,精準控下速度,兩車車頭隻相距一根手指頭的距離,上演了一場引起轟動的“死亡之吻”。

看客席上歡呼聲震天。

前方並行的三輛轎車,遮擋住了兩人車子的去向。

薑顰死死的按著安全帶,忽的右側車子騰空起,薑顰到了半空。

葉欽將跑車半側著驚險的來了一場“刀片飛車”。

薑顰臉都白了,看著自己所乘坐的跑車和時厭的跑車,就那麼在兩輪著地的情況下,從三輛跑車之間超車過去。

彎道甩漂,兩車幾乎齊頭並進的要碰撞在一起。

薑顰被嚇的失聲尖叫。

她在驚恐之下,對上了時厭的那雙冷寡的眸子。

葉欽開車玩命,時厭完全是不要命。

葉欽漂移入庫,贏得陣陣掌聲。

時厭卻蹭著飛馳半側著的跑車,依靠在另一輛跑車上,他人從車子裡鑽出,站到了半側起的跑車上。

飛馳的速度和他頎長的身影,黑藍色的賽車服,宛如墮落的神靈。

已經被嚇的臉色慘白的薑顰怔怔的看著他。

有些移不開眼睛。

她的大腦中飛快的略過方纔時厭展現出來的種種車技,跟她少女時期曾癡迷過一段時間的一個男星賽車時展現出來的風采太像了。

尤其是那場“死亡之吻”和最後鑽出跑車,站在半側起跑車上的招牌畫麵。

她性子裡安靜的成分居多,就很喜歡活出跟她不一樣的人,很喜歡看那樣的精彩。

她曾經還跟周己說,如果將來有個人能在她的麵前重演隻要是其中一項賽車技能,她都一定會喜歡上他。

可這個人為什麼,會是時厭……

葉欽願賭服輸,將新提的跑車拱手相讓。

時厭瞥了眼臉色蒼白的薑顰,把車鑰匙丟給她。

薑顰不解的看著他。

“我晚點回去,你拿回家。”時厭淡聲道。

薑顰側眸看向剛剛失去跑車的葉欽,有些愧疚,她覺得葉欽是想幫她不成,最後還損失了一輛豪車,挺慘的。

葉欽倒是冇什麼在意。

“晚餐做排骨。”時厭凝眸道。

薑顰的視線從葉欽身上移開,“好。”

經曆這一場生死時速,薑顰覺得腳踏實地活著的感覺真挺好的。

她到家的時候,雙腿都要打顫。

燉排骨時薑顰忽然想起,葉欽口中那個喜歡的姑娘,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嗡嗡嗡——”

薑顰端著排骨到餐桌上,吹著不小心被燙到的手指,接通了電話。

來電隻有一串數字,並不是熟悉的人。

“喂,你好——”

“是我。”唐意的聲音傳過來。

薑顰頓了頓:“嗯。”

唐意的打來電話的用意很明顯,他是來提分手的。

或許心中已經有了準備,對此,薑顰的心中冇有掀起任何的波瀾,她說:“好。”

她什麼都冇有問,就這麼答應了。

隻是薑顰覺得或許分手對於他們來說不太合適。

他們並冇有開始交往,隻是兩個成年男女為了日後的相伴,提前在對方麵前混了個眼熟,權衡利弊之後進行了一場兩年後的約定。

唐意:“你應該早就期待著我來開這個口了吧。”

薑顰微皺眉,卻冇有跟他爭辯什麼。

她的安靜被唐意理解為默認:“你跟那個男人早就上床了是嗎?”

薑顰深吸一口氣,“唐意,你要是冇什麼事情,就掛了吧。”

唐意:“也難怪,你這樣單獨在外打拚的女人,有幾分姿色,當然瞧不上我們這種人,想要趁著這幾年多賺一點,我也能理解,隻是你不該騙我。你是回到薑樓來找,就是想要找個老實人接盤,是嗎?”

薑顰氣息微沉:“唐意你是個老師,你這樣刻薄的評價一個女性,不覺得自己的書都白讀了嗎?”

唐意:“是你傷害了我的感情。”

薑顰冇再說什麼,掛斷了通話。

話說到這個份上,爭辯也冇有意義。

薑顰坐在餐桌前,冇什麼胃口吃飯,時厭也一直冇有回來。

原本剛出鍋燙手的飯菜,逐漸就涼了下來。

薑顰去浴室想要洗澡的時候,她發現自己例假來了。

她捂著肚子,躺在床上,有些疼的難受。

平墅有準備的醫藥箱,但冇有她能吃的止疼的藥。

她握著手機,給時厭打去電話。

“你什麼時候回來……能不能去藥店給我帶點藥,我有些……”

“薑小姐。”蘇情那倨傲的聲音透過電波傳過來:“有什麼事情嗎?”

薑顰頓了下。

蘇情:“我昨晚受到了些驚嚇,時厭在這裡陪我,有什麼事情我可以代為轉告。”

薑顰握著手機:“不用了。”

蘇情微笑:“聽說你們去賽車了,時厭賽車的技術很不錯吧,我當年說我喜歡會賽車的男人,他不久之後就帶我去了訓練場。”

“拿來。”

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厭,沉眸走向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