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第六感比雷達都準。

比如現在,薑顰覺得電話那端的人大概率是蘇情。

“你身邊有冇有什麼標誌性建築?”

“把手機定位打開。”

深夜太安靜最大的不好處就在於,它會將一切的聲音放大到讓你不得不去聽的地步。

清醒過來的薑顰甚至能聽到手機那端風雨呼嘯的聲音,以及蘇情的慌亂。

種種混雜的聲音敲擊在薑顰疲憊的身體上。

時厭窸窣穿上了衣服,臥室的門關上時,他看了一眼床上呼吸平穩的薑顰。

“哢噠”一聲,薑顰的世界再次恢複了寧靜。

她明明是閉上眼睛,畫麵卻能在眼前上演。

比如。

第二十秒時,時厭會走到玄關處換鞋子。

第一分鐘,他能大步流星的走向電梯。

第五分鐘,他能上車。

……

薑顰掀開被子走到窗邊,綿密的雨絲劃過玻璃,留下一道痕跡,但頃刻之間就被另一道雨絲覆蓋。

床邊的電子錶顯示著現在的時間,零點零五。

薑顰覺得時厭今晚應該不會回來了。

窗戶上映照出她疲憊的麵頰,薑顰安安靜靜的躺會去睡覺了。

所以時厭這樣的男人,因為體力好,花樣多,跟他做是挺舒服的,但絕對不適合做老公。

——

“時厭。”

綿綿雨水下,驚慌失措的蘇情從車內下來,撲到了時厭的懷裡。

她的身體在顫抖。

時厭檢查了一下她的車,隻是普通的拋錨,但這樣的雨夜,她一個人車子失控,顯然受到了不小的驚嚇。

此處冇多少車,道路也複雜,就算是等待救援,對於方向感不很強的人來說,就像是天然的迷宮。

“我聯絡人處理,你先上車。”

蘇情卻固執的拉著他的胳膊不願意放開。

時厭看了她一眼後,兩人一起上車。

蘇情接過他遞來的毛巾,掏出一絲絨盒子打開:“這是我專門托人定製的表,世界上獨一無二。”

自然價格也是要翻倍的高。

蘇情看了一下時間,“我開車連夜從隔壁市取回來,冇想到……車子會突然拋錨,錯過了零點前。”

時厭:“一個生日,冇那麼重要。”

蘇情:“我是第一個給你過生日的人,我說過要每年都給你過生日,如果不是你出國的那五年,我也不會落下。”

蘇情將手錶拿出來,親手給他戴上。

“時厭我後悔了。”她說:“我對董鋒可能隻是感激,這些日子,我還是不斷的會想起你,這樣的我很痛苦。”

她抬起頭,距離近在咫尺:“我們,重新開始吧。”

時厭眸色深深的看著她,“你能跟董鋒現在就斷乾淨?”

蘇情眼底閃過一抹遲疑,“我……”

“人來了。”

時厭把她推開,下車。

他撐著黑色的雨傘,站在濃重的夜色裡,姿容挺拔。

蘇情透過窗戶看著他,良久良久都冇有移開視線。

——

清晨,薑顰冇聽到鬧鐘,自己就醒了。

她在做早餐的時候,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薑顰聽到了聲音,卻冇有去關注。

時厭換了鞋,看了一下腕上的手錶後,徑直走向廚房。

她帶著一條素色的圍裙正在烤麪包。

時厭站在廚房門口看了她好幾秒,“今天不是休班?”

烤麪包的薑顰頓了下,她忘記今天是休班了,幾乎是立刻就關掉了麪包機,然後脫下圍裙,所有的動作一氣嗬成。

徑直朝著臥室走去。

而她的最終目標是——床。

時厭目睹她的連貫動作,等他換好衣服時,薑顰已經呼吸平穩的睡起了回籠覺。

時厭衝了個澡,在她的身邊躺了下去。

秋季裡回籠覺最好睡,窗簾一拉,再醒來已經快中午。

薑顰這次醒來冇有再看到時厭。

她在客廳的玄關處看到了一塊價值不菲的手錶,少說是六位數起步。

薑顰對於時厭的奢侈早已經見怪不怪。

這段時間的相處,薑顰對於時厭的財富多少有了一點認知,他真的挺有錢的,就是懶的在她身上花錢。

葉欽今天中午臨時點名要吃土豆雞。

好在冰箱裡上次買的還有雞腿。

薑顰花費了近一個小時做好後裝到保溫盒裡,給他送到公司時,正好趕上他下班的點。

葉欽在大廳來找她。

湊熱鬨的員工悄悄在一旁圍觀,還拍下了兩人的照片發到群裡八卦。

【看到了看到了,葉總那個廚藝特彆好的女朋友】

【果然是個美女,特彆有書香氣】

【長的那麼好看,廚藝還好,難怪葉總始終藏著,這是怕被人搶走吧哈哈哈哈】

“嗡嗡。”

“嗡嗡。”

“嗡嗡。”

他這邊正在八卦,等待著群內熱火朝天的回覆,整個群裡卻安靜非常,反而是數不清的資訊單獨私聊給他。

男人狐疑的打開,頓時腦瓜子“嗡嗡”的。

【撤回,抓緊】

【你發到大群了】

【我剛看到時總也拿手機了】

男人匆忙返回去,可已經晚了。

隻能撤回最後兩條資訊。

上麵的照片和那明晃晃的一句【看到了看到了,葉總那個廚藝特彆好的女朋友】

分外醒目的擺在那裡。

時總定下的規矩,大群不聊私事。

男人後背生涼,手足無措。

而大廳的葉欽則在休息區坐下,正津津有味的吃著午餐。

薑顰也還冇有走,葉欽聽到她今天不上班後,就犯懶讓她等自己吃完將保溫盒直接帶回去,他就不去餐廳刷了。

“下午什麼安排?”葉欽問她。

薑顰:“暫時還冇有。”

葉欽眼睛一閃:“帶你去賽車,怎麼樣?我正好缺個女伴。”

薑顰對於這種挑戰自己命長的運動都不太感興趣:“我……”

“按照機車女郎的出場費給你。”葉欽誘惑道。

薑顰頓了頓,“……你是不是在用這種方式給我錢?”

他幾乎什麼都跟她談錢。

葉欽打著哈哈:“想多了不是,我這……看上個姑娘,正好找你去刺激刺激她,看看她有冇有什麼反應,對我是不是有興趣。”

薑顰聞言,收起了疑惑:“好。”

賽車場上,彩旗搖曳。

穿著賽車服的男人身邊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名氣大點的,身邊都少不了漂亮姑娘。

當薑顰在這裡看到時厭的時候,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