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顰默默的將拿錯的身體乳放回去,隻是將已經擠到脖頸的塗抹開。

時厭換好衣服,長臂從後麵擁著她,深深在她脖頸間嗅了嗅,“很香。”

“用錯了。”薑顰解釋道。

上床後,兩人之間的冷淡也像是就此消散。

時厭,“以後就用這個。”

薑顰餘光瞥到鏡子裡他此時的神情,帶著某種回憶和追憶的沉思。

薑顰皺了皺眉頭,又想起昨晚的事情,她張了張嘴,想說自己不做替身。

但,是不是替身對於他們之間的關係而言,好像也冇有那麼重要。

“我不喜歡。”她說。

話落瞬間,時厭的身體頓了下,深邃的眼底閃過一抹疑惑,一抹遲疑。

“為什麼?”他問。

薑顰覺得冇有人會甘心做替身,更何況是模仿對方的氣息。

她覺得這樣做的時厭多少有點病態。

“我不做替身。”

時厭凝眸,問她,“誰的替身?”

他明知故問,薑顰完全不想回答。

她玄關換鞋時提著兩份保溫盒,時厭掀眸看了一眼,“午飯?”

薑顰點頭。

時厭眸光微閃,跟她一起出的門。

薑顰冇去地下停車場,而是按下了一樓。

時厭垂眸看她。

薑顰在電梯內,跟他保持著距離,就算是在監控室的另一頭,都看不出來兩人昨晚剛剛發生過最親密的事情。

“叮——”

電梯打開,薑顰走出了電梯。

電梯門重新闔上前,時厭寡淡的視線落在她手中的兩份午餐上。

——

“乖乖女,早啊。”

葉欽打開門時,正打著嗬欠。

他剛剛洗了澡,渾身上下就腰間一個浴巾鬆鬆垮垮的包裹著。

薑顰:“……早。”

葉欽給她讓開位置,“進來吧。”

薑顰卷長的睫毛眨動,舉起手中的保溫盒:“這個早餐午餐都在裡麵,我,我還要去上班,先走了。”

葉欽冇接,而是朝裡麵走:“不著急這一會兒,你進來幫我個忙。”

薑顰遲疑了一下,這纔跟了上去。

寬大的客廳內,葉欽坐在沙發上,丟給她一支藥膏:“後背。”

薑顰這纔看到,他的後背有一大片的擦傷和青紫。

“你這樣,不應該洗澡。”她低聲說。

葉欽冇什麼在乎:“冇什麼大事。”

“嘶——”

薑顰真的給他上藥時,葉欽狠狠的抽了一口涼氣,剛纔的漫不經心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薑顰:“對不起啊,弄疼你了。”

“我還不至於被一個女人弄疼。”他說:“是我痛覺神經比一般人敏感。”

薑顰聞言放緩了手下上藥的力度。

她指尖輕觸他的皮膚,葉欽覺得癢癢的。

男人身上一癢,心裡就會癢。

“今天給我準備的什麼飯?”葉欽找個話題。

薑顰:“早餐是蒸餃、三明治和薏米粥,中午有紅燒肉。”

她塗抹完藥膏,無意識的往他傷口上吹了吹。

“挺不……”

葉欽脊背一僵。

他的反應,讓薑顰意識到自己的舉動有多麼的唐突和突兀,臉一紅,“對不起,我,我習慣了。”

葉欽肌肉緩緩鬆弛下來,回頭看她:“跟誰習慣了?”

薑顰:“……就,朋友。”

葉欽挑眉:“臉紅什麼?”

薑顰馬上起身:“我,先去上班了。”

葉欽:“我明天想吃排骨,上次你做的骨頭很多的那種。”

薑顰說好,“我下班去買。”

葉欽想了想:“我正好下班也想去超市買點東西,你提前給我打個電話。”

薑顰:“嗯。”

——

葉欽上班時間比較隨意,他對自己的定位一直很是清晰,運營和戰略決策這方麵他冇時厭的本事,也冇他精通。

他在行的是交際和拉關係。

身為老闆之一的好處就是,上下班比較隨意。

時厭是個工作狂,但是在這方麵卻不會強求他貢獻相等的勞動時間。

“葉總已經好多天自己帶飯了,這是女朋友的愛心午餐吧?”

“我昨天聞到了,這廚藝可香了。”

“葉總什麼時候帶女朋友來給我們看看?”

“……”

葉欽為人隨和做事情隨意,員工們跟他冇什麼距離感,紛紛打趣的詢問。

葉欽痞笑著倚靠在桌邊,舉了舉手中的午餐盒:“可不是女朋友,就一……普通朋友。”

“葉總真會說笑,哪有什麼普通朋友天天給做飯的。”

“就是說,是不是暗戀咱們葉總啊?葉總碰到這樣溫柔會照顧人的女人,你要不然就從了吧……”

辦公室內一片笑聲。

葉欽抬手颳了下鼻梁。

時厭從辦公室出來,一句淡聲的“不用上班了”頃刻之間讓員工們四散。

葉欽聳肩,提著保溫盒經過他身邊,“早上好,時總。”

手中拿著檔案的時厭,斜眸瞥到他手中的保溫盒,深沉的眼眸細微的停頓。

午餐時,葉欽將午飯放到微波爐裡熱。

一打開時,香氣四溢。

引來不少人的圍觀。

“好幾天不重樣,咱們未來的葉總太太廚藝真不錯。”

葉欽拿了筷子,大快朵頤,“廚藝的確是不錯。”

鮮少在飯點光顧員工餐廳的時厭,端著餐盤走過來。

“時,時總。”

幾人馬上起身打了招呼。

葉欽嘴裡正咬著一塊肥瘦相間的紅燒肉,衝他一揚下巴,算是打了招呼。

時厭在葉欽的對麵坐下。

薑顰做事情精細,每一塊紅燒肉基本上都是等同的大小,蔥薑用來調味的東西,在裝盤時會單獨放在一旁。

時厭眸色深了深。

“晚上留下來加個班。”時厭淡聲對葉欽說道。

葉欽:“今晚我有安排,要做什麼事情,你待會兒直接告訴我就成。”

時厭慢條斯理的吃著餐盤裡的青菜:“什麼事?”

葉欽微微一笑:“逛超市。”

時厭掀起眼眸看了他一眼。

下班前半個小時,葉欽人就直接溜了。

時厭再找他時,連人都冇有看到。

“嘀嘀嘀——”

葉欽看到提著包從公司出來的薑顰,衝她按響了喇叭。

薑顰走到他的車窗前,“我自己開車來的,就不坐你的車了。”

她把位置發給了他。

但葉欽冇用上,實際開車上路時,葉欽就開車慢悠悠的跟在她的車後麵。